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三十章 乡镇企业奖(二)

    千万不能小看编剧,第五代导演冒尖之前,剧组那可都是编剧中心制,非常强调剧本,所以才有剧本是一剧之本这一说。⊙√八⊙√八⊙√读⊙√书,.2●3.o≥

    不是什么你随便编一个故事就能当剧本,随便看过一部电影就说你能拍了。就象某部网络小说里面,一个小屁孩仗着穿越,看过后世的电影就开始瞎哔哔,随便说出一个后世大卖的著名电影,然后满屋子的好莱坞明星、制片人惊若天人,纷纷跪舔,这种都是扯淡。

    正规的电影奖项关于剧本的,都会有最佳原著编剧奖和最佳改编编剧奖,这两个奖是并列的,前者是剧本完完全全是由编剧创造出来的,而后者是先有一个其他作者的小说或者故事,然后才有编剧把小说或者故事改编成剧本。

    也就是说,改编一个剧本和原创一个剧本,其重要性都是在同一水平线上的。

    好象扯得有点远了,咱们回过头来,继续吐槽这个奇葩的香港电影金紫荆奖。

    金紫荆奖通常只有八个奖项,一个最佳影片奖,四个演员奖,再外加一个导演奖,一个编剧和一个摄影奖。偶尔还会冒出一个终身成就奖,也就九个。对了,这个终身成就奖也是学好莱坞的,然后又被内地学了去。

    另外还有两个奖项比较特殊,属于金紫荆奖的独创,同时也是亚洲独一份,那就是十大华语片和十大外语片的评选。

    十大华语片还算勉强,毕竟这是自己的母语,可以自娱自乐一番。但十大外语片算什么意思?那些好莱坞大片,欧洲艺术电影,似乎还轮不到出了你这个弹丸之地就没人知道的奖项来评选吧?

    是要显示这个弹丸之地的国际化,还是为曾经的殖民地感到自豪?

    反正贺新看到了心里感到特别膈应。

    颁奖在科学馆的演讲厅举行,面积不大,座位不多,只有嘉宾和媒体席,影迷不得入内。冷冷清清一百多人,与其说是典礼,倒不如说是一场聚会。

    快要开始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嚣,贺新回头一看,原来是最大牌的周星弛姗姗来迟。

    作为本届金紫荆奖影帝的最热门人选,几乎所有的记者都围在他身边,各种长qiāng短炮,镁光灯闪烁。

    相比在金马奖时看到天王刘得华,周星弛更让贺新感到好奇和激动,毕竟这么多年大家都欠周星弛一张电影票啊!

    那张脸,没有电影中那么意气风发,透着四十岁左右一个男人的老态和疲惫,不过头发还没有染白,没有显得那么的沧桑。【←八【←八【←读【←书,.2↘3.o

    在面对媒体的各种提问,不时微笑点头,但贺新总觉得他的微笑看上去很虚伪。

    联想到后世有许多人黑他,说他爱钱、小气、忘恩负义、片场暴君等等。对此,贺新很不以为然,爱钱、小气恐怕人人都如此,除非你愿意当冤大头。至于忘恩负义,恐怕更多是利益分配不均。片场暴君那就更瞎扯了,那是赞美人家敬业好不好!

    所有黑他的内容归纳起来,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他是个真小人!但跟真小人打交道总比跟伪君子打交道强吧?至少不用时时刻刻地方,稍不留神就会被人坑。

    而且人家除了年轻时跟几个女星传出过绯闻之后,后来的十几年并没有什么丑闻,说明在生活作风方面还是可以的。

    一个人的生活作风至少说明这个人在道德层面至少是有底线的。越是热衷于乱搞男女关系的,往往越是没有底线,管不住裤腰带的人,肯定不是一个负责的人。象炮辉、吴孝祖之流绝对是人渣中的极品。

    看到周星弛在前排落座,贺新又扫了一圈,低声对胡君道:“刘得华好象没来。”

    “没来,说明影帝就不是他。”胡君淡然道。

    在入围的五个候选人当中,刘得华和刘青云本来就是打酱油的,在胡君看来最大的劲敌还是身边的这位小兄弟和坐在前面的周星弛,所以刘得华来不来,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

    “咦,这么说这消息还能透露啊?”贺新一脸惊讶。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另一旁的关金鹏听到了他跟胡君的对话,忍不住插话道,“一个影评人协会搞的东西,流程能有多严格?砸钱疏通一下,得到的消息**不离十。你没发现连影后的最大热门郑秀文都没来。”

    贺新四下看了看,还真是没看到人。

    此时他特无语,搞了半天原来这边也兴这一套,这不是跟国内的金鸡百花一个样嘛!

    “那我们有没有机会?”他砸吧了一下嘴,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老关特潇洒地耸了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影评人什么想法,谁能猜得到呢?”

    语气中充满了嘲讽,难怪有人说导演和影评人之间是天然对立的。

    他们在底下聊天,台上早已经开始了,没什么歌舞表演倒也爽快,一个奖接一个奖的颁发。出场的嘉宾要么是过气的明星,要么是公司力捧的新人,要么就是不认识的所谓文化届人士。

    这些人走马灯似的轮番亮相,最佳编剧颁给了《买凶拍人》的谷德昭和彭浩翔,两个胖子站在台上颇为滑稽。

    女配角给了何超仪,南配角给了《少林足球》中的大师兄黄一飞,就是经常在周星弛电影里出现的那个矮个子的猥琐男,也算是香港电影圈的黄金绿叶。

    到了最佳女主角,果然不是之前媒体预测的大热门郑秀文,而是颁给了《地久天长》的张艾嘉。

    获奖的一个个都很激动,或者是装激动,巴拉巴拉说着获奖感言,他们说的鸟语贺新一句都没听懂,也懒得让胡君翻译。

    紧接着就是影帝的争夺,随着颁奖嘉宾姜闻慢悠悠地走出来时,贺新顿时眼睛一亮,忙碰了碰旁边的胡君,道:“军哥,这次你有机会。”

    “你也一样。”胡君偏头朝他勉强笑了笑。

    看得出来此时军哥还是很紧张的。

    一般来说,颁奖嘉宾和提名的人选中某一人有某种联系的话,说明这个某人获奖的几率很高。

    姜闻是北佬,《蓝宇》的两个男主角都是北佬,影帝很可能就在他们两个中产生。

    姜闻站在台上说了几句片汤话后,道:“好了,让我们看看。”

    说着,打开手里的信封,瞄了一眼名单,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他没有卖啥关子,凑近话筒直接宣布道:“获得第七届香港电影金紫荆奖最佳男演员奖的是,胡君!”

    “哇!”

    贺新第一个跳起来,用力鼓掌,回头一看,胡君居然还愣愣的坐在那里,忙一把把他拽起来,激动道:“军哥,我说的没错吧,你获奖啦!”

    “哈哈!”

    胡君这时终于反应过来,重重地跟他抱了抱,然后是关金鹏。

    “怎么样,一起上去?”

    “不不不!”

    贺新赶紧摆手,金马奖那次是事先说好的,这次如果再一起上去,以香港记者的那副德性,肯定又得要说什么了。

    胡君也没勉强,整了整衣服,大步走上台。

    “军子,恭喜!”

    台上姜闻跟胡君抱了抱,姜老大还在他耳边笑嘻嘻地小声说了几句话。

    然后从礼仪小姐的手中拿过奖杯颁给了胡君。

    胡君满脸激动地接过奖杯,单手举高向观众席挥舞了一下,迎来一阵掌声,可惜的是人太少了,这掌声不够热烈。

    贺新一边拍手一边瞄了一眼周星弛,因为角度的关系,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大概也是面带微笑的正在鼓掌。

    估计这微笑也肯定是装出来的,作为出席今天晚上颁奖典礼的最大牌的明星之一,他能盛装出席,肯定是奔着得奖来的,奖杯旁落他人,任谁心里都不会高兴。

    当然贺新也有些小失望,但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刚才看见姜闻出来的一刹那,他还真的在想,万一这次又是自己获奖该怎么办?他都不好意思再面对胡君。

    此时看到台上激动的胡君,也算是皆大欢喜吧!

    就见胡君握着奖杯凑到麦克风前,笑着道:“太激动了!首先要感谢香港影评人协会,感谢他们把这么重的奖杯颁给我!然后,感谢关金鹏导演,感谢我的兄弟贺新,不管怎么样,这部电影始终是我们大家的,谢谢!”

    胡君兴冲冲地从台上走回来,坐下的时候还一脸嘚瑟地跟他说了一句:“兄弟,这次不好意思了。”

    贺新翻了个白眼,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奖杯,都懒得理会这个兴奋过度的中年男。

    低头端详了一番这个奖杯,火炬似的长条底座,顶端绕了一圈胶片,弧形展开,类似紫荆花瓣的样子,倒是挺漂亮的。

    可惜不是自己的。

    他心里暗暗一叹,还给胡君的时候,还好奇道:“刚才在台上姜导跟你说什么了?”

    旁边听到的关金鹏也好奇地探过头来。

    胡君苦笑着摇头道:“他那张嘴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他跟我说,让我悠着点别激动,这都是特么的乡镇企业奖!”

    说到乡镇企业奖的时候,他没敢大声,生怕被别人听去。

    一上架,推荐票直线下降,居然只有没上架前的六分之一,忒惨了!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