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渔汛

    确定黑熊被拖下水后,陆海开车回到了铁笼那里,随着大货车的靠近,一种本能地恐惧,让女原始人吓到动弹不得。

    陆海下车后。

    女原始人愣了愣,恐惧的表情上,挤出了一丝丝兴奋,但还是不敢动。

    陆海走到铁笼旁,发现笼身遭受了一丢丢破坏,从上面的痕迹来看,应该是黑熊挠的。

    虽然这个世界的原始人已经掌握了石器和火,但跟其它动物比起来,原始人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也许他们可以捕获猛犸象,长颈鹿这种大型动物,但在面对黑熊这种生物时,也见得会占很大的便宜。

    一旦落单的话,极有可能沦为其它动物的食物,就跟《动物世界》里经常拍摄的场景一样,毕竟,这个时代的原始人也只是生物链的其中一环。

    只是让陆海没想到的是,他就在铁笼这里站了一小会,原始人竟然匍匐了下来,表现的非常温驯。

    经常看动物片的陆海,还是比较清楚这个动作的含义,动物之间是有主次之分的,一旦一方服软的话,就会表现出谦卑的姿态。

    但让陆海郁闷的是,她竟然伸出了双手,嘴里喃喃念道:“好吃的,好吃的。”

    就跟在祈求神明一样。

    陆海这下明白,真正让这个原始人臣服的应该是那些糖果和阔乐。

    “麻蛋的,吃货。”

    陆海无奈地丢了一瓶可乐给她,听说这玩意喝多了会上瘾的,不知道对原始人管不管用。

    原始人接过可乐后,这次娴熟地打了开来,咕噜咕噜,很快就喝掉了一整罐的阔乐,并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陆海指着那座生蚝山问道:“那些你做的?”

    原始人愣了会,随后双手不停比划着,说道:“好多,大家一起,做的,他们也要...这好吃的。”

    陆海大致明白了,应该是这个原始人回去后,把那些糖果和阔乐分给了族人,其他人也效仿这个原始人来挖生蚝,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座生蚝山。

    接下来,陆海将货车开到生蚝堆旁,认真教导着原始人怎么使用铲子,如何把生蚝铲到货车上。

    一开始,原始人因为太害怕那辆大货车,根本就不愿意从笼子里出来,直到陆海拿出了diàn jí qiāng。

    稍稍调了下输出电流,这才把她从笼子里逼出来,在陆海的胁迫下,这个原始人克服了心理障碍。

    尝试着接近这辆大货车,但那双眼睛始终充满着恐惧,就好像在抚摸猛兽的屁股一样,有种随时会被吃掉的感觉。

    在陆海的示范下。

    原始人还是还是乖乖当起了苦力,只是动作非常的快,巴不得快点把这些生蚝全铲到车上,好远离这只庞然大物。

    看着“乖巧”的原始人,陆海顺手又丢给她一瓶红牛和两条士力架,偶尔也给她换换口味,这些玩意可以让她更好的补充能量。

    听说原始人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所有寿命普通都很短,平均年龄只有十四岁左右,也正是因为如此。

    他们发育成熟地特别早,早期的原始人据说六七岁就已经发育成熟了,陆海瞥了眼正在努力干活的原始人。

    若按照身体特征来看,这个原始人撑死也就五六岁左右,放在现实世界,这个年龄的小孩都还在玩泥巴。

    而在这个世界,她们就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且力气也很大,铲起生蚝来,就跟玩似的。

    工作效率杠杠的,要是把老陆的海带厂都换成这种工人,估计效率能翻至少五倍,不过陆海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这样,算不算非法雇佣童工啊。

    “哈哈哈。”

    陆海笑了笑后,穿上了下水裤,朝着那辆渔船走了过去,准备收地笼了。

    渔船刚开出去没多远,陆海就碰上了乌头鱼群,密密麻麻的,每条看起来都有两三斤重的样子,把这个海面都给染黑了。

    这种鱼属于中上层鱼,相比起地笼的话,刺网更适合抓它,不过看着鱼群的密度,估计渔网都会给搞烂掉。

    除了乌头鱼群外,还有不少巴浪鱼,这种鱼在夏岐岛是比较常见的,也被当地渔民叫做熟鱼。

    一般捕捉到后,渔民会先用开水把它给煮熟了,然后顺时针给它排放在竹片编织的盆上,撒上盐巴进行腌制。

    也有的会直接晒成熟鱼干,很早以前货运不方便,渔民就使用这种方式,将海边的鱼卖到内地去。

    陆海还挺喜欢吃这种鱼的,尤其是那种腌制的巴浪鱼,拿来煎着吃,非常的香,非常的下饭。

    巴浪的出现也吸引来了不少海鸥,它们纷纷冲上冲下,穿向海中觅食巴浪鱼,不过这次由于没有海豚围捕,这些海鸟就没那么容易捕食了。

    空军这下真变成了“空军”。

    而就当陆海即将靠近地笼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咕咕”的声响,有点像打雷一样,顺着声音源望去。

    大概距离他两百多米远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大鱼群,陆海还是第一次见到鱼群发出这么大的动静。

    陆海试着将渔船开了过去,靠近鱼群时,陆海整个人完全傻了。

    金色传说。

    大黄鱼群,陆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黑压压的一片,这些鱼偶尔翻身时,闪烁起了金色的光芒。

    陆海不知道眼前这个鱼群到底有多少条,兴许是一两万尾,也有可能超过了十万尾。

    这些黄瓜鱼聚集在此,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仿佛在进行什么神圣的仪式一般。

    而眼前的这一幕,让陆海想起了自己外公说的一些陈年往事,外公是岛上的老渔民,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进入了国有的渔业公司。

    外公那时候说,黄瓜鱼估计是海里最吵的鱼,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就跟“打雷”一样。

    小时候的陆海将信将疑,毕竟他懂事时,黄瓜鱼就已经很贵了,且野生的都是要靠抢的。

    今天终于有幸见到外公嘴里所说的大场面,外公记忆比较深刻的是,他们船队有一天,听到了很响的“雷声”。

    然后遇上了黄瓜鱼群,那一天他们刷新了最高的捕鱼记录,一天之内捕获了40多吨的黄瓜鱼。

    那时候,陆海觉得外公在吹牛,四十多吨什么概念,就算一条两斤吧,那也要四万条黄瓜鱼啊。

    可现在看着眼前这黑压压的鱼群,陆海不禁有点密集恐惧症,外公有可能真的没有吹牛,上个世纪60年代,说不定还真有这么多鱼。

    此时此刻的陆海。

    真的有点悔恨,为什么没带刺网过来啊,不然这么一网下去,至少能抓它个上千条吧,现在只能望鱼兴叹了。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