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临山建筑格局

    就比如当年她和张七叶去齐云郡的时候,她是一人单独去梁亭探望秦庭雪的。

    那时候正逢梁亭出了一件采花大案。

    这件事当然吸引到了孙可人,她最恨的就是这种采花之人了。

    不过,在闲暇追查这个采花贼的时候,孙可人撞破了一件事。

    那件事怎么说呢,就是梁亭有一户韦家,可以说是梁亭的大地主。

    这韦家老爷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用各种手段逼人卖地卖人,然后他在玩弄了这些卖到他手中的黄花大闺女后,就通过自己的渠道卖到长信郡中的各个青楼中去。

    这种事在这种古代的地主圈子中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韦家做这件事可以说很隐秘,而且也给韦家带来了很大的财富。

    就算有些事情瞒不住,但是韦家也能靠钱和关系摆平。

    但是这次,韦家却是碰见了孙可人。

    按照孙可人在天安堂那段时间的经历,可以说她最恨的就是采花贼和韦家这样的人。

    结果,可想而知,对于孙可人来说,她不需要像官府一样,要收集证据,要在乎韦家的背景之类的。

    所以,在得知韦家的做法之后,孙可人的选择很简单,就是一个字,杀。

    杀光了韦家的人,这是孙可人的选择。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和张七叶碰面后,张七叶会觉得孙可人的杀气特别重。

    这也是为什么,在龙门的时候,有长信郡的武林中人见到孙可人后,惊呼的不是孙可人的名字,而是‘血剑’。

    所以,在听到梁久说寻仇的目标是孙可人的时候,顾祯就一点儿都不意外了,甚至一点儿都不担心。

    因为顾祯知道孙可人不会乱杀人。

    所以,顾祯只是淡淡地道:“还有脸来我临山派寻仇,不知好歹。”

    梁久道:“掌门说的是。”

    进了临山派后,顾祯看了看跟着后面的琵琶仙,然后对着梁久道:“吩咐一个弟子,带这位去厢房住下吧。”

    琵琶仙嘿嘿笑道:“老头子对这里观感不错,弄不好会多住些日子,顾掌门还要多担待啊。”

    顾祯道:“吩咐厨房那边,这老头的饭菜不包。”

    说完之后,顾祯便直接穿过前院的大型演武场往听雨楼而去。

    这时候,梁久就不需要跟着了。

    顾祯走后,梁久便对琵琶仙道:“这位老前辈,请跟我来。”

    琵琶仙一边跟着梁久往临山派的西边走去,一边道:“小伙子,刚才你家掌门说笑的,你可不能当真啊。”

    梁久笑道:“老前辈放心,掌门如何说的,久身为弟子,自然是遵照来做。”

    琵琶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吹胡子瞪眼道:“果然整个临山派都和顾祯一个样。”

    梁久还是笑道:“多谢老前辈夸奖。”

    梁久在临山派待的时间算久了,自然对顾祯有些了解,刚刚听自家掌门这么说,再加上琵琶仙是跟着自家掌门回来的。

    梁久便知道,自家掌门很欢迎这位琵琶仙。

    而且,通过自家掌门和琵琶仙从刚到的时候到方才之间的对话,梁久就知道了这位琵琶仙的性格了。

    因此,梁久才会这么和琵琶仙说话。

    这就是因人而异。

    从大门处进来后,琵琶仙便跟着梁久沿着一条路往西走,没走几步,琵琶仙就看见个小院子。

    琵琶仙还往里看了眼,发现这小院子就像一个打铁铺一样。

    琵琶仙暗道:这顾祯倒是很有远见,这么早就在自己门派里弄了间打铁铺。

    不过琵琶仙还是向梁久问到:“小伙子,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梁久没回头,直接回答道:“这里叫做闻铁院,我们临山派的兵器基本是由闻铁院的钟先生打造的。”

    琵琶仙故作恍然大悟道:“不错不错,不过门派里面有间打铁铺,你们不觉得吵吗?”

    梁久笑了笑,道:“掌门说了,虽然吵,但是这是必须的。”

    顿了顿,梁久又道:“再说了,弟子们所住的地方在另一头,那边听不到的,而这里,是老前辈你住的厢房,所以,希望老前辈不要嫌吵。”

    说完之后,梁久便带着琵琶仙来到了一处月门外。

    而琵琶仙在听完梁久的话后,有些崩溃……

    ……

    甘霖良……

    上梁不正下梁歪。

    梁久则是继续道:“老前辈,请。”

    琵琶仙此时倒是看向脚下这条路的正前方,那里也是一处月门,一眼看去,琵琶仙也只能看到曲折的小路,至于其他却是看不见了。

    于是,琵琶仙问到:“小伙子,那里面是什么?”

    梁久道:“前面是咱们临山派的园林,多是些幽静之地。”

    琵琶仙点头道:“却是幽静。”

    说完之后,琵琶仙便跟着梁久进了旁边的月门。

    一进月门,琵琶仙就感觉豁然开朗,排列有致的小院落分列石板路两旁,细细数去,应该有六间小院落,左右各三间。

    按照琵琶仙的经验,这些小庭院应该是临山派招待一些有身份的人用的。

    不过,琵琶仙还是向梁久问到:“这院子有几间?”

    梁久道:“共有十二间,这里只有六间,往前走到岔路后,左边还有一排。”

    琵琶仙没有想到,顾祯竟然这么奢侈,这样的小院子竟然弄了十二间。

    要知道,每一间这样的小院子都有一间带小花厅的主房和以间侧房,在加上一个小花园。

    在琵琶仙的记忆中,平山剑派这样的门派也只造了十间类似的小院子而已。

    琵琶仙又好奇的道:“你们临山派的厢房都是这样的小院子?”

    梁久道:“哪能呢,老前辈,这条路的左边便是一排厢房。”

    这时候,琵琶仙已经跟着梁久走过了一间小院子,来到了一处岔路处,左边就是梁久说的正常的厢房,就是那种单间。

    而右边又是一个月门,琵琶仙看去,能看到一个大型的演武场,通过视线中的舞剑雕像,琵琶仙能够断定,那里就是刚进大门前方的那片演武场。

    又走过了一间小院子,琵琶仙又来到了一处岔路口,左边和之前走过的地方很像,应该就是之前梁久说的另外六间小院所在。

    而右边又是一座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