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八九章 论道

    第三日晌午之时,有沙弥来报:“方丈,嵩山左先生携师弟门人前来拜山,已到山门了;方生师叔祖正陪着前来。》八》八》读》书,.∞.o◎”

    方证大师合什道:“阿弥陀佛,老衲当迎出门外。”

    岳不群目光一扫梁发、令狐冲、何三七等人,笑道:“左兄来了,岳某也当迎出门外才是。”

    冲虚道长与张副帮主齐齐笑道:“如此我等一起在门外迎候便是。”

    众人到得门外,远远见得左冷禅瘦高的身影在前,方生大师陪着,后面嵩山派三四十人跟随着,已是到了近前。左冷禅拱手道:“方丈,今日多有打扰,还请多我担待。”

    方证大师合什道:“左施主,老衲正在陪客,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左冷禅笑道:“方丈过谦了,左某实不敢当。”转身对着冲虚道长笑道:“道长,此次劳烦你千里而来,恕罪恕罪!”

    冲虚道长稽首道:“左先生、岳会主既然都信得过老道,跑点路老道也是欣慰。”

    左冷禅又与张副帮主见过礼,又对岳不群笑道:“岳会主神采奕奕,想来近日甚有所得,待会与岳会主细细论道。”

    岳不群笑道:“左兄既然有意,也不枉岳某千里而来之意啊!”

    左冷禅笑道:“你我并称武林四庭柱,今日就择机论论道,也算是为江湖同道、后辈子弟演示修炼所得。”

    岳不群抚须一笑:“既然左兄定要如此,岳某自当奉陪。”说完,目光扫过众人,一个罗圈揖,道:“还请不要见笑。▲≥八▲≥八▲≥读▲≥书,.√.≧o”

    张副帮主笑道:“能得见武林四庭柱中的两位现场论道,真是难得的福缘,这众多的后辈子弟定然大有收获。我也正好乘机学一些,哈哈哈……。”

    岳不群笑道:“张帮主过谦了,岳某不敢当。”

    左冷禅不喜岳不群伪君子模样,转头看着令狐冲笑道:“令狐掌门自离了华山,可谓是如龙入海,一日千里;如今已与我等同列,假以时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可喜可贺!”

    令狐冲拱手道:“左先生过奖了,晚辈不敢当。”

    汤英颚笑道:“令狐掌门乃是一派尊长;今日我嵩山与华山评理,也请令狐掌门一起做个见证。”

    令狐冲目光一扫任盈盈,看着汤英颚道:“今天我来少林,乃是为我义父岳会主助拳。”

    汤英颚笑道:“令狐掌门要给华山助拳,自无不可。只是现在还有一事,”汤英颚转头看了看方证方丈、方生大师,又道:“我华山与嵩山有争论,乃是我正教内部之事。现在左道妖人夜间偷袭嵩山,杀死杀伤我嵩山千余人,中间多有老弱妇孺,此次还请诸位共同出手,维护武林正义。”

    听得汤英颚此语,众人都是一惊,方生大师道:“阿弥陀佛,此乃老衲亲眼所见;嵩山千人之众被烈火所伤,半数以上建筑毁于大火。”

    冲虚道长摇头道:“果然狠辣,如此行径为我正道所不能容。”

    梁发目光一扫何三七,就见何三七目视自己,梁发微微一笑,转首看向汤英颚。何三七也是一声长叹,道:“汤掌门,左先生,左道妖人果然猖獗,前些时日在鄂北袭击岳会主与我等一行,再早前袭杀恒山一派,冲虚道长,张帮主,这左道妖人不除,我正道武林不得安宁啊!”

    方证方丈合什点首,道:“我正道还须团结一致,以维护武林正义才是。”

    岳不群道:“方丈所言甚是,岳某完全支持。”

    梁发讶然道:“方丈、道长、帮主,既然我正道要团结一致,为何嵩山派违反江湖道义,以大欺小,众多长辈要围杀我林师弟,与我华山敌对?还请汤掌门、左先生教我。”

    左英飞上前一步道:“青城乃我嵩山盟友,余掌门请我嵩山助拳,我嵩山自当出力,此事可是合乎江湖道义规矩。另外,那林平之对青城中人不分老幼妇孺,赶尽杀绝;如此可是违反江湖道义。虽然当年青城是杀了林平之满门,可林平之也杀了余掌门儿子在前;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故我嵩山劝阻林平之少造杀孽。至于说我父及各位师叔以大欺小,围杀林平之,恐怕是想多了,真若如此,早就杀了那林平之了。我等只是维护江湖道义,全我嵩山与青城盟友之谊,驱赶林平之,也是为了林平之于华山好,以保青城道统罢了。”

    梁发冷笑道:“左兄弟此言我已听明白了,第一,嵩山围杀林师弟是确有其事;第二,嵩山围杀林师弟是为了全盟友之谊。第三,嵩山也知道林师弟找青城是为了报当年灭门之仇。好,我华山今天更应该护全华山弟子。”梁发目光扫过方证、冲虚、张副帮主等人道:“方丈、道长、帮主,嵩山助青城是江湖道义,华山寻嵩山更是门规所在,人间正义所在。”

    高克新脾气暴躁,心中早对梁发不耐;仗着左冷禅、方证方丈、冲虚道长都在,不会容得梁发乱来;且早已决定对策。当即上前一步,怒道:“你华山欲待怎样,划下道来,我嵩山接着就是。”

    岳不群笑道:“左兄,你意下如何?”

    左冷禅笑道:“岳会主,既然你我两家都是合乎江湖规矩道义,那就以江湖规矩来办。今天嵩山与华山比上一比,胜者自然有理,如何?”

    岳不群笑道:“好,左兄准备怎么比?”

    汤英颚笑道:“令狐掌门是岳先生的义子,更是华山风老先生的传人,当世有数的高手,连冲虚道长都是佩服,自然是要代表华山出战的喽?”

    令狐冲道:“正是。”

    汤英颚又笑道:“听闻梁少侠也是得了风老前辈的真传,一手剑法不在令狐掌门之下,想来今天也是要出战的吧!”

    梁发笑道:“既然汤掌门有意,梁某自然不会退却。”

    汤英颚又笑道:“岳先生身为华山掌门,自然是必须出战的。”

    岳不群目光一闪,抚须微笑着点头道:“左兄已与岳某约好要论道一翻,岳某却之不恭,自当奉陪。”

    汤英颚转向方证方丈等人道:“方丈、道长、帮主,令狐掌门与梁少侠乃风清扬前辈的传人,论江湖地位,我自问还颇有不如。今天我与令狐掌门、梁少侠切磋一下,可不算是以大欺小吧?”

    方证与冲虚首长目视一眼,张帮主愕然打量了汤英颚一眼,实不知汤英颚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