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39章 认个兄长护犊子

    很快,林月阳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在那筑基期修士一脸疑惑中,他恬不知耻的跑到人家身后,哭丧着脸,委屈的对他求助道:“这位师叔,”

    “停!”结果,林月阳刚开口,就被那筑基期修士制止了,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然后,那人又看向林月阳带着怀疑的目光问道:“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这位师叔,你好,我叫林月阳,不知道师叔如何称呼?”林月阳没有先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笑着问道。

    实际上,他看得出此人面善,不像是为恶之人,这才向其求助的。否则,求助不成,再被人家一顿痛打,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龙玄”龙玄下意识的回道。

    “龙玄,好名字,弟子林月阳见过龙玄师叔。”林月阳弯腰行礼,很是乖巧的拜见道。

    “别跟我套近乎,你还没回答我,我们是否认识呢?”龙玄则伸手制止林月阳道。

    “这还用我回答吗?龙师叔,我们已经说了这么多话了,我知道你名字,你也知道我名字,不应该算是认识了吗?”林月阳笑着回道。

    “我擦,感情你就是这么跟人结交的?”龙玄忍不住暗骂一声,反问道。

    “难道这样不好吗?干嘛要搞的那么复杂呢?你说是不?龙师叔。”林月阳又问道。

    “对对对,就应该这样。我年龄也不大,既然已经认识了,以后就别称呼我龙师叔了,会让人误会我多老似的。”龙玄也是那种比较开朗的人,并不拘泥于死板的形式。

    “看上去像是二三十岁的样子,实际上,估计都七老八十了呢!还说年龄不大?”林月阳暗中腹诽了几句,不过却不敢明着讲出来,当心引起对方的不满。

    然后,他又笑着对龙玄问道:“不称呼你龙师叔,难道让我直接喊你名字吗?”

    “怎么可能?我看你年龄应该也没我大,以后喊我龙兄便是。我想,认我这个筑基中期的兄长,对你来说应该也不吃亏吧?”说着,龙玄还有几分小得意,完全不在乎往自己身上揽事。

    “不吃亏?话说,你现在多大了?”开口就要当自己老大,林月阳自然不会那么轻松同意了,于是他又问道。

    “这个嘛!其实,为兄今年才刚过三十。”龙玄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刚过三十?你确定你只是刚过三十吗?”林月阳才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又接着反问道。

    暗中,他已经施展观灵术,发现这家伙竟然也是个双灵根,而且还是上品,同时也拥有让人羡慕的灵体,这让林月阳有些不淡定了。

    “不是说双灵根很稀有吗?修仙界基本都是些三灵根和四灵根,为什么在我身边有这么多的双灵根?而且还遇到这么多拥有灵体的人?”林月阳暗中自问道。

    除了他和穆雨涵是双灵根外,林月阳知道的双灵根还有吕强、陈雨琪、火炎燚、刘兴、辛月、刘欣儿,以及今天发现的程钰颖和已经追上来的刘成林,另外,还有身前这个龙玄。

    如果再加上紫色的蛋,林月阳接触到的双灵根,包括他自己,已经有十二人了,其中,他和穆雨涵,还有陈雨琪、辛月,以及眼前这个龙玄,天玄界中紫色的蛋,都是拥有灵体的存在。

    这让林月阳突然觉得双灵根不再那么稀有了,好像变得很大众似的。实际上,双灵根的稀有,那是针对整个修仙界来说的。把林月阳所接触到的所有人都算在一起的话,这十二个人在其中就显得凤毛麟角了些。

    “那个,其实,也没多大了,也就四十多点了。”见无法让林月阳信服,龙玄又回道。

    “四十多点?我可以相信你吗?”林月阳又问道。

    “好了,五十三岁,可以了吧?”看林月阳确实不好糊弄,龙玄只好实话相告了。

    “小弟林月阳见过龙兄。”感觉对方这次所说不像是假的,林月阳才诚恳的拜道。

    不过,他心中却有个疑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那么忌讳,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又不是女的,竟然还有这个顾忌。再说了,修仙界也没有见谁如此在乎自己年龄的。因而,林月阳只能用“奇葩”二字来形容龙玄了。

    “好了,以后我就是你兄长了,有我罩着,没人敢欺负你。”终于得到林月阳的认可了,龙玄兴奋的拍了拍林月阳的肩膀说道。

    “这么快就认了兄长了?还是筑基中期的,不过,即便如此,也避免不了你被我抓回去的命运。”这时,刘成林御剑在空,笑着说道。

    实际上,他早已经追了过来。只是见两人人还在扯皮,刘成林不想多生事端,跟龙玄再交上手,因此,他也没有主动的打搅他们。

    而林月阳和龙玄见刘成林没有主动干扰他们的交谈,自然也乐得不与他发生冲突。直到现在,两人三言两语间变成了朋友,刘成林才明白,与龙玄交手已经无法避免了,于是,他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兄弟,这小子是谁啊?你是拐了他女儿,还是抢了他道侣?他为什么要追杀你?”本来跟林月阳在交谈中,竟然被人从旁打断,龙玄有些不乐的问道。

    “感情这龙兄也是个好事的主啊!也不知道我认他这个兄长,是对还是错了。”林月阳突然觉得,自己认龙玄做兄长,好像是个错误。

    不过,他依然装作委屈的解释道:“龙兄,这位师叔与我本是同门,却不顾同门之谊,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非要找兄弟我的麻烦。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八层弟子,怎么敢得罪他这么一个筑基期师叔呢?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对我。”

    林月阳没有指出刘成林的具体身份,也没有说他是受到宗主的指示,毕竟,这都是宗门内部的事情,他不想让龙玄知道这些。

    “喂!你为什么要对我兄弟如此不依不挠的?难道是觉得我兄弟没人罩着,好欺负吗?”龙玄听了林月阳糊里糊涂的解释后,信以为真的对刘成林询问道。

    “你是谁?我们星月宗的事情,难道你也要插手吗?”刘成林则反问道。

    “哼!记住我的名字,老子名叫龙玄,是林月阳的兄长,从今天起,林月阳有我罩着,若有什么事,冲老子来便是,敢为难我兄弟,老子跟你不客气。”龙玄冷哼一声说道。

    “没想到这龙兄看上去有些愣头愣脑的,竟然还是个护犊子的主。看来,我没白喊他龙兄,这个兄弟也没有白认啊!”见龙玄为自己说话,林月阳感觉心里一暖,暗暗自语道。

    “龙玄?没听说过,四大宗门中没有你这号人,你是什么人?到我们这里来,又有何目的?”接着,刘成林警惕的问道。

    “我就山野一散修,你这种星月宗的高人,自然是没听说过了。还有,好像我到哪里去,要去做什么,也不用跟你们星月宗通报吧?”龙玄笑呵呵的回道。

    “自然不用,不过,在我们星月宗的地盘上,你最好放老实点,否则,后果怎么样,我可不好说。”刘成林警告道。

    “哈哈哈哈!我做什么是我的事,想以势压我?才不吃你们这一套。”龙玄大笑道。

    “林月阳,识相的话跟我回去,他护不住你。”随后,刘成林也不再搭理龙玄,而是对林月阳说道。

    “刘师叔,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又没有宗门明面上的召唤,我干嘛要跟你回去?”林月阳则反驳道。

    “你当真要与此人沆瀣一气?”见林月阳不为所动,刘成林愤怒的询问道。

    “什么叫沆瀣一气?你把话说清楚点。”龙玄则不答应了,与刘成林针锋相对道。

    “刘师叔,龙兄说的对,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宗门还要限制我们交友不成?宗门哪条规矩中规定我们不能与宗外之人结交了?我怎么不知道?”林月阳也反问道。

    “林月阳,休要逞口舌之利。既然你执意要跟外人沆瀣一气,不跟我回去,那我倒要看看,你所认的这个大哥,究竟有几分实力,接招吧!”早晚避免不了一场对战,刘成林也懒得多跟林月阳费口舌了。

    “龙兄,刘师叔要试试你的实力,可不要给兄弟我丢脸哦!别打太惨就行。”见刘成林耐性被消磨干净了,林月阳装作怕死的模样,急忙躲到龙玄身后,笑嘻嘻的对他说道。

    “刚刚晋升筑基后期而已,也敢在我面前逞能?兄弟,你先到一边看着去,看为兄我如何戏耍你眼中所谓的强敌。”龙玄笑着回道,仿佛没把刘成林当成对手一般。

    “我说龙兄,可不要大意了,兄弟我的身家性命就全交给你了。”临离开前,林月阳还不忘“好心”的提醒一下,这个自己刚刚认的看似有些不靠谱的兄长。

    “放心看着去吧!为兄替你帮他松松筋骨。”龙玄并没有在意林月阳所说饱含歧义的这句话,摆出一副很是轻松地表情来。

    “哼!大言不惭,看我打的你跪地求饶。”说罢,刘成林祭出飞剑,手指一点,飞剑摆出一个鄙视的动作,随后又飞速的袭杀向龙玄要害而去。

    他实在是受不了眼前这二人了,尤其是龙玄,仅仅筑基中期修为,摆出一副绝世高手的模样,完全不把他当回事。身为星月宗宗主亲传大弟子,刘成林怎会受得了他这般目光?

    “嘿嘿!看我破了你这花架子。刀风临世。”龙玄依旧一副轻松的表情。

    只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祭出的一柄长刀,双手紧握刀柄,猛地对着刘成林一刀砍杀而去。随后,一道十几米长的刀气,充满浑厚无比的力量,发出一阵刺眼光芒,劈开了眼前的空气,与刘成林的飞剑撞击在一起。

    “轰”的一声滔天巨响,以撞击点为中心,刀剑相撞产生的冲击音波,引起周围的灵力跟着发出阵阵颤动。随后,只见一圈圈耀眼光芒,如同狂风般飞卷着向四周袭杀而去。

    周围草木山石,在这反弹之力的作用下,纷纷化为碎片,继续朝远方飞去。见势不妙的林月阳,连忙运转天星御,又将灵气外放,形成灵气护罩,把自己守护起来。

    他刚做完这一系列准备,下一刻,反弹冲击波直接袭杀而来,无视他的灵气护罩,将其撕的粉碎,又直接冲到他的身体上。

    林月阳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压得自己有些喘不过去来,使他忍不住向后倒退了数步,这才卸去了攻击在自己身上的力道。

    “这就是筑基期的实力?两人全力一击的反弹之力就让我有些受不了。”想到这里,林月阳心中充满震撼。

    显然,之前他对筑基期估计的有些不足,刘成林对他出手的时候,一定没有用尽全力。如果刘成林施展全力的话,林月阳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喂!我们到远处交手,这里施展不开,还容易误伤我兄弟。”龙玄看了一眼林月阳,发现他没事,心中稍安,然后又对刘成林建议道。

    “正有此意。”刘成林接到的命令是带活着的林月阳回去,他也不想误伤到林月阳。所以,刚才在跟林月阳交手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施展全力。现在,龙玄提出远离林月阳交手,他自然也乐得听从了。

    本打算再后退一段距离的林月阳,看到刘成林和龙玄御剑飞出一段距离后,又继续刀光剑影的互相招呼着。索性,他也不再后退了,直接放出神识观察着双方对战的一举一动。

    观看筑基期修士之间的交手,对还是炼气期修为的林月阳来说,有着很大的帮助。他可以从中学习和了解到一些有关筑基期修士才拥有的手段,这对他突破到筑基,以及筑基期以后的修炼,都是有很大好处的。

    青云镇,镇东百里外的小山上,穆雨涵已经来了两个时辰了。这期间,程钰颖嘘寒问暖般的,总是说些不冷不热的话题,把穆雨涵牢牢的留在这里,使她短时间内不得离开。

    “程师姐,我离开的时间也不短了,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再晚的话,大家都要等着急了呢!”终于,穆雨涵开口对程钰颖说道。

    “穆师妹这是初次进行宗门试炼,在外边不比在宗门,处处充满危险,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程钰颖关心的对穆雨涵说道。

    “我知道了,多谢程师姐关心。”穆雨涵回道,心想,这下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穆师妹,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师尊说的?我马上就要回宗门了,可以代你传话。”程钰颖又问道。

    “没有了,我在外一切都好,请程师姐转告父亲和师尊,要他们不要太担心我,我已经长大了,懂得该如何面对。”穆雨涵回道。

    “嗯!我一定替你转达道。对了,穆师妹……”接下来,程钰颖仿佛有问不完的话题,硬生生的又把穆雨涵留在这里了半个时辰。

    到最后,程钰颖竟然问到自己都没有什么可问的地步了。没有办法继续留着穆雨涵,只好任她告别离去了。

    “刘师兄,我尽力了,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样了。”穆雨涵离开后,程钰颖看着西方,默默地自语道。

    随后,因为担心刘成林,程钰颖祭出飞剑,饶了一个方向,避开穆雨涵的感知范围,朝城西刘成林所在的位置飞去。

    这边,林月阳找了一个最高的地方,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靠椅,又取出一盘灵果。很是享受的躺在靠椅上,吃着可口的灵果,欣赏着刘成林和龙玄之间的交手。

    “大浪淘沙”只见刘成林大喝一声,在其身前形成漫天金色光芒,随后忽的一下全都朝龙玄的方向冲击而去。

    刘成林无法相信,凭借自己筑基后期的修为,对战一个才筑基中期修士,竟然占不到一点便宜,隐隐还有被对方掌控局势的危险。

    “风卷残影”对应的,龙玄不冷不热的挥出一刀,一道龙卷风飞速旋转着,带着那些金色光芒,又返还回刘成林这边来了。

    刘成林大惊,连忙闪身避开龙卷风的袭杀,这才侃侃躲过了反弹向自己的攻击。一想到他差点被自己的手段伤到,刘成林内心就很不是滋味。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