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210. 番外 曲奇·咖啡·咸蛋黄(十四)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日子就在一天天的忙碌中过去,认识赵雪敏的人都说,她整个人变了好多,更开朗,也更善谈了,以前跟她说话,没几句就找不到话题,现在她却很能配合别人找到新的话题,给人感觉她的生活也丰富了好多。

    跟她一起过来进修的同事都在传言,她是不是跟那个总是来接她的男人恋爱了。连远在香港的许菲菲都在怀疑,她是不是在英国谱写了新恋曲。

    “他们说,你在英国很快又找到一个富二代,他包·养你,你早就把zed忘在脑后了。”

    赵雪敏听得笑到肚子疼:“那只是一个朋友,虽然他长得比较富贵,只不过人家本职工作是个公务员而已。而且英国这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都是aa制的。”

    许菲菲相信赵雪敏说的关于aa制和公务员的部分,但是她不相信朋友的那部分:“‘朋友’会有这么大影响力?又不见你同我一起更开心点?他根本是你男,朋友吧。”

    早就晓得“八卦菲”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于是赵雪敏从一个比较实际的角度来解释:“人家是个英国留学英国工作的半个英国人,我呢,再过一两个月毕了业之后就要回香港去见亲爱的你,你觉得我同他,我们两个之间有可能吗?”

    “那又未必,”许菲菲还在对爱情比较憧憬的年纪:“如果他足够爱你,或者你足够爱他,留在英国或者留在香港都不是难事啊。”

    “我还有个阿妈要养。”赵雪敏提醒她,卿姨那种性格根本没办法出国。

    许菲菲道:“那他帮到香港来不就得了?”

    赵雪敏这方面想得比较多,她毕竟不是小女孩:“人家好不容易半工半读读出成绩来还找了份好工作,我就在还不确定会不会在一起的时候要求人家放弃一切同我一起回香港?”

    听到这里,许菲菲才了解赵雪敏这个朋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生经历,她本以为mon的新男友就算不是富二代但也至少家境不会太差,结果居然和许菲菲的情况差不多,平心而论,以她自己的情况,无论是多么喜欢的男人,要她放弃自己一切去换取一段爱情都是不可能的。

    许菲菲就为赵雪敏心酸,这几个月mon的变化她看在眼里也都为她高兴,但是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让mon动心人又很好的人,居然还是这种情况,mon的命怎么这么苦。

    看着好友愁眉苦脸的模样,赵雪敏笑道:“其实也没有那么惋惜,虽然,我同他,我们两个从来都没讲过这方面的事,都是该玩玩,该吃吃,该一起读书就一起读书,时间不知不觉就到现在了。老实讲,他也应该觉得我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吧,没说男女一定要做情侣的。是吧?所以你不用替我担心,现在的状态,我觉得很好啊,大家都没负担,很舒服。”

    ——

    关掉视频,赵雪敏抱着抱枕,望着桌子上摆的一个模型,被一个透明的塑胶罩盖着。

    模型是一间英式的独立别院,周围一圈栅栏,栅栏里面有草坪,花,树,用泳池,别院围墙只有一半,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家居摆设,上下两层,里面有布艺沙发,有桌椅,有小小的茶杯和果盘,甚至报纸杂志,还有楼梯,盆栽,蔓藤缠绕的屋顶,二楼卧室里是双人床,衣柜,化妆台,水晶吊灯,甚至地毯,拖鞋,厕所,浴缸……

    这是杨逸升在圣诞节那天送她的礼物,别看放了这么多东西,实际上占用空间不会超过40x40平方厘米,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是他自己设计自己做的,也不知道花了多久。

    “你整天喊着想家,呐,机票钱呢我是不会帮你出的,不过送你一个家,倒是还ok。”

    赵雪敏泪眼朦胧的嫌弃:“我家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杨逸升摸摸脑袋:“这几年天天见到的都是这种类型的房子,我都不记得hk楼房长什么样子了。不过没关系,反正你在英国住的是宿舍,这个就当你英国的家好了。”

    刚刚还在感动的赵雪敏瞬间被他气笑,眼泪都被噎回去了。

    “笑了不就好了,你看看笑起来多靓,都不似平时……”

    赵雪敏:“平时什么?”

    杨逸升答得飞快:“……平时也很靓,不过笑起来更靓点。”

    开心的记忆好像总是这样鲜明,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赵雪敏把抱枕放到一边,找了张纸巾,擦了擦透明的模型罩,上面偶尔会落灰,偶尔会留下白色的指模,她总是会及时的把它擦得干干净净,看起来就像透明。

    她是真的对ivan有好感,也是真的不想跟他谈恋爱,明明知道要分开,何必要伤害彼此。更何况,她是穿越到这里的人,她不晓得什么时候又会穿越,又或者原本的mon什么时候又会回来。如果她任性的跟ivan在一起,到那时,细心如他不可能不发现mon和她的区别。他会有多伤心?光试想一下,她就舍不得。

    所以,她很喜欢现在的状态,如果有一天,ivan像是原剧情那样回到香港,遇见电视剧里的命定cp,她也会笑着祝福他们。

    他对她太好了,好到,就算不跟他在一起,也希望他快乐,最好一生平安幸福。

    ——

    这一天,赵雪敏宿舍的台灯坏了,杨逸升拎着工具想过来帮她修理。

    赵雪敏对着电脑奋力打字,她的教授觉得她的功课进步大了,于是也不再让她一份份的改,反而在邮件里要现批现改,赵雪敏头疼了几次,渐渐地也适应了这种模式。

    “其实你都不用特地过来帮我整的,我已经到宿舍管理员那里报修过了。”

    杨逸升手里握着螺丝刀,出力的拧了拧,嘴里叼着个螺丝,居然还能说出话来:“宿舍管理员哪有我快?你报修完排队至少要排一两天,在我这里……五分钟给你搞掂。”

    赵雪敏被他的臭屁样逗笑了:“厉害了你。”

    “那当然。”他倒是毫不谦虚。

    赵雪敏不理他,继续跟老师“线上讨论”。

    杨逸升帮她修好了坏掉的地方,还顺手换了个新灯泡,插上插销,开了开关尝试一下,台灯重新闪闪发亮。他手艺不是吹的,拆炸弹那么精密的仪器都行,一个台灯,小意思而已。

    电脑上提示有新的邮件,赵雪敏有点莫名,她还没改完,教授不可能再发回来吧?仔细一看,是另一个熟人,无意识坑了她还还她尴尬症快犯了的理工男——方泽旭。

    从她来英国的那天起,方泽旭就像是莫淑媛一样开始给她发电子邮件,与yvonne字里行间优雅又甚解人意的聊天不同,方泽旭的邮件同他的人一样,简短,生硬,话语突兀,让人泛起一种扑面而来的尴尬感。

    赵雪敏知道他想跟她亲近,也知道他的心思,但是方泽旭真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尤其是明明两个人不熟,他也不是那种多开朗的人,却一定要假装热情的在邮件里叫她美女,说一些似是而非并且完全没有浪漫感的情话。

    她有跟他说过,两个人不合适。然后方泽旭就开始给她发一些朋友之间的话语,充满了早年间x浪段子手的鸡汤味。赵雪敏在网上搜过,这些话语在这个年代还是新鲜词汇,但对她来说就是咸丰年间的段子,味同鸡肋。

    也许是年代差异,赵雪敏非常的不适应这种相处方式。

    她是当年玩微博都腻歪的人,方泽旭还停留在校园网的年代,代沟太深。

    ——

    赵雪敏想了想,转过头,喊杨逸升:“ivan?”

    坐在赵雪敏宿舍喝着饮料,吃着水果,看着杂志,差点躺在床上的杨逸升:“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副完全放松的模样,她忽的笑了一下:“过来。”

    他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赵雪敏低下·身子翻出一部照相机,这是为了回国后卿姨看照片方便才特地买的,二手,价钱便宜,质量也不错,当时为了买这个,杨逸升跟她两个人差点把二手市场翻过来。

    杨逸升还没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就见到赵雪敏左手举着相机,正面对着他们,右手拉起他的左手,整个人靠向他,就像是依偎在他怀里。两个人距离很近,近在咫尺,近的杨逸升能够闻到她头发上洗发水的香味,淡淡的,很舒服,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然后他就听到那个熟悉又总是跟他很合拍的女孩子说:“笑一下,cheese!”

    闪光灯一闪,杨逸升下意识的眨了一下眼睛,就像他的心跳一样,漏了一拍。

    ——

    照片很好看,俊男美女,眼大大鼻高高,笑容灿烂,男人的手搂着女人的肩膀,亲密的如同天下任何一对情侣,看起来非常sweet。

    赵雪敏把照片扫到电脑里,给方泽旭发了过去。

    杨逸升心不甘情不愿的声音传来,慵懒,但是很有磁性:“原来某人拿我做挡箭牌。”

    赵雪敏无可奈何:“最多下次你来咖啡厅,我请你喝一杯咖啡,总行了吧?”

    伸出一根手指,来回摆了摆,一副高人模样的杨逸升拒绝了小恩小惠。

    跟着伸出了第二根手指,摆了一个傻瓜式照相的经典pose:v字手。

    杨逸升义正言辞:“两杯……”

    赵雪敏哑然失笑:“成交。”

    杨逸升看着她的脸,如花一般的笑容,清秀的,温暖的,美丽的笑容。这个女仔,他们相处了快要半年的时间,她似乎总能跟他想到一起去,尽管有些东西她可能不懂,但他教了她就会认真的学,从不会敷衍。她很认真,很开朗,很沉稳,很可爱。很奇怪一个人居然有这么多变的性格,但是却统统都被他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