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42章 总管,没想到您有这种癖好

    虞岩满嘴跑火车。

    好吧,石龙不知道什么叫火车,他只知道眼前这位仙师说好听点是游戏红尘,说不好听是以坑人为乐,极端不靠谱。

    因此他懒得再计较不死七幻是怎么来的,反正真有问题,自己也跑不了,既然对方给了,自己就踏踏实实地练下去,等到成为另一个邪王,看谁还敢阻止他当宅男!

    为了继续当功夫宅,他拼了!

    谁知,正当他准备不管不顾,将一切豁出去时,虞岩突然漫不经心道:“对了,石之轩最近可能会来找你。”

    石龙:“!!!”

    大名鼎鼎的邪王,跑过来找他这个小人物,应该不会是想和他认亲吧?

    ……

    扬州城。

    宇文化及肝了一夜,终于将特制版《长生诀》看完,看完后他有些怀疑人生。

    自己zào fǎn并杀死杨广一事,他已经早有计划,所以并不吃惊,甚至感到说不出畅快,就像便秘了很多年,突然畅通无阻一样,浑身自在,连骨头都松了几分。

    但是zào fǎn成功后还是没拿回天下……

    凭什么!

    明明宇文阀实力强大,并且早有准备,为什么最后坐上那个位置的,还不是他?

    如果说李阀赢得天下虽然让他不服气,但还能勉强接受,那扬州城两个小乞丐都比他混得好,差点与李唐平分天下,就让他觉得自己受到羞辱。

    堂堂宇文阀竟然还不如乞丐,这怎么可能?

    单从这一点,他就可以认定,书里的内容都是假的,是某个人或某些人故意编出来侮辱他的!

    但是,在故事开头,他尚未抵达扬州时,对心腹手下张士和说的那些话,他在现实中同样说过。

    因为有些话包含对杨广的非议,甚至嘲讽,所以他和张士和说话特意选在无第三者之处。

    这些话,只有他和张士和知道。

    也就是说……

    “张士和,你为何要背叛我?”宇文化及看着张士和,露出一副想吃人的模样。

    张士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总管何出此言?”

    宇文化及怒极,直接将《长生诀》抛出:“你还想抵赖!看看这是什么?”

    “长生诀?难道这就是总管您说的,记录有您风流韵事的故事书?您把这种书给属下看,会不会不合适?我不是嫌弃,只是为了维护总管的威名,还是建议总管将此书查禁!”

    “看!我让你看!”

    “好。”

    张士和答应一声,翻开书页看了起来,未几,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宇文化及:“总管,没想到您还有这种癖好?”

    宇文化及一愣:“什么癖好?”

    张士和:“将自己写入故事书啊!您别告诉我,这本书不是您写的?您看看,这里,‘圣上醉心道家炼丹的长生不死之术,实在教人可哂’。

    我记得您说这话时,只有我在场,书里有这段话,肯定是您或您找人写的。

    总管,不是我说您,这种话您和我说也就罢了,泄露出去甚至记录在册,这可是铁证,将有大祸啊!”

    宇文化及:“这些话不是你泄露出去的?”

    张士和疯狂摇头:“不是,绝对不是!我疯了,才会把这些话泄露出去!”

    “不是你还会是谁?”

    “真的不是我啊,总管!”

    张士和快哭了,别说他没有做这种事,就算做了,也绝对不能承认,承认就是死,不承认……可能也是死。

    谁让当时只有他和宇文化及在一起!

    宇文化及看着张士和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的样子,心里有些动摇,对方能成为他的心腹,肯定得到了他的信任,不大可能背叛自己,而且就算背叛,也不大可能干出这种事。

    这简直是明晃晃地告诉他,张士和有问题。

    如果张士和没问题,那这又是怎么回事,书里面他说的话,怎么跟现实中一模一样?

    难道,这是“广成子”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想到这里,他看着张士和的眼神柔和了一些,不过并没有完全信任对方,只是告诫道:“此书是石龙予我,内容或有神异,你且随我左右,等我抓到石龙,定当查个明白。”

    “好!”

    事到如今,张士和也只有跟在他身后,寄希望于抓到石龙,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想是这么想,石龙却并不好抓。

    昨天石龙破窗而出,有擅追踪的甲士紧随其后,结果在一个死巷子将人追丢,仿佛人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在宇文化及沉迷于故事书时,他已经代为联系扬州总管尉迟胜,将城门四闭,大索全城,但直到目前,没有任何收获。

    为今之计,他们只有等,等石龙被发现。

    不过,在等待之余,宇文化及准备去做一件能令自己念头通达之事。

    他将扬州城守备找来:“陈守备,请问扬州城东是否有一个已经被废弃的庄园?”

    陈守备心思电转,暗道宇文大人突然问废弃庄园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暗示他赠送一套庄园,又不好意思明说?

    也对,自从京杭大运河开通,扬州城日益繁荣,有成为南方中心之势,宇文阀势力强大,却集中于北方,想要以扬州为桥头堡进军南方应属正常。

    从他自己来说,用一套庄园讨好宇文化及,成为宇文阀在扬州城乃至南方的代理人,无疑是一桩极为划算的事。

    于是,他连忙说道:“卑职在城西有一套庄园,虽然简陋,但亦有几分雅致,愿献予宇文大人作落脚之处。”

    宇文化及脸色黑成锅底:“我问城东,你扯城西做甚!”

    “是!是!”

    陈守备一听,顿时双腿发软,跪在地上,“卑职在城东也有一套庄园,只是过于简陋,才……才……”

    宇文化及大怒:“我管你有几套庄园!我问你,城东是否有套废弃的庄园,里面有两个小乞儿住在那?”

    陈守备一片茫然。

    宇文化及要问他城里有什么豪华庄园,他知道得一清二楚,哪怕是别家的亦如此,但废弃庄园……他关心废弃庄园做甚!

    不过,既然宇文化及提了,他肯定要满足,就算不知道也要找到知道的人,于是他赶紧说:“宇文大人,请稍后,我这就去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