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四十二章 疯言疯语祸人心

    一瞬间,只是那么一瞬间。

    这双清亮的眼睛便没入黑压压的人群中不见了。

    当我想再定睛仔细看过去时,只见人群中容貌各异,皆对着面前的大铁笼呈揪心惶恐之状。

    “小柒,你到底怎么了?”耳边传来师兄焦急的声音。

    另一边,梦云生定定地凝望着我的双眼。

    “师兄,梦云生,我好像看到了……”

    这时,一阵哄吵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聚拢起来的人群不约而同地散开了一些,纷纷往这声音的源头望去。

    “妖怪……他们都是吃人的妖怪,吃人的妖怪啊……”

    一个老媪疯疯癫癫地闯进人群里。

    “这不是我那晚在树林中遇到的那个疯婆婆?”我见到她的举止神态已然如同痴傻了一般,口中喃喃地只会重复着这几句话。

    “吃人的妖怪……吃人的妖怪啊……”

    许是那位疯婆婆的举止过于异常,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亦有几个身影跟在她后头看热闹地来到了晒谷地。

    “老婆子,你说什么呢?什么吃人的妖怪?”

    那疯婆婆脸色呆滞,懵然的目光转向人群一圈,直到落至那几个铁笼处忽的双眼大亮,连声音也变了调。

    “妖怪啊!”她的手颤颤地指向铁笼,“杀了他们,他们都是吃人的妖怪……杀啊杀!”

    凄厉的叫喊声惊得周围人一片慌乱。几个满面泪容的老妇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纷纷对向那疯婆婆。

    “胡说,那是我儿子!谁要杀了他,我这条老命就和谁同归于尽!”

    “海生不是妖怪,不是妖怪啊!”

    “快把这疯婆子带走!不能让她在这里祸乱人心……”

    ……

    站在铁笼旁的护卫抓住疯婆婆挥舞的双臂,正要将她带离人群时,却听到“砰”一声巨响。所有人都停下来,目光集中到其中一个铁笼里。

    砰——

    又是一声巨响,一只硕大的脑袋猛地撞向铁笼,鲜血直流。

    “海生!”一位妇人发了疯一般地冲上前去,好在被老实人及时制止。

    我看到那个叫“海生”的蛊人似乎已经完全不受幻画的控制,脑袋和四肢变得肿大无比,浑身愈加溃烂,口中发出如野兽嘶吼般的声音。他用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铁笼,仿佛不知疼痛。乱发下藏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直直盯着铁笼外的人。

    “海生啊,那是海生啊!他怎么了?你们救救他,快救救他!”

    虽然没有其他蛊人发生异常,但人群之中大为惊恐,哭闹声愈发响亮。

    “妖怪,那个就是妖怪!妖怪要出来吃人咯,荆水就要大乱了……”

    疯婆婆的话扰的最前面的几个妇媪几乎哭得快要昏厥过去,后头伸出几只手像是要制止住她。可疯婆婆虽疯,但总能躲开那几只暗手。

    “大家不要慌!不要靠近铁笼,也不要打扰那两位大侠!他们有办法能解救中蛊之人,我们要相信他们!”

    老实人的叫喊声确实让村民们安定下来不少,又有不少目光投向马师有和十姑,神情中燃气一阵希望。

    此时疯婆婆的身体继续抽搐起来,嘴里絮絮叨叨而说。

    “蛊人蛊,荆水劫,祭玲珑,方可平……蛊人蛊,荆水劫,祭玲珑,方可平……”

    这声音由小慢慢转大,在一片人潮中变得清晰起来。

    “蛊人蛊,荆水劫,”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她一起念,“……祭玲珑,方可平。”念到此处,我语塞,倏然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一旁的师兄亦是皱着眉,冷峻着脸色望向人群那处。

    “老婆子,你又在说什么妖言妖语?”不知谁吼了一句。

    “蛊人蛊,荆水劫,祭玲珑,方可平……咯咯咯咯咯咯……”疯婆婆忽然极为诡异地笑起来,“咯咯咯咯咯咯——”

    人群中倒吸一口冷气,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那个疯婆婆。

    “死老太婆,你鬼笑什么?”那人极为不耐烦道。

    “咯咯咯咯——我笑你们好愚蠢!咯咯咯——这世上只有一物才能解除妖怪身上的蛊药,只有一物……咯咯咯——”疯婆婆笑得缩起了身体,话也说得不清不楚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一物?老婆子你把话说得明白些!”

    诡异的笑声戛然而止,疯婆婆直起身体转过身来。我看全了那张苍老的、满是褶皱的脸庞上瞪出两只毫无生机的眼睛。

    “所谓蛊人蛊,荆水劫,祭玲珑,方可平……”她的手颤颤巍巍地伸起来,似望我这边指来,“要想救这些中蛊的妖怪,唯一的办法是用玲珑心上的心头血。而这世上唯一拥有玲珑心的人,就是——”

    除了那铁笼中的哀嚎声,所有人好像都屏住了呼吸,等着疯婆婆道出答案。我已然感到剑鞘中的溢彩剑轻晃起来。师兄上前一步,挡在我身前。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疯婆婆手指的那个方向。

    “就是——她!那个姑娘,就是唯一拥有玲珑心的人。”

    “咯咯咯咯咯咯——”诡异的笑声又响起来。

    我看到那些望向我的神情各色各异,有怀疑的、有吃惊的、有哀求的、有欣喜的、有冷漠的,还有默默吞了一口唾沫,不知在想什么的……

    “咯咯咯——杀了她!你们还等什么?只有杀了她,取下心头血才能救那些妖怪……咯咯咯咯咯咯……”

    还未等旁人全部回神过来,师兄抽出长剑,甩出一道白光。许是受到剑气的威慑,疯婆婆停下笑声,脸色又变得懵然一片。

    老实人赶忙派人捉住疯婆婆把她带了下去,他朗声道:“这位老人家神志不清,她的话大家不必当真。这两位大侠正在用幻术暂时抑制住中蛊之人体内的蛊药。至于完全解除蛊药,我们另有神医相助。只要我们大家团结一心,不听信谗言,荆水就一定能度过此劫难。”

    人群中先有人鼓起掌来。

    “我看这位大侠说得对。”

    “他们是来帮我们的,不是来害我们的。”

    “但那姑娘……”

    “关人家姑娘什么事啊!老婆子胡说八道!”

    ……

    不少目光从我身上移开转向马师有与十姑二人。刚才疯婆婆的那些有心之话似是将消散在夜风中,终是不见了踪影。

    可我仍然察觉到,那些话后,在暗处中另有几双眼睛偷偷地往我这边看来,别有深意。

    头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无数个声音涌进来,搅乱我的心智。

    我忍不住闭上双眼。

    一只冰凉的手摸上的额头。

    “阿柒……”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猛然睁开眼睛,看到梦云生忧心忡忡地把手放下来。

    “柒丫头,你的额头很烫。”

    那只手又放到我的额头上抚了一下,继而又摸了摸自己额头。

    “风流,柒丫头在生病,必须马上回驿站休息。”

    我并不想回去,正要出言却感到喉咙中一阵堵塞。梦云生握住了我的手,眼前的师兄亦是紧张地对他点了点头。

    “唔——”

    我感到有些许无力,只能被梦云生牵着转身而走。

    “玲珑心!别走!”

    此刻身后发出一声沙哑的大喝,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惊呼。

    握住我的手一紧,我飞快地转身看到一大群人正要慢慢地包围着晒谷地。那身材矮小,有着绿色短发的男人大亮着眼睛朝我们一点一点地靠近过来。

    “是他,是他们……魔王的信徒……他们又来了……”

    周围的村民吓得东躲西藏,无一人敢上前。

    乌头青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顿住。

    “刚才那个老婆子说得没错,这世上唯一能解除蛊药的就只有玲珑心。你们要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们的亲人死去,就要把她抓起来,剖她的心,取她心头的玲珑血!”

    中文网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