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63章 筹备

    因为顾清雪有喜了,顾丹溪看孟良的目光也变得顺眼起来。她不再计较过去的事,而是和孟良讨论起顾清雪的婚事。

    “依我看,办肯定是要办的,只是不能大办,毕竟你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要是大办,也不好看。就在亲戚朋友中请一些人,告诉他们这件事就好,若尘从此以后也可以明正言顺的叫你一声爸爸!”顾丹溪道。

    “妈,若尘都这么大了,我们这还有什么好办的,我看算了!”顾清雪一点都不想办婚礼。

    顾丹溪道:“这事你说了不算,得听我的!当年他没给你一场婚礼,现在还不给,这怎么行?”

    顾清雪轻轻碰了一下孟良道:“你说句话啊!”

    孟良心说都这情况了,我还能说什么?只好道:“我一切听你的!”

    顾丹溪道:“你不用听她的,听我的,事情就这么定了!”

    下午的时候,顾若尘已经改口叫“爸”了,顾丹溪则是选定了婚期,然后通知亲朋好友。

    顾清雪的朋友都知道她有一个女儿,却不清楚这女儿是谁的,现在接到婚礼通知,纷纷猜疑不定。有人说是当年那位,也有人说是找了个新人,只是怕丑,所以说是当年那位。

    “唉,怎么办啊?好像婚礼真的要办了。”没有人的时候,顾清雪凑到孟良身边,一脸苦相。

    孟良道:“那就办婚礼好了,也省得你的孩子没名份!”

    顾清雪跺脚道:“可我们是假的啊!而且你还是若尘的,若尘的,唉!”

    孟良道:“你也知道是假的,那还怕什么?如果是真的,你更不用怕!总之,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顾清雪道:“唉,原本只是想让你假扮一下,骗骗他们,没想到他们居然要搞得这么大,我都觉得我没脸见若尘了!”

    孟良道:“放心吧,这事情只有你知,我知,若尘是不会知道的!”

    当天晚上,孟良继续在顾家住宿,只是身份换了一下。第二天,他一早穿上整齐的衣衫,陪着顾清雪拜访顾家的几位长辈。毕竟他们要办婚事,长辈那边不去一趟也说不过去。

    “真是糟透了,我一辈子说过的谎话也没有今天多!”顾清雪轻叹。

    “我看你表现很好,比我自然多了。”孟良道。

    两人正聊着,顾若尘的意念通过心灵连接传了过来:“慧空,你到家了吗?”

    孟良算算时间,如果车没晚点太多的话,他应该返回少林了。于是道:“到了,你不用担心。”

    顾若尘道:“开直播,让我看看你们那边是什么样子。”

    孟良心说我根本就没走,怎么可能开直播?真要开了直播,让你看到现在的情形,你还不得找算账?

    “阿弥陀佛,若尘,我们这里又穷又破,没什么好看的!”

    “这怕什么,我又不会嫌你穷!”

    “真的没什么好看的!”

    “快开直播!”

    “不行。”

    由于孟良反复推拒,顾若尘心里生疑了:“慧空,你该不会是正在做亏心事吧?为什么不肯开直播?”

    孟良无奈地道:“没有,我真没有做亏心事,只是现在做的事不宜被你看到。”

    “那你到底在做什么?”

    孟良不愿骗她,只好道:“我能不能过一段时间再跟你细讲?现在不好说。”

    “好吧。”顾若尘听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慧空,你知道吗?我爸爸回来了!”

    孟良忙道:“这是好事情啊,恭喜你!”

    顾若尘道:“我现在感到很不安,因为那个人很像你!”

    孟良赶紧擦了擦汗,这都怪顾清雪,都说了容貌随便她设计,结果改来改去,最后愣是没什么大变化,依旧是原来的那张脸。

    顾若尘道:“慧空,你还记得小萱说过的话吗?”

    孟良道:“小萱说过那么多话,你说的是哪句?”

    顾若尘道:“她说咱们两个长得特别像,很可能是兄妹。现在我爸爸长得和你一模一样,我觉得她说的也许是真的!”

    孟良道:“不会吧,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很多,这叫撞脸,有些人还和明星长得特别像,但他们都没有亲戚关系。”

    顾若尘道:“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安,他不但长得像你,动作也像。你有没有调查过你的父母来自哪里?”

    孟良道:“跟你说过的,我是从小被人放到寺庙门口,就连我师父都不知我的父母是谁。”

    顾若尘想了想道:“这样一来,咱们是兄妹的可能性确实不大,毕竟益州离你们豫州那么远,我父亲他好像也没去过豫州。”

    “嗯,我觉得你的分析有点道理。”孟良点头。

    顾若尘道:“我妈妈以前没有和我爸办婚礼,现在他们要把婚礼补上,就在三天后。你要不要赶过来喝喜酒?”

    孟良道:“这个,这个就不必了吧?你们顾家的那些人,我又不认得,遇到了伏家的人更会尴尬!”

    顾若尘道:“只是小范围的办一下,不会大办,来的都是亲朋好友,如果你在,我也能介绍一些家族的人和你认识。”

    孟良叹了口气,他倒是想以自己的身份参加,可是在婚礼现场,他不可能扮演两个人。

    “若尘,我可能去不了了,咱妈那边,我会给她打电话祝贺的。”

    顾若尘道:“我可是诚心诚意地邀请你,居然不来,真没良心!”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到了婚礼举行这天,顾清雪的别墅张灯结彩,鼓乐齐鸣。

    孟良这时才发现,顾丹溪说的不大办,是顾家标准的不大办,而不是普通人家标准的不大办。这场婚礼,从婚车到婚宴的规格,都比这个时代的普通人结婚豪华太多。

    顾清雪没有穿婚纱,而是穿了一身传统的红色喜服,看样子就像一个古代的新娘。孟良也被打扮起来,虽然不似古代的新郎,也和现代的新郎有点差距。

    这就是这个地方的婚礼特色了,在大明,西式的婚礼并不流行,大家办喜事的方式更接近传统,新娘子还要做段花轿才能进喜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