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九章:大骗仙,小瘸子

    张小雷第一次知道,原来拜天地的时候,会让人忍不住想笑。

    尤其是夫妻对拜时。

    虽然瞧不见邵小玲的脸,可他能察觉到邵小玲在发抖,应该是憋着笑。

    宴请宾客时,许多人来敬酒。

    张小雷表面上在喝,但趁着夜色,将酒水都倒进了衣服里。

    他不喜欢与这些人喝酒。

    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

    只听说是亲戚,可他迷迷糊糊的,也听不清究竟是哪儿的亲戚。

    赵河倒是喝多了。

    他抓着张小雷,叨叨絮絮很久,说着自己伟大的理想。

    他说去了一趟洛阳,被沿途的风景所吸引。

    他也想试试去游山玩水。

    一人、一笔、走遍天涯。

    张小雷听过后,就很诚恳地与他讲:“可你连卵蛋都没有呀,你敢一个人在野外睡觉么?”

    赵河当时先是一愣,随后苦涩地笑笑,觉得张小雷说得有道理。

    他不再谈理想,失魂落魄地走了,还没走到门口就坐在地上哭,被邵家人赶了出去。

    等客人们吃饱喝足走了,张小雷坐在桌旁,看着满桌的狼藉。

    他知道邵小玲在等自己。

    但他就是想再等等。

    月色高挂。

    “小瘸子。”

    一道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他回过头,却见墙角站着李风舞。

    李风舞靠在墙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瞧你这样,似乎没喝够。”

    张小雷心里猛地一惊。

    他站起身,朝着李风舞走去。

    “海量,我海量。”

    他这样自夸。

    李风舞微微一笑,他拿出一个小酒坛:“那再喝点?”

    张小雷想,他今天可以喝点黄酒。

    李风舞却开口道:“我带了水酒。”

    “唔……谢谢。”

    “那么……走吧?”

    “好。”

    俩人来到后院。

    李风舞坐在石椅上,宛如变戏法一般,变出两个杯子来。

    他先给自己倒上一杯,又给张小雷倒上一杯。

    张小雷看着杯中酒,他沉默一会儿,开口道:“三年了。”

    “嗯?”

    “你我相识,三年了。”

    “还差些天。”

    “差不多了。”

    “走一个。”

    俩人碰杯,张小雷这次没耍花招,他一饮而尽。

    “过得怎样?”

    “还行,隐姓埋名。”

    “不去找你那一柳燕了?”

    “她被百里夫遗弃了。”

    “哦?”

    “百里夫中了举人,便把她抛弃了。她气不过,撕破脸皮跑去告状,于是百里夫被指责不仁不义,摘了他举人的名头,又打了二十大板。”

    “走一个!”

    俩人又碰杯。

    张小雷轻声道:“孙虎呢?他中了么?”

    “不晓得,应该是没中。若是中了,他会去找一柳燕。”

    “痴"qing ren"。”

    “不提他。”

    李风舞放下酒杯,他轻声道:“三年前你还是个瘸了腿的小偷,现在可好,快活么?”

    “归功于你……”张小雷诚实道,“若没有你,只怕我还跟着连云天到处跑,兴许……某天死在连鹤手上了。”

    李风舞笑道:“感恩我?”

    “嗯。”

    “放出消息,是想请我来?”

    “嗯,有些话想问问你。”

    李风舞道:“想问问我,当初为什么抛下你?”

    “对,想不通,想不透,想不开。”

    张小雷握住了拳头,他真诚道:“我曾经真的以为,自己会一直追随你。你把我救出深渊,也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可是你……”

    李风舞平静道:“我想你好好活着。”

    “我不明白。”

    “记得当初你险些杀了连云天,却被我阻止么?”

    “记得。”

    “在那荒郊野外杀连云天,何等容易……”李风舞诚恳道,“可你说说,那时候你若是杀了他,结果会如何?”

    张小雷陷入了沉思。

    那时,他若是杀了连云天。

    他当时以为连鹤已经死了,连云天再一死……

    这么想着,他忽然觉得不太舒坦。

    李风舞温和道:“你活在黑暗里,又何必往自己的手上再添鲜血,往心里再添黑暗?我当时说过,你若是杀了他,你不再会是完整的人。”

    “所以呢?”

    “所以,这三年你变了,你确确实实拥有了一些东西。我只希望你明白,人不是为复仇而活的,人之所以活着,是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张小雷摇头道:“你还是没说清楚,为什么抛下我。”

    “我说清楚了,只是你没悟。”

    张小雷又寻思了一会儿。

    他叹气道:“在你身边,没有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你还是有脑子的,我很欣慰。”

    李风舞忽然伸出手,放在了张小雷的头上。

    他轻声道:“你我都活在黑暗里,我又如何让你拾起温馨?小雷,我活了这么多年,自己都找不到光明,又怎么敢带着你?”

    “可我不怕,我早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

    “可我想做的,偏偏就是让你脱离那样的生活。”

    “唔……”

    “走江湖,好玩么?”

    “不好玩,想家,想小玲,偶尔会想起你。”

    “人生大多是漂泊,人生最美的却是不漂泊……”李风舞轻声道,“我这一生犹如浮萍,我觉得不好玩。”

    张小雷抬起头,他看着李风舞的眼眸,认真道:“先生若是安稳下来了,我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你。”

    李风舞笑了:“不要与通缉犯扯上关系,这是你我最后一次相聚。”

    “之前都能相聚……”

    “之前你孤家寡人,如今你有家了。”

    张小雷叹了口气,他点头道:“谢谢。”

    李风舞又倒上酒,他温和道:“我特意买了好酒,为你祝贺,走一个。”

    张小雷轻声道:“我不想喝,等那酒坛见底,你就要走了。”

    “那你多看看我,记住我。”

    张小雷看向李风舞。

    他正襟危坐,任由张小雷看着。

    等看了一会儿,李风舞忽然开口道:“世上有比我更英俊的人么?”

    张小雷噗嗤一笑:“先生没长脸皮么?”

    李风舞也笑了。

    俩人再次碰杯。

    张小雷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李风舞:“送你的。”

    “是几万两银子的会票么?”

    “不是。”

    “哦。”

    李风舞略带失望地接过小盒子。

    而张小雷站起身,他轻声道:“我该回去了。”

    李风舞一愣:“就要回去了?我以为你会哭着求我再坐一会儿,我今日特意换了旧点的衣衫,打算等你鼻涕泪水抹上来以后,丢了换件新的。”

    “不哭了……”张小雷摇摇头,“早已经哭够了。”

    他摆摆手,往屋里走去。

    李风舞一言不发,看着他渐行渐远。

    等张小雷进屋了,李风舞才双手捧起盒子。

    打开一看。

    是根浸泡好的柳木。

    李风舞微微一笑。

    他掂起柳木,咬在口中。

    “小瘸子。”

    「全书完」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