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百六十三章 潜伏五年(第一更)

    陈昱吃过早饭,就要返回城外的陆那卫驻扎地。

    陈元扞劝了几次,也都没有劝动陈昱。他只好送陈昱出府。

    陈昱终于回到了军营里。紧张的神经终于可以舒缓了一些。

    凌云请示道“侯爷。用不用让暗卫调查此事。”

    陈昱摇了摇头,道“咱们先不动。看看大越这边是怎么个情况。最起码得给咱们一个交代吧。咱们先不走,在这里待两日。看看是什么情况?”

    军营里的守卫那绝对是严密,连只苍蝇都无法飞进来。

    陈昱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一觉了。

    此时,黎银正在向大越皇帝黎元龙汇报调查情况。

    据黎银介绍,驿站的这名驿卒是五年前进入这家驿站的。当时是由于有驿卒突然暴病而亡,出现了空缺。

    这名驿卒,大家都叫他佟三。至于大名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平时不多言,不多语。干活也很多,还毫无怨言。大家对他都很有好福对于佟三刺杀谅山侯,都感到不可思议。

    佟三就自己一个人,由于平时与大家接触非常少,大家对他的了解并不多。最近几日没有什么异常行为。只是事发当日,他出去了一趟,是去买东西。

    黎元龙对黎银的调查结果,非常不满。他道“咱们平时的工作都是怎么做的。竟然让一个刺客潜伏在了驿站整整五年。这次陈昱没有被刺死,那是万幸了。如果他真出了问题,你觉得他的那些手下能安心投靠朝廷吗?这件事还得继续查下去。”

    黎银回道皇上。我们现在正在沿着两条线进行查案。一条是这个佟三的真实身份,真实住址。另一条则是佟三案发那出去究竟是干什么了,与什么人见了面。”

    黎元龙点零头,道“继续深挖,尽快破案。否则陈昱要是把这笔账按到咱们身上,就不好了。另外,昨晚在郑彬府上,陈昱又遇刺了。查得怎么样了?”

    黎银道“皇上。昨晚郑大人派人通知了我们。我率队去查看了一下现场。当时谅山侯已经离开了郑府。据我的手下报告,当晚陈昱是在陈元扞陈大人府上过的夜。今早返回的城外陆那卫驻地。案发现场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对方是秘密潜入的郑府,冒充仆人送汤。当时正好郑彬离席上茅厕,屋里只有这名刺客和谅山侯。最先赶到的是郑府的侍卫。他们了刺客的体貌特征。我们根据他们的描述,做了画像,正在全城抓捕。”

    黎元龙道“究竟是什么人要杀陈昱呢。没想到想让陈昱死的人,还真多呀。”

    黎银分析道“微臣认为,要么是与陈昱有过节的人,要么是与咱们大越有仇的人,想趁机嫁祸给咱们。”

    黎元龙听了,道“也就无非是这两种可能。他们要想让陈昱死,我不拦着,但是绝不能让陈昱死在清化城。这不仅涉及到咱们大越的脸面,还涉及到大越北部的稳定。毕竟他如果死在了清化城,咱们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呀。到那时,他的手下趁机作乱,或者投靠大明,对咱们可都不是好消息呀。”

    黎银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陈昱丝毫没有插手调查案件一事。他完全将调查让给了咱们这边。我当时还希望他能安排他们安插在清化城的人员参与此案的调查。那样咱们就可以趁机将他埋在簇的人员一网打尽了。”

    黎元龙听了,笑着道“这个陈昱十分狡猾。他或许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因此才没有派洒查。有点意思。你代表我去看一看他,顺道再了解一下这两起刺杀案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毕竟他是当事人,当时就在案发现场。他所知道的要比旁人多得多。”

    黎银立刻领命而去。

    黎银的到访,完全在陈昱的意料之郑作为鱼竿的首领,本次刺杀案的总指挥。不仅要向自己通报调查进展,还得向自己询问当时的情况,以便于更好的破案。

    黎银进来后,看到躺在床上,有些虚弱的陈昱,笑着问道“谅山侯。身体怎么样。这接连两次刺杀。你的命可是够硬的了。“

    陈昱没好气地道“想让我死的人,有些多呀。早知道会这样。我就求助黎大人安排人员给我当护卫了。那我的安全就会有保障。”

    黎银听了,道“谅山侯。现在也不晚。要不我派人前来保护你。”

    陈昱笑着道“我先谢谢你了。现在就不用了。如果刺客能够进入这座军营。那他就是神仙水平了。我也就真没什么好办法了。对了,黎大人,你来不是就是简单看看我吧。”

    黎银回道“一来向侯爷汇报一下两起刺杀案的调查进展情况。二来是向侯爷询问一下昨案发当时的情况。”

    接着黎银就将两起刺杀案的情况依次向陈昱做了汇报。

    旁边的凌云听了之后,冷笑道“黎大人。听你的意思。这两个案子是毫无进展呀。那你来汇报个什么劲呀。”

    黎银的脸上立马挂不住了,阴沉着脸道“凌队长。这话得有些难听了吧。自案发开始,我们可是马不停蹄,没有一丝懈怠,全力进行追查。对方整整潜伏在了驿站长达五年之久。直到这次刺杀才暴露了身份。追查起来的确是有难度。”

    凌云丝毫没有因为黎银的不快而有所收敛。他道“一个杀手潜伏在驿站长达五年。怎么这么巧,就被我们侯爷遇到了。如果我们侯爷这辈子都不来清化城,这名杀手岂不是白潜伏了。如果我们侯爷不是在这家驿站落脚,这名杀手岂不是就没有刺杀机会了。”

    黎银刚要反驳,听了凌云的话,他突然灵光一闪,道“凌队长这番话得好。一下子让我豁然开朗。什么人能够在五年前算出,侯爷会在五年后入驻这家驿站呢。除非是神仙未卜先知。这明这五年间他只是以狱卒的身份作掩护,干着暗杀、传递消息这些工作。至于这次在驿站刺杀侯爷,完全是误打误撞,临时接到的任务。这个缺日曾经出去了一趟,应该是去接任务去了。”

    凌云也没想到,与黎银的斗嘴,竟然了这么重要的思路。

    接着,黎银又询问了陈昱在郑彬府上遇刺的情况。

    听完了陈昱的讲述,黎银就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