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箭退霸王

    满月之状的弓弦,在军势的覆盖之下,弓弦为红,弓身为黑,二者相互交映而又泾渭分明。

    身体之中,一丝丝军势涌出,直直进入弓弦与弓身,以军势勾连二者。

    渐渐的,弓身之中,军势演变为一支血红长箭,煞气逼人!

    还不够!

    感到血红长箭远不是黑龙的对手,薛仁贵眉头一皱,双手之间,军势再聚!

    刺啦——

    气势缭绕之间,一支黑色长箭缓缓凝聚,漆黑如墨,寂静如画。

    咻——咻——

    感觉到两支长箭气势已然凝为实质,薛仁贵猛的一松,两道亮光交织在一起,向着黑龙旋转而去。

    原本呼啸袭来的黑龙,趋势一缓。

    不够,还不够!

    大力喘气的薛仁贵,看着箭矢与黑龙僵持不下,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颤抖着的双手,再度拉成满月。

    不同于先前的血红或是漆黑,左手持弦一缕漆黑,右手持弓一抹血色。

    漆黑与血色缓缓向着中间凝聚,逐渐蔓延,直到相连。

    一股远胜于刚刚血红与漆黑两支箭矢的波动,从中绽放,周围的红黑光芒似乎在空中游曳。

    不够!不够!还是不够!

    欲要一击破敌的薛仁贵感受着其中的差距,眼中满是疯狂之色,但却无能为力。

    颓然的看着这一切,薛仁贵心底里一股浓浓的不甘升腾而起。

    “我可是侯爷的镇东大将军薛仁贵啊!我怎能败!”气急之下一声嘶吼,冲向天际。

    仿佛听到了薛仁贵的呐喊,自天际之上,一股威严而又温暖的气势,直直贯入薛仁贵身上,平添了三分威力!

    这是!感受着这似曾相识的气势,薛仁贵不可置信的看向后方。

    “我的镇东大将军,你当然不会败了。”

    一丝莞尔,自沈浩口中传来。没错,有过先例的沈浩,又一次借来了气运,随后赋予给自己的镇东大将军。

    感受到来自沈浩的鼓励,薛仁贵内心里的阴霾绝望,尽数消散,轰然一笑道:“我,可从来不是一个人啊!”

    话毕,手松,一支庞大的、漆黑之中泛着红芒、外侧包裹着无形气势的箭矢,狰狞着冲向了僵持不下的中心。

    原本还略有僵持的黑龙与长箭,一瞬间,攻守易转。交战以来,箭矢首次划破黑龙的气势笼罩,如煌煌大日,夺目而不刺眼。

    噗…噗…

    始一接触,黑龙便节节败退,直到彻底消失不见,而仅仅缩小了一分的箭矢,则继续又去雷霆呼啸般,奔腾而去。

    “大哥…”

    下方的孙尚香,纵然心中一直坚信大哥是无敌的,但这个时候,一颗心也揪了起来,交战双方,无论任何一方受创,都是她所不愿的…

    “哈哈哈,来吧来吧!”

    体内热血尽数被点燃的王,对于薛仁贵破了他的招式,丝毫不在意,隐隐间,双眼中的期待更加浓郁了。

    三支颜色各异的箭矢,两前一后,直逼热血澎湃,战意弥天的王。

    “喝——哈!”

    挥出黑龙一qiāng后,便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的项羽,一声暴怒,如山搬得力量之感,一朝爆发。

    咔!咔!

    血色长箭与漆黑长箭在临近身前时,早已等待多时的王弃了手中赖以成名的霸王qiāng,赤手空拳,一拳握住箭矢。

    手掌与军势所化qiāng身的摩擦,入耳处,无声无息,入眼处,恍若惊雷。

    光芒四溅,在一双大手之中,寸步难行。

    握住了!

    刷——!

    呼吸之间,一道更加巨大威严的箭矢,疾驰而来。

    措不及防,被双箭反固了双手的王,来不及闪躲,也从未想过闪躲。

    砰!两只钢铁巨拳,猛然砸向中间,汇而合一,挟持黑红之箭。

    三支箭矢,竟然被霸王一人,尽数拦截下来!

    直到此刻,孙尚香,一直吊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还是不行吗…”喃喃自语中,落败的侯满脸绝望,已然发挥到这种地步的实力,竟然,还是不能怎么样霸王!

    王的强大,再度刷新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千古一王,霸气所向,无所匹敌!

    不!不对!

    始终盯着战况的侯,双眼猛的睁大,似乎看到了几位震惊之事。

    红黑箭矢在与另外两只箭矢气机相触的瞬间,由军势演化而来的三支长箭,缓缓靠拢,互相吸引,最终形成一道巨大箭矢,黑芒之中夹杂着红丝,无匹的气势,齐齐向外喷吐。

    原本被霸王双拳抵挡下来的攻击,威力骤增!

    噗!

    再难抵挡的王,被箭矢轰鸣着袭向远方,即使双脚早已深深陷入地面,却仍然退了数十米之远,方才缓缓停歇。

    滴答——滴答——

    交战以来,首度见红!

    无力的双手,颓然垂在身前,血手模糊的胸口一丝丝鲜血滴落。

    在沈浩,马超的消耗下,在獠牙、西平的加持之下,借助沈家气运,武力远低于王的将军,终究是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成为这个时代目前为止,正面作战,唯一击败王的人!

    呼,呼,呼,一口口的粗气,自周身万窍之中喷涌,消耗极为严重的将军,再难支持己身的站立。

    恢复至今,已然存了几分气力的侯,连忙上前,喂下一颗金疮药后,谨慎地盯向远处灰尘弥漫的地方。

    “纵使这次,被挡下来,强如霸王,恐怕也会伤筋动骨吧?”有些不确定的话语,自侯口中传出,显而易见的,侯眼中的王,仍然是不可战胜的!

    良久,一阵风吹过,似乎要为这化为废墟的房屋浇筑,划去一丝灰尘。

    一个人影,渐渐自灰尘之中显现。

    首创的王,单膝跪地,口角,胸前,手掌滴滴鲜血。

    连番战斗后,恐怖绝伦的王终究是失去了战斗力!

    经此一役,天下之大,有何处是侯兵峰所到达不了的地方?尤其是侯麾下的将军,由内而外的一股升华,震天动地。

    大口的喘着粗气,被箭矢搞得狼狈不堪的霸王,远没有表面看起来伤的那么重,更多的只是力竭之后的难以动作。。

    不过这一切,已然结束了,见识了三人的实力之后,即使自傲狂大的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你们,很好!现在,你们有资格知道一些事情了!”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