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三 十 二

    此时的华夏军警已经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开战。

    在白朗按下按钮的几乎一瞬间,华夏京城军事基地的秘密监控中心。响起了巨大的警报声,这种警报声一旦响起就意味着这是能恶化为战争的极其危险的事件。所以在警报响起的一瞬间,听到的基地的官兵们都以最快的速度行动起来,全副武装等待上级的指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哪里的警报?”听到警报的陈松以从未有过的极快的速度冲向监控室。

    监控室的监控员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回答道:“是1号警报器。”

    一听这话,陈松更慌了:“你说什么?1号,现在的1号还是以前的1号。”自从知道暴露以来,谷郁的安全就成为了京城军事基地的头等大事,挤掉了以前的1号警报成为新的1号,重中之重。

    “现在的1号。”监控员很疑惑首长为什么这么问。之前说过谷郁的信息保密级别非常非常高,整个国家有资格知道谷郁身份的人那都是百分百确保对国家忠臣,不会背叛国家民族的人才有资格知道。这还是因为工作问题必须知道谷郁的人才有资格,真正详细知道谷郁信息的整个国家就那么顶级的几十人才知道。更多的人是一知半解,只知道有这么一个重要的人,但是为什么重要,具体是谁,在哪里都不知道。

    听到监控员肯定的回答,陈松当头一棒,脑子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快晕倒了。

    “首长。”旁边的警卫赶紧扶住陈松。

    “没事。”陈松赶紧拿出部队配置的手机,打了几个电话,手都在发抖,“出事了,1号出事了。”

    电话那头也是大惊失色,惊恐万分。

    陈松现在管不了对方了,他必须冷静下来。对方能这么准确的找到谷郁,肯定是内部有人泄露,谷郁的信息到底是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怎么泄露的,难道有人敢公然叛国吗?

    冷静下来的陈松下了一些列指令,谷郁绝对不能出事,这次华夏怕是要出大血了。不过只要谷郁能安然回来都值得。

    “警报发出位置在哪里?”陈松向监控员问道。

    “京城一环路的丽尔大酒店。”监控员回答道。

    当陈松赶到丽尔酒店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的四人,吩咐身旁的人:“弄醒他们。”

    很快四人缓缓醒来,白朗首先醒来见到陈松,立马将情况告诉陈松:“首长谷郁被黑虎带走了。”

    “黑虎,他不是死了吗?”

    白朗摇摇头:“他们一行五人,不知道还有没有接应的人。他们之前不知道谷郁的身份,是歪打正着,不过黑虎认识我,谷郁的身份很可能要暴露了。”

    此时红英也清醒过来:“我在谷郁身上放了gēn zōng qì。”

    在众人追查谷郁的消息时,和荣闵商谈完的谷毅,听到助理说酒店戒严了,来了很多军方的人,还有就是谷郁没有回家去了酒店的总统套房歇着。听到助理的消息,谷毅立马提速飞奔到助理说的地点。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放下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千万不要是他想的样子?

    谷毅到的时候,看见谷郁的保镖小队都在这里却看不见谷郁,就知道出事情。谷郁的保镖小队在外面绝对不会距离谷郁三米远。急忙冲到陈松面前:“陈叔?是不是郁儿出事了。”

    白朗作为小队长,对谷毅道歉道:“对不起谷先生,是我们没有保护好谷郁,让谷郁被bǎng jià了。”

    听到白朗的话,谷毅一阵眩晕。同时一股怒气用上心头,即是气自己也是气白朗等人四个兵王都守不住谷郁。

    “我要听事情的经过。”脸色阴沉,满脸的怒气掩藏不住,就像随时都要火山爆发的。

    白朗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叙述了一遍。

    “该死,那个服务生。我是叫郁儿先回家,我怎么可能让她住陌生的酒店。都是我的错。”谷毅很是自责,自己当时要是不那么大意,将郁儿带在身边,或者亲口告诉郁儿,就不会让对方钻空子了。

    陈松安慰道:“谷毅你也不用自责,明显对方就是有预谋的。对方实在是很高明,用荣闵拖住你,利用你顾全两国邦交的心理。

    再安排自己的人当传话筒,众目睽睽之下谁都不会怀疑这其中的传话变了味道,最后利用谷郁对你毫无保留的信任。这一环扣一环啊!”

    “首长查到了,监控显示那一行人开了一辆黑色大众和一辆白色比亚迪向北去了。dìng wèi qì也显示在北方的一条路边不动了。”

    “立刻派人去看看。”

    “是。”军官接到命令就快速的去安排了。

    在众人等消息的时候,谷毅的电话响了。谷毅走到一边,接通电话。

    “妈?怎么了?”

    “毅儿,怎么你妹妹还没回家啊?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回家。”谷妈埋怨到。

    “妈,爷爷奶奶也在身边吗?”谷毅小心问道。

    “在啊!怎么了?”谷妈一脸疑问。

    “妈,你和爷爷奶奶先找个地方坐下,坐好。”

    “你这孩子搞什么神秘?”说着三人在沙发坐下,将手机开了免提。

    这么大的事谷毅没打算瞒着,也瞒不住。

    “妈,爷爷奶奶。郁儿被bǎng jià了。”

    “你说什么?郁儿被bǎng jià了。”老爷子声音传出。

    谷奶奶一听,一时气急,呼吸不畅,谷妈赶紧帮谷奶奶顺气。谷爷爷和奶奶一辈子什么没见过,谷妈也是出身名门年轻时跟着谷爸那也是浪过的人,很快三人便冷静下来。

    “毅儿,这事情就全部交给你。我们就在家里等消息,不给你添乱。你把电话给陈松。”老爷子知道陈松一定在,陈松比谁都知道谷郁的重要性,现在华夏军队军备全面上了一个台阶,在飞行器方面更是世界领先。这其中自己的孙女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谷毅将电话递给陈松。

    “老谷?”

    “老陈,我就谷郁这一个孙女,你一定要将她安全带回来啊!”陈松听得出来电话里的人,声音老了好几岁。

    “老谷你放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