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下一盘更大的棋

    面对被小鬼子两面包围的困境,陈长杰心急如焚,他在指挥部里根本坐不住,要不是部下拦着,陈长杰都想拿着武器上前线了。

    陈长杰身为高级将领,并非遇到军情危急就失去方寸的人,主要是他看出了敌人真实的意图。

    板垣老鬼子把最精锐21旅团调过来,主要战略目的是为了打垮22师,攻城反而是其次。

    日军分兵进攻各个地区,就是想让22师分散兵力防守,从而,击破各个城镇,直到将22师各部彻底消灭。

    日军除了攻打吕梁之外,临汾也是他们的进攻目标。

    要不是李鸿之前有先见之明,提出让22师留了一个旅抵御防守,恐怕,临汾早已经被小鬼子第6旅团占领了。

    陈长杰的部队陷入危急,战区也没有其它部队可以增援上去,即使增援,小鬼子肯定会展开阻击。

    此时,战区长官们正在行营作战室里商讨如何解围22师。

    两个小时之前,李鸿收到了来自战区的电报,战区让他火速来行营参战军事会议。

    一收到战区的电报,他马不停蹄的就赶到了战区行营。

    李鸿站在门口敲了敲作战室的门,大喊道:“报告,保安团团长李鸿奉命前来!”

    “李鸿,不用拘谨了,快过来吧!”

    卫伯儒语气急切的将李鸿喊进了作战指挥室。

    卫伯儒这时确实有一丝焦急了,22师可是他手下嫡系中最精锐的作战部队。

    陈长杰的部队处境,随时可能被小鬼子围歼,这种时候换作任何人,都不可能气定神闲,毫不在意!

    在一张沙盘地图边,围站着十几名高级将领。

    这些将领的表情神色很复杂,有焦虑,有担忧,还有严峻。

    李鸿大步走到沙盘地图边,向各位将领敬了个礼。

    作战室主任肖跃华,向李鸿简洁说了一下吕梁地区的战事。

    从军衔职务上来说,能在行营作战室指点军情战事的军官,最少得是师一级,而李鸿恰恰就是个例外。

    陈霆骁看向李鸿,神色略显严峻的说道:“李鸿,22师在吕梁遭到了日军21旅团和113联队两面围攻,目前22师的处境十分危急,你有什么好的计策能够解围?”

    李鸿的目光转向沙盘地图,同时,他的脑子里做着缜密的思考,分析着敌我态势分布图。

    以目前22师的处境来看,陈长杰的部队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立即下命令撤退,第二个选择是与小鬼子战斗到底,坚守待援。

    在李鸿看来,这两个选择结果都是一样的,小鬼子兵力众多,进攻猛烈,吕梁地区会先后沦陷。

    刚才的将领已经商讨了一会,有的人主张趁着22师还有战斗力立即撤退转移,有的人坚持让22师坚守待援。

    陈长杰的部队一旦撤退,一大片城镇就沦陷了,要是继续坚守的话,小鬼子第6旅团一定抽调部队展开阻击。

    李鸿思考了片刻,严谨的说道:“各位长官,恕我直言,撤退和坚守待援这两种办法都不可取。”

    他语出惊人,反驳推翻了所有将领的主张和意见。

    将领们纷纷侧目,惊讶的看向李鸿,他们倒想听听李鸿有何高见。

    李鸿转过身,接过一名尉官递来的指挥棒,随即,他握着指挥棒指向沙盘地图,思维敏捷的发表对战情的见解。

    “各位长官请看,这是进攻临汾的日军第6旅团,这是进攻吕梁城镇的21旅团和113联队位置,还有陈师长部队的位置。”

    他用指挥棒指着沙盘地图上这些部队分布点,短暂停顿了几秒,然后继续说着。

    “板垣老鬼子这一盘棋下的很高明,第6旅团进攻临汾就像一枚钉子嵌入在我们防区前面,其实敌人有两种军事战役目的,一个是牵制吸附住我们的部队,另外一个目的就是随时可以阻击切断我们的部队增援吕梁。”

    军官们听了李鸿一番见解,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这样的分析。

    此时此刻,李鸿放远了战略目光,他考虑的不单单是吕梁战役,而是整个山西中,西,南地区的大局观战略。

    卫伯儒似乎看出了李鸿有什么顾虑,他语气淡然的说道:“李鸿,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直言,不用多虑。”

    李鸿看了看众位将领,缓缓开口道:“各位长官,小鬼子在下棋,卑职想下一盘更大的棋,就不知道你们敢不敢把棋盘和棋子信任的交给我。”

    他说的棋盘和棋子,就是军事指挥权和兵力,在场的将领们不用明说都懂什么意思。

    卫伯儒一脸肃容,掷地有声的说:“你李鸿有什么宏图战略尽管说,我卫伯儒给你棋盘和棋子!”

    李鸿要的就是卫伯儒这句话。

    他再次拿起指挥棒,指着地图分析道:“各位长官,要想增援22师,首先得调遣重兵围困住日军第6旅团,这样一来,敌人就抽不出兵力阻击我们部队增援吕梁,反而进攻吕梁的日军会反过来增援被围困的第6旅团,这围魏救赵是第一步战术。”

    “第二步,就是围点打援,我们的部队不仅是围困第6旅团,而是要彻底包围吃掉它,打援任务可以交给卑职的保安团负责。”

    “第三步,是分割包围歼灭,只要吕梁前线的小鬼子增援第6旅团,我和陈师长部队就可以集中兵力前后夹击鬼子援军,如果小鬼子不增援第6旅团,那么我带着保安团直奔吕梁包围歼灭鬼子第21旅团……”

    李鸿的这个作战计划是个大战役,围歼鬼子第6旅团最少得调集30000人以上,可是,一下子要抽调这么多部队作战,还真不是一件轻易简单的事情。

    听完了作战计划,将领们一个个表情严肃起来,他们都在慎重考虑要不要下这盘大棋。

    在场的将领们不可否认,这确实是一个完美的战术策略,既可以大量的歼敌,又可以解决22师的围困。

    只不过,大家都在担忧,这么多部队一调动,所有防区的防御就薄弱了,鬼子的其它部队可是一直虎视眈眈,想趁虚而入。

    {本章完}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