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37章 游玩

    吃过西餐,四人没有立刻回酒店,而是在附近的商城逛了一圈,孟雨晴给安雨璇和朵朵两人买了一套漂亮的衣服,当作礼物。

    晚上,孟雨晴没有回家,而是留在酒店陪安北平。

    安北平把自己带来的东西全部交由孟雨晴,由她分发,礼物分配这种事情,尤其是主要给女人使用的物品,自然还是由女朋友来处理的好。

    孟雨晴看到那用玻璃瓶装着的粉红色的桃花酒,瞬间就被它的颜值给征服,闹着非不可要开一瓶桃花酒喝两杯。

    安北平劝不过她,只好由她去,找了两个干净的玻璃杯,各倒了一杯,陪她一起喝。

    这还是安北平第一次喝桃花酒,入口很绵柔,同时还有一种淡淡的桃花香味,让人赞不绝口。

    孟雨晴更是眼睛一亮,“瓶子,这桃花酒好好喝,比晚上在西餐厅喝的葡萄酒味道都要来的好,明年你多酿一些吧,没准我们也能拿来卖。”

    安北平摇了摇头,苦笑道:“多酿一些自己喝倒也无所谓,卖就算了,产能跟不上,哪里有那么多的桃花供你酿酒?要是采摘桃花太多,果园还要不要结桃子了?”

    孟雨晴一想也是,轻轻叹了口气,显得有点惋惜。

    安北平劝说一句:“这桃花酒具有补血养颜功效,你自己留着喝就行了,可别大量对外供应,到时候你自己没得喝了别来找我,我那里也没有多余存量。”

    “知道了,这么好的东西,我不会随便拿出去的。”孟雨晴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两人喝着喝着,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起来,安北平觉得头有点晕,但不是那种喝多了宿醉头疼难忍的感觉,就是有点口干舌燥。

    他泡了杯蜂蜜水,润了润喉,等人完全清醒过来,闻着身上的酒气,想着今天还要带她们几个出去玩,就进入浴室洗了个澡。

    然后叫醒孟雨晴,也催她去洗了个澡,等两人收拾好,朵朵已经在外面拍门了。

    安北平和孟雨晴走出房间,一眼就看见安雨璇戏谑的笑容,他脸皮厚倒没什么,孟雨晴却是不好意思的俏脸羞红。

    虽然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孟雨晴更是见过安北平家长,可两人毕竟还没有结婚,被自己的晚辈看到两人住一起,难免会难为情。

    安北平狠狠的瞪了老妹一眼,伸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怎么不给朵朵扎好头发?一大早很清闲吗?”

    “臭老哥,你讨厌死了,我刚梳好的头发又让你弄乱了。”安雨璇气呼呼的说道。

    另一边孟雨晴则抱起了朵朵,给她开始乔装打扮。

    忙活小半个小时,安北平带着她们去了酒店的餐厅吃早饭。

    酒店早上提供免费早餐,以自助形式供应,品种繁多,味道只能说还过得去,远远谈不上精美,毕竟是免费的东西,不能要求太高。

    吃过早餐,原本就该带着她们三人出去玩,可是孟雨晴昨天晚上喝过桃花酒,不放心安北平的那些东西放在酒店房间,非得要拉回家去,保险一点。

    安北平自然没有异议,本来就打算开车出游的,现在顶多就拐了一个弯而已。

    来到孟雨晴家里居住的小区,两人各自停好自己的车,安北平嘱咐雨璇照顾好朵朵,他则下了车,给孟雨晴搬东西。

    临上楼的时候,安北平问道:“雨晴,你爸妈在家吗?要是一会撞到他们怎么办?”

    孟雨晴一怔,迟疑道:“以往这个时候我爸应该去公司了,不过今天周末也说不定,真要碰上他们,就说你是帮我送货的。”

    安北平点点头笑道:“行!”

    孟雨晴侧头看了一眼他明媚的笑容,咬着嘴唇低声道:“瓶子,委屈你了。”

    安北平先是一愣,随后摇头道:“这有什么委屈的,这不是还没到最佳公开的时间嘛,只要你我不相负,其它都不算什么。”

    安北平从许军才口里听过他这个小姨,人有点势利眼,比较难缠,现在正是他和孟雨晴事业刚开始的时候,他不想受到孟雨晴家里的影响。

    不过他估计这种情况最多一两年时间,就会有所好转,只要今年水果上市,赚了钱,他就可以放开手脚对果园进行改造,想必过个几年,他也可以达到孟雨晴母亲的要求了。

    这次东西不少,安北平来回搬了两三趟,才将东西全部搬完,两人正准备关门下楼的时候,对门忽然打开,走出一个中年男子。

    安北平踏出去的脚步立刻收了回来,把孟雨晴搞的一愣,问道:“怎么了?”

    安北平竖起食指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我看到你爸出门了。”

    “我爸?你确定没看错吗?”孟雨晴心里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呃,应该不会错吧?你爸妈不是住对门吗?”安北平道。

    “你先等等,我看看。”孟雨晴探出头一看,还真是自己的父亲孟建国。

    她正想关上门,等父亲走了以后再出门,不料却见孟建国走了过来。

    “完了,这下怎么办?”孟雨晴和安北平两人都骇了一跳。

    孟建国正准备去公司,眼睛的余光见到对面的女儿的房门没关紧,他知道女儿昨天夜里没回来,还以为家里进贼了,正打算过来看看。

    忽然看到防盗门被从里面推开,孟雨晴从里面走出来,孟建国惊讶道:“晴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都没看到你的车。”

    “呃……”孟雨晴没想到父亲观察那么仔细,她急忙绞尽脑汁道,“昨天晚上去小蓉姐家了,爸,你这是要出门吗?”

    孟建国也没怀疑什么,毕竟女儿年龄大了,有自己的生活,他点点头道:“准备去公司看看,中午要不要回家吃饭?你妈买了不少好菜。”

    孟雨晴急忙摇头道:“不了,和朋友约好出去玩两天,要周一才能回来。”

    “那你多注意安全,钱还够用吗?要不要爸转给你一些?”孟建国问道。

    自从孟建国升级到市级代理商之后,着实赚了不少钱,他知道女儿最近开了一家公司,了解刚开始创业艰苦,怕她和朋友出去身上没钱,故而想转些钱给她。

    反正他就这一个宝贝女儿,不管自己赚了多少钱,最后都是留给她的。

    其实孟建国是不想自己女儿那么累,宁可她在一家小公司当个助理,每天轻轻松松就行,反正家里不需要她赚钱,何苦那么累?

    但是女儿不肯听自己的,孟建国也只能由她去了。

    孟雨晴见老爸这么关心自己,她心里很是甜蜜,不过还是摇头道:“爸,不用了,我身上有钱,你不用担心我,你不是要去公司吗?赶紧去吧,我一会也要走了。”

    孟建国本来还想和女儿再聊两句,不过听到她在赶自己走,便无奈苦笑一声,正好电梯门打开,他就顺势走进去。

    见父亲走了,孟雨晴这才松了口气,她担心母亲突然杀出来,又凑到父母家门口看看,发现房门禁闭,这才快速招呼安北平出来。

    孟建国乘坐电梯直接到负一楼的停车场,无意间看到女儿车位边上还有一辆皮卡车,他好奇的看了一眼,以为有人停错了,要知道那个车位也是他们家买下来的,和女儿的车位正好成对。

    基本上住在这栋楼的每户人家都买了两个车位,一来是价格便宜,半卖半送的,二来是真有实际需求,每户人家基本都有两辆车,夫妻各自一辆,不耽误使用。

    由于孟雨晴现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自然就只有一辆车,另一个车位就一直空在那里,偶尔也有人临时停车,也是常有的事。

    孟建国开车离去没多久,孟雨晴和安北平两人就下来了,安北平随即也开车离开小区。

    路上,安北平问道:“雨璇,有想好去哪里玩吗?”

    安雨璇举起手机道:“老哥,当然是去看园林和水镇了,另外寒山寺我也想去看看。”

    安北平一猜就知道老妹的想法,笑道:“行,那我们今天去周庄玩玩,要是时间晚了,就在那歇息一晚,听说水镇的夜色很美,感受一下邻水而居的生活。”

    从孟雨晴家里出发,到周庄的时候,路上花费两个小时时间,差不多快中午才抵达目的地。

    水镇外面人很多,人山人海,天南海北的口音,甚至还不乏很多外国人。

    安北平担心朵朵会走丢,便一手抱着朵朵,一手牵着雨晴,找了一家饭店吃饭。

    由于中午人多,安北平他们选了一家面馆,每人吃了碗面,稍微填了一下肚子。

    吃完饭去买门票的时候,到窗口一问之下要一百多,孟雨晴让安北平先别买,她到网上买票,可以便宜十几二十块钱,三个人算下来也能便宜五十块钱左右。

    进入水镇里面,说实话,安北平挺失望的,没有他预想的好。

    不过雨璇和朵朵两人玩的挺开心,到处奔跑,安北平和孟雨晴给她们两人拍了不少照片。

    当然了,他和孟雨晴两人也合拍好几张照片,当作留念。

    雨璇在一家卖明信片的书店里,给她班上的好几个同学,每人寄了张明信片,甚至还给二十年后的自己寄了张明信片,写了不少青春留言。

    玩了一个下午,晚上在临河的一家饭店吃了顿水席,味道还可以,就是价格太黑,都堪比外面五星级酒店的价格了。

    晚上在水镇客栈住了一晚,发现也就那样,一点都没有悠扬古韵的感觉,甚至还不如他在崖底村睡的踏实,环境比起来差远了。

    第二天早上,安北平带着她们三人去市里一家非常著名的蟹黄包吃早点,品尝过美味的早餐,四人开始游玩园林。

    吴州市的园林安北平基本上都转过了,但是不同的季节来玩,他都能找到新奇的趣味,对于古典园林,他是真爱。

    安北平早就想建造一座属于自己的园林,可惜他暂时没钱,这个愿望一直无法实现。

    他之所以一直在崖底村没打算搬迁出去,就存了把老屋附近几所宅基地买下来,把自己老屋改造成园林的打算。

    所以逛园林的时候,反倒是安北平拍的照片最多,一天下来,走遍附近三四座园林,走的她们三人腿都酸了。

    可惜第二天就周一,孟雨晴要继续去上学,不能陪他们去玩了。

    安北平便商量带老妹和朵朵去中海市玩,老妹难得出来一趟,中海市乃是国际化大都市,距离吴州市又那么近,开车也就两个小时左右,不去一趟太亏了。

    正好他的车牌是中海市的a牌,不会被限牌,方便的很。

    于是在和安雨璇商量过之后,安北平就带着老妹和朵朵直奔中海市而去。

    乱花渐欲迷人眼,饶是这几年吴州市发展挺快,但是和中海市比起来,繁华程度还是差了许多。

    安北平先是开车带雨璇和朵朵她们去城隍庙,那里有美食街,一路吃过去,看过去,有喜欢的东西就买下来,反正安北平也不缺这点钱。

    傍晚的时候,安北平他们没有去饭店吃饭,而是在一艘游轮上订了两个餐位,边游黄浦江看两岸的夜景,在一边品尝着特色美味,也是一个极佳体验。

    黄浦江的夜景很美,主要就是两岸五颜六色的灯光太绚丽,上了明珠塔,那感受更明显。

    东方明珠塔美则美矣,但是爬塔的时候太坑了,排队的人太多,安北平带着雨璇和朵朵足足挤了两个小时才上了塔顶,还没看到半小时,三人又下来了。

    主要是因为雨璇和朵朵两人恐高,站在玻璃走廊上,根本不敢往下面看,走路都是一步一步挪着走的,看得安北平蛋疼的很,干脆就提前下来了。

    下来的时候倒是挺快的,虽然也要排队,但是只排了半个多小时就下来了。

    出了明珠塔,都已经是快晚上十一点钟,朵朵早就爬在安北平肩膀上呼呼大睡,老妹也累得不行的样子。

    安北平也没再折腾,就近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个双人间睡觉去了。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