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六章 李万机的套路

    江宁大学城。

    身为钢铁直男而不自知的青云子,在得到了郑挚坚定拒绝,知晓此番收徒无望,便心灰意冷就欲离开。

    作为青云一脉的观主,已经寿元将近时日无多的他,想到青云一脉的至高传承将要在自己手中断绝,顿感无颜去九泉之下见师傅师祖们了。

    “先别急着走啊。”

    就在青云子快要走出大门时,李万机从身后叫住了他。

    “还有何事?”

    青云子转过身来,有气无力地问道。

    李万机露出如同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和善热切笑容,招呼道:“既然来都来了,不如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让你也尝尝郑挚不似人间应有的超绝厨艺。”

    “老夫早已到辟谷之境,可以气为食不服人间五谷。况且现在,哪怕是琼浆玉露龙肝凤胆摆在眼前,我也全无胃口。”

    遭遇了这等重大心理打击,能够吃得下去饭那才是奇怪呢。

    李万机依旧笑容满面,问道:“如今仅仅只是这样便放弃了,青云子前辈您难道不觉得可惜么?毕竟普天之大,想要找到一名类似郑挚这般心如明台一尘不染的少年,来继承你的衣钵,可谓是难如登天啊!”

    “你这是何意?刚刚郑挚他已经言明了,不愿拜入我门下,只愿从此当一个厨子!况且你突然如此好心说这些,莫不是包藏了什么祸心吧?”

    青云子一脸不解。

    在见到李万机这小子面庞上的笑容后,和一反常态称呼自己为前辈,青云子莫名觉得有些心慌,似乎自己落入了某种设计好的圈套。

    “唉……”

    李万机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转身朝后走去,嘴里以青云子能够清楚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原本我刚刚见到青云子前辈你对郑挚如此喜爱,还想着帮你一个忙,让你能够得偿所愿后继有人的,不过现在看来前辈你还在怀疑我的良苦用心啊!罢了,好心当做驴肝肺,我还是不多此一举做这个烂好人了!”

    “别走!是老夫错了!是老夫心胸狭隘小肚鸡肠,不该怀疑小友你的一片好意!”

    本来早已陷入绝望的青云子,听到李万机的这番话,直接一个瞬步来到了李万机面前,死死拽住了他的衣袖,连胜道歉讨饶。

    别说有什么陷阱了,哪怕明知前面是刀山火海,但只要能够顺利收下郑挚为徒,令青云一脉的传承不断绝时间,青云子也认了。

    “既然你如此诚心诚意地道歉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你好了!”

    李万机无比宽宏大量地道,然后拍了拍青云子的肩,指点迷津道:“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啊,俗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郑挚他既不愿拜你为师,更不愿跟随你回道观清修,那你可以转变一下思维,直接留在这家餐厅里啊!”

    “留在这里?”

    青云子有些没听懂。

    “对啊!”

    李万机点了点头:“过段时日这家餐厅装修完毕,就要正式开店营业了,到时候要招收一些端菜打杂拖地洗碗之类的工作人员,我看青云子前辈你就非常合适啊!”

    青云子瞪大了眼睛:“什么!你要我堂堂青云观主,玄门正宗戒律堂的执事长老,过来当跑堂的给人端茶递水?”

    “当然不是!让青云子前辈你去做这种工作,实在是大材小用杀鸡用屠龙宝刀啊!”

    听到这句还算是人说得话,青云子面色稍霁,看来这小子还是有点逼数的嘛,知晓自己修行界高人的身份!

    李万机话说顿了顿,继续道:“……况且,像是给客人端茶递水的这种工作,一般都是五官端正手脚麻利的年轻人来做,青云子前辈你毕竟年事已高,若是让你去做这种工作,估计客人都要骂我这个幕后老板实在太黑心,不懂尊老爱幼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青云子前辈你不如就待在这家餐厅里,做一个账房先生兼保安队长吧!

    嗯……保安队的队长是你,队员也是你。”

    “可这和完成我的心愿,让郑挚继我衣钵有什么关联嘛?”

    郁闷地想要吐血的青云子,也直入主题问道。

    “所以就说你们老一代人思想不知道变通嘛!到时候你与郑挚朝夕相处了,自然便可近水楼台先得月,让他接受你的熏陶,说不定会慢慢对修行这种事感兴趣呢!

    但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前辈你应该也知晓郑挚自幼家贫,没上过几天学,所以认识的字也不多,不过他却有着一颗强烈的求知欲,非常想要通过学习充实自己。

    等前辈你来了店里面工作,与他同处一个屋檐下后,闲暇时分自然可以当他的老师教他读书写字,郑挚也一定不会拒绝,很是愿意去热情学习的!”

    李万机慢条斯理地说道。

    青云子:“可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啊,我不是要教习郑挚读书写字,而是要让他继承我之衣钵,修仙觅长生的啊!”

    “你似不似傻?谁说教读书写字就要拿学校里面课本的,你完全可以拿一些修行典籍去教他啊,反正他有没上过学,你就随便说这是古文鉴赏课,需要背诵默写的啊!”

    青云子眼眸一亮!

    虽然被骂了是不是傻,但是他此刻一点都不气,甚至想要抱起眼前的李万机狠狠亲上一口!

    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自己怎么没想到这茬呢?

    到时候自己直接拿出青云一脉内,唯有每代观主才能修行的至高典籍出来,用这个来当做教学课本让他学习,那岂不是美滋滋!

    等他通彻了典籍后,哪怕他根本无心修行,但是以他的无上天资,也会自动聚纳天地灵气于己身!

    “那个……实在是太感谢万机小友你了!不过我最后还有一件事,就是那啥保安队长的职务保留,至于当那账房先生这职务,还是换成去后厨帮忙打打杂之类的吧!”

    “怎么了,难道前辈你的数学……”

    后面的话李万机没有说出口,但是鄙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辈修士,求证大道以明心,须得一心一意,不可三心二意分神在其他事物上!”

    青云子一脸庄重肃穆地道。

    把数学不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大义凛然,李万机实在佩服万分!

    看不出来,这位青云子前辈脸皮厚得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