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四十四章 殿下,弃了若笙吧

    有些许不怕死的仙子试图勾引邪夜,来一段露水情缘。都直接被九殿下打入灭魂殿。

    听闻,皮面都给剥了喂狗,骨头也一根一根拆了下来扔入血池。

    不论是贵族仙子还是其他,一律杀无赦。

    九殿下曾在九重天中说过,“本殿的人,也敢觊觎?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剥皮拆骨,都扔去喂狗。”

    瞧瞧,多么宠溺。

    控制欲又是多么强。

    众仙家也十分好奇此人究竟是何身份,只是九殿下保护得太好,一点风声都没漏出来。

    ……

    妖林中,一位贵客来到妖皇宫。

    妖皇宫——

    白衣仙君面色冷凝,他冷冽的声音响起,“南尘,听闻你前些时日去九重天寻她,她还是不肯见你。”

    无半分情绪,只有冷彻心扉。

    他身边的红衣男子,脸色带着病态白,却不掩其骄傲风华。南尘拿出一壶酒递给孤修。

    “这酒是好酒,你尝尝。”

    孤修接过酒,却未喝,他看着南尘拿起酒畅饮,像极了在借酒消愁。

    他轻轻垂眸,浅尝此酒。好酒是好酒,只是人不在身旁了。

    他不喜酒,可他师妹九暮与至交南尘却爱这烈酒。

    他几年前便出关了,原以为心已无半分波澜了,可一见到南尘,心又乱了。

    百年来的闭关修炼,到底修的是什么?

    遇见他,便让孤修功亏一篑了……

    “孤修,我们三人要是无关风月,一定是特别好的朋友。”南尘妖治的脸上有些悲伤,靡艳惑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少喝些酒,你伤未好。”

    孤修冷声道,只是红衣男子不听劝,玩命地喝酒。

    他叹气,都是造孽……

    “本皇受重伤小九也不来看看本皇,一眼也不来看,本皇那么久都没有见她了。”

    长老哪是那么好抓的,南尘不免也受了重伤。

    “你太急功近利了,多等个几年也可将北苑神域灭了。”

    孤修将壶中酒一饮而尽,漆黑一片的冷眸中无半分波澜,只是单独的劝慰。

    “死不了,还有,那些酒你替本皇送予她。这些都是小九喜欢喝的。”

    南尘一脸不在意,不将这些伤放在心上。

    他满心都是那个女子,心悦君兮君不知,可君一知友难全……

    两人闲聊着,似乎无半分隔阂,一如当年的至交好友。

    一如当年红衣贵公子一口一个小九,一如当年白衣仙君冷冷地站在一旁听着,时不时附和一句。

    只是少了个红衣慵懒女子……

    …………

    那日,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

    夜初静,人已寐。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雪白的月光缓缓自夜空飘落。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美不胜收的天海更让rén liú连忘返。

    居梦宫中,一蓝裙娴雅女子正要抚琴,面色淡然自若,她气度不凡,一见便知是个修养极好的人儿……

    琴声悠然的传来,伴着朦胧的夜色,伴着清凉的夜风,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置之度外,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有淡淡的花香,悠远的淡淡的而又沁人心脾。

    她感受到什么波动,手指按在琴弦上。

    一曲尚未完却已结束。

    她抬起头,病态般苍白的脸难掩其风华,一双温柔的眼中尽是宁静,她娇美病弱的身躯更衬出她的无限温柔。

    她永远都是淡然自若。

    这些时日被禁足在居梦宫她也并无怨言,一贯的淡然处之。

    夜色如水,她抬起头看着老树上的一道红影。

    她弯了弯眉眼,似若早就料到,只是眉间透着些许欢喜,她温软的声音响起。

    “姐姐,你来看若笙了。”

    温温柔柔的话却带着无处言说的欢喜。

    听到她的话,九暮也不纠结,直接来到若笙面前,一袭红衣张扬又嚣张至极。

    九暮望着她的妹妹若笙,月色照映下,本就病弱的蓝裙女子更显得苍白无力,柔弱的女子温柔地看着她。

    一双盛满星光的眸子包含了太多无可言说的情绪。

    九暮潋滟的桃花眸本该多情,奈何是个痴"qing ren",她略有些无奈,朱砂妖娆生辉,她悠悠开口。

    “这些时日,过得可好?”

    九暮漫不经心地问道,她看着眼前淡然自若的若笙,心中不知是何感受,只是面上,却是慵慵懒懒。

    “自是好的,安静了许多。”

    若笙轻笑道,对禁足一事不放在心上。

    “本殿向来信你,你办事谨慎,这次你也做的很好。”

    “若笙知晓,禁足只是为了迷惑视线,更是保护若笙。”

    若笙心思剔透,那日九暮发火,一半是真的动怒,一半也是借此发挥。

    九重天与北苑神域的战争即将告终,只是风头太盛难免会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趁此出手。

    而且,九暮与邪夜之事须先造势。

    九重天中定有其他神域安排的探子,如今传出九暮与若笙不和,打压萧妄,便是要引蛇出洞。

    就看哪些蠢货来找上若笙与萧妄了……

    而且若笙病弱,在九重天手握重权,必会受到很多危险,暗箭难防,禁足也好保护她安全。

    “本殿知道你清楚,但是”九暮面色不变,一幅漫不经心的模样,只是,她声音冷了冷。

    “小若笙,为何你会起如此不该有的心思?”

    没有怒吼,只是平静。

    夜凉如水,冷风掠过,若笙脸色突变,她敛了敛眸,半晌无言。

    她知道九暮定有一天会知晓的。

    只是……

    无法接受。

    她未言,九暮就如此冷冷地看着她。

    一切温柔的伪装都撕开来了。

    里面的阴暗被她最爱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情深。若笙自知罪孽深重,请殿下处罚,削去神籍尊位,入灭魂殿受罚。”

    若笙缓缓向九暮跪下,一句殿下生生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她依然如故,淡然自若。

    “小若笙,你在逼本殿,”九暮看着她自幼疼爱的妹妹若笙,向她跪下,她一贯的慵懒随意,声音却带着些许颤抖。

    她依旧记得那年她看到若笙时,便心生欢喜。

    她终于有了个妹妹,妹妹漂亮极了,跟个瓷娃娃似的。

    因为水若然,她更是对若笙怜惜疼爱,满心的愧疚感,病弱娇美的妹妹是她一生都要保护的人。

    可是——

    “小若笙,你联合的那些仙君,私下训练的仙兵,你到底要做什么?”

    九暮一字一句地说道,可若笙依旧低下头不发一言。

    “你可知,宗亲里的三长老手中有证据,他给本殿上折子,言你有谋反之心,让本殿重罚你。”

    “他有证据,他是神凰氏一族的人,虽非嫡系,也有其权,他对九重天忠心耿耿,他容不下你!”

    九暮见她说了许多,若笙却无动于衷,就这么跪着。

    她潋滟的紫眸中一片黑雾,带着些许猩红,她怒斥道,“若笙,你若执意不说,本殿也保不了你……”

    听到此话。

    若笙抬头,漂亮的眼中温柔又哀婉,她开口,“殿下不必保若笙,若笙命薄,无福消受……”

    短短一句话刺痛了九暮的心。

    若笙淡然温柔的脸上有些决绝。

    冷清清的夜中,精致宫中,温柔女子在红衣女子面前跪着,无悲无喜,仅是淡然自若……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