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百五十九章 千斤稻田

    踩着一双沾满泥土黑布鞋的知县朱玉,永远忘不了乡绅大户们离开时的表情,一种比死了亲爹还难看的表情。

    尤其是冯员外在密云县当惯了土皇帝,突然被过去他都懒的看上一眼的小人物狠狠踩了两脚,还是他看的比命还重要的脸面,气的脸色发青。

    知县朱玉都开始担心别把这个老狗给气的一口气倒不上来,死在了衙门后院,可就真成了大兄说的碰瓷儿了。

    想到碰瓷儿这个新颖词,知县朱玉笑着摇了摇头,思绪从回忆中回转,看向了一望无际的稻田。

    过去奇形怪状的官田,全部梳理成美观的方格。

    一株株稻秧整齐的插在稻田里,随着微风荡漾,宛若青碧湖泊。

    煞是好看。

    方格稻田的四周,是一条条水堰。

    过去也是蜿蜿蜒蜒,看起来很是别扭,现在也变成了横平竖直。

    干净利落,整齐划一。

    稻田靠近潮河的堤岸,修筑了一条只能覆盖官田的混凝土堤坝,根据负责修筑堤坝的京师大学堂学子李州桥所说,能够防御十年一遇的洪涝。

    知县朱玉踩着没有多少杂草的田埂,走向了那条长长的混凝土堤坝,心里继续完善清算本县乡绅大户们的谋划。

    策划了有一年了,已经很完善了,只是时机还不到,或者说土改的时机还不到。

    知县朱玉顺着一个很陡的阶梯走上了混凝土堤坝,视野瞬间豁然开朗。

    面前是那条宽阔的潮河。

    对岸还是奇形怪状的稻田,和身后整齐的方格稻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老幺,做的不错。”

    知县朱玉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赶紧转过身子看去,惊喜道:“大哥!”

    朱舜淡笑着爬上了堤坝,眺望视野十分开阔的平野稻田,满意道:“没给大哥丢脸。”

    知县朱玉在宴请密云县乡绅大户时,被晾了那么长时间,还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

    朱舜只是夸了他两句,知县朱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低头笑道:“大哥怎么来了。”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知县朱玉拉着大哥走向了堤坝中间的位置,像是在给大人炫耀成绩:“大哥这个混凝土房子里是蒸汽机,旁边的水池子是抽水池。”

    “蒸汽机带动抽水机把水抽上来,通过这个抽水池把水送到水堰里,再由水堰源源不断的灌溉千亩良田。”

    说到这里,知县朱玉突然满面红光,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一天,只需要一天就能把水池子灌满,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让军户们可以闲下来做些短工,贴补家用。”

    朱舜知道幼弟为什么这么红光满面,从四月望月到七月望日,称作忙月。

    老百姓们需要进行拔草、耕耘、粪灌等等农忙,最耗费时间的还是全家齐上阵挑水灌溉稻田。

    稻田不比麦田,需要漫过秧根的水才能有个好收成,靠近潮河附近的稻田还好,可以利用水车,但是排水量有限需要用桶挑水。

    距离潮河三里外的稻田更不要说了,只能想办法用去河里挑水,或是从稻田附近的井里挑水。

    想要修筑水渠灌溉,先不说潮河水位较低引不来多少水,单是得不到乡绅大户们的同意这一条,就堵死了修筑水渠的可能。

    有了蒸汽抽水机,军户们的只需要在需要拔草的时候,过来拔拔草,需要施肥的时候过来粪灌,不用天天过来挑水了。

    工业化农田为军户全家争取了三个月的闲暇,有了这三个月的闲暇,能让他们在欠收的灾年勉强活下来了。

    知县朱玉看到大哥越发的赞许了,脸上的红光高涨了三分:“大哥这座蒸汽房和其他的蒸汽房一样,用混凝土浇灌而成,就算是红夷大炮也轰不开。”

    “大门也是厚重铁门,另外里面还埋了大量的huǒ yào,只要不是咱家的心腹家丁,进去只有一个下场。”

    “碰到那条很难发现的暗线,当成炸上天。”

    拥有汽缸、分离式冷凝器、滑阀、离心式调速器等各种精密部件的蒸汽机,经过龙章凤姿毕明珪的不断改良,比以前更加精密了。

    活塞也改造成了耐高温的金属密圈,就算是把图纸还是标注着详细尺寸的图纸给满清,他们也无法突破技术壁垒,制造出一些只有工业母机才能打造的精密零件。

    朱舜还是做了一个双保障,只要满清或者东林党晋商敢抢蒸汽机,下场只有一个,尝一尝飞翔的感觉。

    知县朱玉突然又叹了一口气:“可惜宋老太爷封神了,宋士慧要去给宋老爷子守孝三年。”

    “要不然沉默了这么多年的宋士慧,就可以亲眼看到自己这些年的坚持,坚持出来的心血成果了。”

    提到宋老太爷封神,朱舜莫名的有些感伤,却也挺替老丈人高兴的,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能够载入青史的不多,封神的就更少了。

    何况老丈人的这个粥神,不仅在民间的香火极旺,成为了仅次于灶王爷门神等五祀的祖宗神灵。

    还得到了朝廷的承认,不再是民间的野神淫祠,而是关二爷那般的道教正神,据说有不少寺庙为了争取香火,准备把宋老太爷列为金身比丘。

    宋老太爷这是用自己的善举赢来的善意,内阁首辅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这让朱舜心情好了很多。

    朱舜过来是为了汇总各方面情况,回去要和战略处的两位大才商量怎么突破北五州府,询问了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士慧不在这里了,还能保证多少亩产。”

    知县朱玉伸出六根手指头,认真道:“六百斤,士慧不在这里也能保证六百斤。”

    “六百斤。”朱舜平静的脸容多了一丝认真:“还不够。”

    “还不够?”知县朱玉不明白的看向了大哥,普通的稻种能够达到两百斤就敬谢祖宗,杂交水稻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六百斤,大哥居然说还不够。

    朱舜平静的点了点头:“是的,还不够。”

    “还不够东林党认为绝对不可能。”

    “只有达到了一千斤,才能让东林党觉的他们一定赢。”

    要想达到一千斤的亩产也不是不可以,搭配足够的化肥便可以做到。

    现在连合成氨的技术还没突破,化肥就不要想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早就去年朱舜就在安排这件事了。

    最后看了一眼青碧湖泊般的方格稻田,带着铁塔汉子等人回去了:“希望福王世子他们不要让本伯爷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