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64章 你说完了?

    武统领求仁得仁……

    气发而亡……

    陆泽轻描淡写的话听在旁人耳中倒不觉得如何,但落在卓明等人耳中,却仿若惊雷。

    “武统领死了?”

    “这怎么可能!”

    几声轻咦在卓明身侧响起。

    “不要听他一派胡言,武统领身为8星荒原武者,可手撕同境巨兽,整个尚南市能杀武统领的人还没出生!又怎么轮得到面前这个小子放肆。”

    卓明声音冷厉。

    身旁几人对视一眼,暗自点头,不再理会陆泽。

    “荒原战阵!”

    一声令下,其余五人散开。

    卓明一步踏出,眼神三层血环层叠,带着骇人的光泽冷漠看向陆泽。

    邵承中校与黄杰中校此刻也终于得到喘息,眼神凝重的看着列成一排的荒原武者。

    敌方攻势一缓,整个第九中队也终于得到喘息。然而等到他们注意到身边时,所有参战士兵无不为之心惊。

    阵型被整整逼退了五十米!

    数据链中显示失去生命体征的战友有21人……

    倒下的构装机师,更是没有半点回应,仿佛被巨兽獠牙洞穿的构装机甲腹部,鲜血汩汩流出。

    四周焦土,带着颓败之意。

    所有的一切,都是眼前那6名穿着简陋护具的苍白肤色战士所致。

    但无论如何,他们的长官还站在面前,那么他们就没有丁点理由后退。

    狙击手、基因战士、构装机师……

    所有人都在静静的喘息。

    刀锋、qiāng口尽数指向前方。

    这是一支百战劲旅。

    ……

    “请刀。”

    卓明再令一声,身侧五人同时反手探向身后。

    锈迹斑斑的战刃抽出,白骨环绕的刀柄,坑坑洼洼却透着一抹酷寒的刀锋。

    六人同时擎刀,向前一步。

    脚下一声低沉,宛若象踏。

    邵承、黄杰两名中校眼中出现片刻的恍惚。

    从始至终,他们两人面对的也仅仅是两名荒原武者,而且从始至终对方六人都未拔刀。

    “我不知道你是谁。”

    “可能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长度近15米的战刀竖于眼前,卓明左手轻抚刀背,轻轻向上一拉。

    嗡~

    刀身轻颤,簌簌灰尘漾出,周身雾气应声震开。

    “但你可能忘了,这里是迷雾肆虐的荒原。”

    “而我们的名字,是荒原武者。”

    这一刻,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卓明六人周身五米之内的雾气似乎活过来一般,扭曲、翻滚,然后化作丝丝流云蜿蜒攀附至六人全身。

    卓明瞳孔之中,第三道血环缓缓向外扩散,最深处泛起另一个红点,似滴在水中的红墨水,让人毫不怀疑下一秒便会轻轻扩开成环。

    竹笋拔节的声音在迷雾中轻轻响起。

    在第九中队上百双震撼的视线中,这六人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高,条条肌肉浮现,蠕动融合进一步膨胀。

    眨眼间,六人的身高就突破了两米,身围比先前增长了两倍不止。

    这一刻,是真真切切的六名巨人,皮肤苍白的如同白骨一般,甚至硬化出不属于人体的凸状麟甲。

    “于你们如毒药迷雾,对我们却是无穷无尽的动力源泉。”

    “这是生命本质的差别。”

    六人齐步迈进,身后雾气沸腾翻滚,如乌云压城,声势惊人。

    “这是什么怪物?”

    “我们的数据库里……根本没有提到这些……”

    邵承和黄杰下意识对视,眼中尽是骇然。

    陆泽目光平静的看着六道人影再踏一步,如同一道城墙横在河畔,横在他的眼前。

    “仅此而已么?”

    陆泽轻声开口,轻飘飘一句却如石破天惊。

    什么?

    什么叫仅此而已?

    身前,卓明六人原本失去人性的瞳孔中,泛起一瞬间的疑惑。

    身后,邵承、黄杰两名中校茫然抬首。

    陆泽战将,你在说什么……

    无需回答,陆泽已经用行动给予了所有人一个震撼到极致的回答。

    侧竖眼前的手指轻轻绷直,随着指尖正对天空的一刹那……

    这片空间里的所有声音似乎都被吞噬一般,而后所有人看到了那四面八方……无穷无尽迷雾汇入陆泽周身的壮丽一幕……

    如巨鲸吸水,迷雾汇成汪洋大江,滔滔不绝。

    陆泽衣袖、裤脚在源源不断的迷雾冲刷下猎猎作响。

    无形的识海中,微弱似牛毫的的红炎,这一刻似乎得到充沛燃料的滋润,红芒一个轻轻抖动,昂扬怒放。

    卓明六人的视线出现片刻的恍惚,这一刻他们仿佛在陆泽瞳孔之中看到一只巨大的凤凰虚影。

    灿烂如星辰,夺目似骄阳。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也会。”

    陆泽目光直视前方,竖起于身前的右掌瞬间消失,几乎在同一瞬间出现在耳侧。

    右手轻轻捏住一柄毫无征兆浮现的刀锋。

    刀锋尽头,是双目近乎滴出鲜血的卓明。

    他从始至终都淡漠俯视的眼神中,这一刻终于泛起了似常人一般的惊惧。

    陆泽周身异象出现的刹那,轻而易举击碎了他们所有身为荒原武者的骄傲,为了强压下这种不安,卓明出手了。

    然而这突破人类视觉捕捉极限的一刀,却被陆泽随后一握,给捏的粉碎!

    陆泽缓缓回头,与卓明对视,右手平静一握。

    咔!

    细密裂痕瞬间浮于这足以斩裂钢铁的刀锋之上。

    而后……

    崩得粉碎。

    陆泽一步向前,右手四指并拢一个舒缓的折腕,如鹰啄,向前轻轻一刺。

    身后百千流云蜿蜒蛇行。

    轰——

    好似一辆时速100公里的重卡笔直撞到混凝土墙体壮烈绽放的一幕,恐怖白浪霎时绽放。

    卓明魁梧的身躯仿佛被冲压机狠狠夯击,胸膛瞬间塌陷近半,整个人如炮弹般笔直射出。

    然而同时消失的陆泽身影却比他更快。

    五人之中,原先卓明站立之处,出现一道带着扭曲轮廓的残影。

    层层残影带着无数白浪叠于一体,一只手掌由虚转实,那是一只扬起的掌刀。

    似乎流水加工线上的铡刀机,在卓明在半秒内倒飞至此处时,那只掌刀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轻轻落下。

    轰!

    卓明身躯腰间诡异倒折,呈六十度角被瞬间连头带身砸入泥土。

    陆泽右臂落下,侧首看向才刚刚反应过来的荒原武者,轻声开口

    “黄泉路上自有人陪,诸位走好。”

    这一瞬间。

    无论是邵承、黄杰,还是那些钢铁意志的炎黄军人,都看到了他们此生最震撼的一幕。

    那道人影,宛若神灵。

    ……

    ……

    传奇拍卖行,二楼茶室。

    林之道坐在先前武铎所坐之处,额头冷汗涔涔。

    他恍惚的看着前方银色长案,十一道视线相望,林之道木然的抬了抬眼皮。

    视线尽头破损的落地窗外,山海般的呼喊声不断涌入。

    林之道现在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但是他忍住了。

    他一定不能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但是看看眼前一双双看似友善却带着莫大威压的眼神,林之道脸颊肌肉不住抽动。

    在平日里,别说他,就是他老子林东耀想见这其中一位都难如登天。

    现在,十一位地下黑市的大佬,齐刷刷看向他林之道。

    这还真t是……

    光宗耀祖啊!

    林之道咧嘴僵硬的笑了笑。

    “咳……”

    他咳嗽了一声,这是他认知里成年人开口时的先决条件。

    所以,他决定现学现用。

    身后如木偶站立的林东耀眼皮不受控制的一跳,他快站不住了,眼神死死盯着自家儿子的背影。

    这是自己平常教训儿子时的习惯,现在林之道这个好小子竟然学自己,怎么能让他不浑身难受。

    木槿四人,不动声色的心中同时竖起大拇指。

    这个小弟,是个人物。

    “刚刚的建议你们也听到了……”

    “小林先生,我们听到了。只是这其中细节商榷,还需要你一同参与,这是一笔大生意,自然不能寥寥数语决定,所以我们需要有五分钟的商议时间。”

    林之道刚刚开口,却冷不防第2号位置,一道只有黑色轮廓的身影开口打断。

    那道人影的声音浑厚,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这样,五分钟后正式开启谈判,各位意见如何?”

    “当然没有意见,毕竟这种事情,刘先生还是请示一下司空先生的好。”圆脸胖子笑眯眯的开口,似乎刚刚什么都没见过,依然是和气商人的模样。

    “可以。”那名穿着职业套裙的气质少妇语气平淡。

    一名名参会者纷纷发表意见,无论说什么话,但都表达出同一个意思。

    那就是同意2号位置刘先生的意思。

    于是短短两秒后,十一道人影同时看向林之道。

    “五分钟后,谈判正式开始。”

    说完之后,不容林之道开口,光影依次熄灭。

    此刻,在尚南城里的不同区域,或者是庄园,或者是摩天大厦,或者是地下密室,都发出了代表一个意思的冷笑。

    “黄口小儿,竟然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

    “在商言商,地下黑市两成利,就这样让出,想来就是我们愿意,那些和地下黑市有着千丝万缕大人物们也不愿意。”

    “武铎没意见……呵……这口气还真是让人不能小瞧呢。”

    ……

    “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

    “来人,去把刚刚地下拳市的战斗录像调出来。”

    ……

    蔚蓝区,上阳庄园,近百武者把守,占地超过3000平米,寻常人连接近都不能,仅仅能从远处眺望这座奢贵至极的建筑。

    然而,没有人能想到,地下黑市三巨头之首十方盟的司空家,就是这座上阳庄园的主人!

    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向着书房走去,轻轻叩门,颇有威严的国字脸上满是恭敬。

    “进。”一道声音响起。

    西装男人推门而入。

    “老爷,暂时休会,有些事情我无法拿定主意,必须要和您汇报。”

    “不急,你先看我这字如何?”

    硕大的实木长案旁,一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正专注的提笔书写,头也不抬的说道。

    在中年男人身侧,站着一名面容俊秀的青年,虽然眼中闪过不耐,但身躯却老老实实的站定,不敢动弹分毫。

    这名青年赫然是先前出现在交易行的司空岭!

    “好。”刘奎温声答道,走上前定睛观看。

    司空岭看到刘奎走来后,倒是颇为尊敬的点头示意“刘先生。”

    刘奎友善的回应了一个笑容,目光在那狂草字迹上扫过,十秒过后方赞叹开口

    “连绵大草,笔走龙蛇,恣肆酣畅,神完气足。”

    “老爷这幅字写的大气磅礴,让刘奎心旷神怡。”

    声音带着由衷的敬佩,刘奎的语气似乎很难出现什么波动,但在他口中说出时,却让人无比信服。

    “哈哈哈,你个刘奎,这马屁拍的是越来越飘渺无痕了。”

    中年男人大笑着将毛笔掷入旁边笔筒,这才抬头。

    目光炯炯,黑密的头发让他显得最多四十岁年纪,但谁又能知道这名中年男人赫然是司空家的当代家主——司空博远!

    “说吧,什么情况。”

    司空博远转身落座,刘奎自然上前为其斟茶。

    听到家主询问,刘奎声音不徐不疾将刚刚所见之事一五一十汇报。

    “嗯,倒是和了解的所差无几。”

    听完刘奎汇报,司空博远笑着自语一声。

    “只是,让黑水街林家吃下这两成份额,恐怕其他人无法心服吧。”

    刘奎点头说道“所以刚刚我只是随口一提,其余十家便同时附议。”

    “呵呵,年轻人难免会把事情想得简单。”司空博远摇头笑道,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刚刚泡开的极品碎银普洱。

    当听到这句话时,司空岭脸上浮起戾气,他仿佛得到了某种认同一般,嘴角咧起,抬头看向司空博远。

    “这人不过一名八星战将,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开口就要两成份额,他以为他是谁!就是给他他承受得起么!”

    “不过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根本不知道这些份额所代表的意义。”

    “父亲,这件事你交给我,林之道那个废物二世祖我以前便偶有耳闻。等稍后谈判,我随意挑起个由头,和另外几家将他逐出便是了。”

    “一个人再厉害,能在整个尚南翻天不成?”

    “更何况,他能有多厉害!”

    司空岭脸上带着畅快的笑意,这话说得他心中痛快无比。

    刘奎低头不言。

    司空博远喝着茶,等司空岭说完之后,轻轻抬头。

    “你说完了?”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