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七十三章 差的不是一个档次

    躺在床上,束云白认真思索着如何再去天恒交易所探一探,好帮助扶湘多搜集一些线索。

    然而一整天的疲惫使得她眼皮越来越沉,最终还是贴着小妹噗沉沉睡去。

    一夜好眠。

    当太阳的光芒透过窗户温柔的洒在少女脸上时,她动了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色。

    哎......呀......

    惨了!!

    急急忙忙跳下床,也顾不上梳理她睡得凌乱的长发,随手拿过一根头绳束起马尾,歪歪扭扭的穿好衣服,又单脚蹦着穿好鞋子,一把拽过挎包推门就往出跑。

    直到跑出去很远了,她才后知后觉的摸了摸怀里。

    我狼呢?!!

    正要回头以更快的速度奔回去,就觉得挎包微微一动,从中探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来,金色的耳朵边在朝阳下格外好看。

    这小家伙居然自己跟上来了。

    束云白感动的点点头,随手揉了一把绒毛脑袋,“待会儿找好吃的给你,乖!”

    小妹噗瞪着红红的小眼睛,愉快的“嘤嘤”两声,头一缩又钻回了挎包里。

    唉,这小家伙是真招人疼。

    可为什么就是不跟她契约呢?

    正常来讲,灵兽的契约都是双向选择的,有修炼者去强行契约比自己实力低的灵兽,也有实力高些的灵兽主动契约主人的。

    小妹噗自然是实力比她高的类型,若它不主动,束云白也没办法。

    可按照他俩这个天衣无缝的默契程度来说,小妹噗应该是很喜欢她才会一直赖着她的,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就是不肯契约呢?

    难不成......嫌她太弱了?

    胡思乱想着,束云白脚下是一刻也不敢慢,等她找到冯烈儿口中的那个举行拜师仪式的小广场时,大家早已到齐了。

    最先入眼的,自然还是那被众人簇拥的异族少女奂琅。

    只是如今这姑娘看着她的眼神中透露出的丝丝冷意让她很是不适应。

    想了想也对,毕竟是天之娇女,被一个号称二阶武士的小丫头给生生拽下擂台,还不知道暗地里要遭遇多少嘲笑。

    束云白莫名心虚的冲她笑了笑,急忙低下头溜到角落里自己窝着去了。

    果然是来的最晚,还不待她站定歇口气,小广场的钟声就响了。

    “人都到齐了吧?”

    朱萸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他抬了抬手,瞬间大家都安静下来。

    “今天这场拜师仪式,不用朱某再多说了吧?就由在场的几位老师依次挑选心仪的学生,现在,十名胜出的同学分两排站好,咱们这便开始了。”

    他笑眯眯的,温雅有礼的同身边的一位老师低声说了些什么,再转脸时,满意的看到面前的学生已然站位完毕。

    “很好,那么......”

    顺着排好的学生依次看下去,当看到队伍末端不和谐的一人时,一向温和的表情却是僵住了,几乎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

    束云白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辜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但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却将她想说的话一字一字表达的极为清楚: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朱老师......”

    站在离他最近位置上的奂琅早已反应过来,急忙小声唤他。

    “哦,哦,好了,那么现在开始吧,”朱萸这才反应过来,面色不改的笑道,“就由我身边的吴老师先行选择。”

    吴乐是个爽快人,虽然身为八阶武王的他是没有资格先朱萸一步选人的,但如今大家都知道了,朱萸早有内定人选,而他又是目前站在这里的老师中等级最高的,于是毫不客气的选中了方星宇。

    领走城主家的傻儿子一枚,吴乐喜笑颜开的递出一个士品高级宝器算作见面礼,领过学生站在一边,小声询问起修炼之事来。

    见吴乐挑走了除奂琅以外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其他老师都是一阵遗憾。

    朱萸看在眼里,只是笑笑,又温声道,“白老师,您请?”

    白纷飞是个气质清冷的中年女子,她长发盘梳的一丝不苟,连固定用的簪子都是最简单款式的木簪,可见平时是个极度自律且不苟言笑的人。

    她作为刚刚攀上八阶武王的老师,自是不比在八阶呆了五年之久的吴乐。

    没有多余的废话,她点中束天蓝,依然送了一件士品高级宝器作为见面礼,却没有拉过自己的学生关怀两句,仍是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束云白突然有些同情起自家长姐了。

    后续的便是八阶武王以下,五阶武王以上的几位老师挑选学生了。

    大家不但都聪明的避开了光彩夺目的奂琅,更是连看都不看束云白一眼。

    很快的,就连一位十六岁的三阶武士,当时擂台上险胜的小胖子都被老师先挑走了,站在队伍末端的束云白是越来越尴尬。

    “咳......”

    当可挑选的学生就剩束云白一人时,轮到的老师皱眉轻咳一声,犹豫道,“今年......我就不收了吧,毕竟我水平有限,也怕误人子弟啊。”

    嗯,我也觉得你挺误人子弟的。

    束云白低着头,脚尖轻轻搓着地上的泥灰,抿唇不语。

    “哎呀,老沈不行,我就更不行了,那我先走了啊。”

    随声附和的几人都急忙点点头,后退两步,一副不想跟她牵扯上的样子,转身就走。

    很快,束云白身边空出了一大片地方来,小小的她站在空寂的圈子里,无所遁形。

    奂琅高傲的看了一眼灰头土脸的少女,转身向朱萸笑道,“朱老师,就剩奂琅一人了,您看......”

    “哈哈哈,都忘了我也要收徒了,来来来,这个给你。”

    说着,朱萸从怀中掏出一片精巧的琉璃花瓣来,递给奂琅,“朱某没什么好东西,这‘万华飞霜’你就先将就着用吧。”

    周围人看过去的都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王品法器!!

    虽然是王品低级,但比起他们手中的士品高级来说,差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问题!

    而且法器同宝器大有不同。

    宝器是除了战斗以外,怀有各种用途的,比如奂琅本就有的风铃香车,用于搭载;再比如扶湘给束云白用的玉牌,用于传信。

    而法器,只用于战斗。却来得比宝器要珍贵些。

    朱萸很用心,知道奂琅已经有了一件称心的宝器,所以送了一件法器,还是王品。

    众人对这位异族圣女的艳羡之心就此又上升了一层高度。

    奂琅接过法器,笑眯眯的冲朱萸施了一礼,又亲和的将法器递给凑上来想要摸一摸的同学,很是大度的样子。

    于是众人离站在角落里仍在吹冷风的束云白,又远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