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她要杀了我们所有人

    “对对!!我想到了!!”

    随着二层阵法的破碎,束云白一敲脑门,兴奋的大声道,“是似古花!”

    既能用作织布,又能用于饭菜佐料,不经过加工时燃烧还有一股子奇怪的臭味。

    束云白如数家珍的将似古花的作用一一道出,末了又加上了一句致胜之语,“水!似古花怕水,虽然生长在雪山之巅,但全都挤在厚实的石缝里,如果遇到水,是会立刻枯萎的!”

    这什么倒霉玩意儿......

    眼见着白面娃娃满脸凶厉的开始啃食那块压着阵眼的圣品灵石,束云白一阵肉疼,急忙从天蛇袋中取出那颗未用的玄水琉璃珠,灵力灌注其中向着法阵外一抛。

    “呲——”

    注入了灵力的玄水珠在空中如一团烟雾般迅速化开,屋中弥漫起巨大的水汽,白面娃娃啃食的动作顿了顿,突然争先恐后的向着桌子下,花瓶中躲去。

    然而玄水珠比它们更快,在水雾如空气一般弥漫了整个屋子时,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没有惨呼声,也没有任何奇怪的动静,白面娃娃接触到雨水时,如同瞬间枯萎的植物一般倒在地上,皱成一团,连带着颜色都变得泛黄泛黑,蜷曲着手脚,渐渐的没了动静。

    直到玄水珠的力量全部发挥完,屋中已经积了脚腕深的水时,雨才停了下来,雾气一收,化作一颗失去了光彩的普通珠子,“扑通”一声落在积水的地上,被束云白小心拾起。

    “幸好有阿祁给的珠子,”将抠出来的圣品灵石在衣摆处擦了擦,宝贝的收回天蛇袋中,束云白摇头道,“不然,就凭咱俩这属性,如何能变出哪怕是一滴水来。”

    真的要努力寻找解药了,等解了毒,不但自然之力回归本体,就连原主身上的水属性也能很好的继承,再遇到类似的危险,也不至于非要靠一些稀有的外物才能脱身。

    冯烈儿捞起两片皱成残花的白面娃娃,疑惑的晃了晃道,“这里面有人?”

    “呃......”

    束云白也捞了几片摊开放在桌子上,自言自语道,“要不......捏一捏,扭一扭?”

    “瞎扯,”白她一眼,冯烈儿将其中的一片拿到眼前仔仔细细观察起来。

    “这是什么?”

    束云白凑到桌前认真查看自己手里的几片,突然发现在几个皱巴成片的白面娃娃脸颊上,都有两只小红点,还微微凸起,忍不住伸出细长的小指,抠了两下。

    “那是人家的......”

    “嗤——”

    酒窝......

    将未说完的两个字咽回口中,冯烈儿瞠目结舌的看着一道烟雾扩散开来,伴随着“哗啦啦”的声音,一个硕大的身躯就这么凭空出现在烟雾里,摔倒在地,扬起一片水花。

    “这是......”

    皱着眉将昏迷中的人翻过来,束云白看着那张苍白的脸,小手一锤桌子道,“苏家的那个,厨子!”

    厨......

    狐疑的看了一眼笃定的束云白,冯烈儿实在不明白这小丫头是如何认得人家府上的厨子的。

    救人为上,暂时也顾不得这些,两人淌着水在整个厅中搜寻了好几圈,终于将所有漂在水中的白面娃娃都捞了上来,取下脸颊上的两个红点,然后,将救来仍在昏迷中的人都搬到椅子和桌子上去。

    忙活完这些,饶是两个人实力都不弱,也觉得身心俱疲,索性就地坐在水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互相傻笑。

    “不对......”

    被一通花式攻击弄得脑袋都不好使的束云白后知后觉道,“苏慧呢?”

    冯烈儿也是一怔,两人急忙又爬起来,直将屋子里翻了个底儿朝天都没见到多出哪怕半片的白面娃娃来。

    最后一遍翻完,束云白双腿一软,就这么“扑通”一声坐在水里,呆愣愣的没了表情。

    “小白......”

    想到苏慧或许就在先前那些烧掉的白面娃娃中,冯烈儿心头一阵发酸,她凑到呆滞的小果子身边,犹豫着伸手抱住她道,“可能,苏慧不在府中,也有可能......没被这些娃娃吞食呢?”

    这些话,也不知道是安慰束云白,还是安慰她自己。

    虽说同苏慧的交情实在浅了许多,但一想到一个天才少年或许被自己失手误杀,冯烈儿心中的自责就要将她整个人给搅碎。

    “咳咳......”

    两人正默默的无言相拥,被救出来的苏家人中,一个六阶武士轻咳着,率先醒了过来,见屋内一片狼狈,竟然地上还积了不浅的水,忍不住惊道,“你们是谁?!”

    冯烈儿拍了拍束云白的背,抬起头来淡声道,“你的救命恩人。”

    那人怔了怔,似是终于想起来先前最后一刻见到的画面,忍不住一个翻滚落在积水地上,“扑通扑通”的挣扎了好几下才堪堪冷静下来,嘶声道,“三小姐!三小姐是魔鬼!她要杀了我们所有人!”

    果然......

    是苏春么?

    束云白肩头微颤,推开冯烈儿站起身来,面无表情道,“苏慧呢?你家大少爷在哪里?”

    “大少爷......”

    那人被沾湿的衣服冻的打了个哆嗦,迟疑道,“我不知道......”

    “他没同你们在一起吗?”

    听到这样的回答,束云白仿佛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急忙伸手死死拽住那人的手臂道,“他去了哪里?去追苏春了?还是被困在别处?!”

    许是情急之中束云白的眼神过于慑人了,那人抖似筛糠,身子虽是冷的,额头却出了一层薄汗,支吾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

    “小白,冷静。”

    终于,冯烈儿有些看不下去了,她拉着束云白的胳膊,一把将一个占着椅子仍在昏迷中的人掀下去,扶着束云白的肩膀让她坐下,沉声道:

    “我知道你担心苏慧的安危,也知道苏春那样能杀死亲姐的家伙没什么人性,但你要相信苏慧,他虽是中阶武士不假,但他是炼丹师,懂得如何在绝境中保命。”

    束云白无神的双眸闪了闪,终于有了些焦距,冯烈儿见状,愈发温柔的劝说道,“我们与其在这里干着急,找人撒气,不如一起想一想如何冲出这法器,嗯?”

    难得冯烈儿会有如此耐心,束云白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好,我们冲出去。”

    也许她嘴上从不会说,行为上对苏慧也总是嫌弃,但在这片大陆,苏慧可以说是她的第一个朋友,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于暗域之手。。

    暗域已经夺走太多人的性命了。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