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92章 黑猫玄屠的真面目

    黑猫玄屠已经明白敌妖的领在什么位置了。

    因为sāo luàn开始后不久,大批的妖兽就向着一个方向涌了过去,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还用说,这些妖兽当然是在向着领的方向涌去啊!

    不管是为了保护领,还是听从领接下来的命令,它们都要跑到领身边才能做到,现在魔雾涌了进来,灵识已经无法传播,传音术也没办法使用,所以领想要传达命令肯定要把妖喊道自己面前才行。

    而且,朝安全的地方汇聚本就是生物的本能,很多时候,草地上吃草的羚羊会因为某一只羚羊疯狂奔而跟着狂奔,即使它们没有看到捕食者,也会跟着狂奔,这也叫从众心理。

    所以,当有妖兽向领所在的位置汇聚的时候,其他妖兽也下意识地跟着靠了过去,这就导致领的位置被这群妖兽给暴露了出来。

    “原来是在那啊。”

    黑猫玄屠看向了一座雄伟高大的建筑物,在那个建筑物的门口有着一个巨大的行刑拘台,行刑台上有一把巨大的斩刀,刀上流淌着绿色的鲜血。

    看得出来,这个行刑台很可能是平时用来处决奴隶的行刑台,那把大刀也是用来砍断奴隶的脑袋的大刀。

    黑猫玄屠不由得笑了起来:“真巧啊,正愁没把斩用的武器呢!”

    说着,它就窜入了妖群之,它身体渺小,进入妖群后就如同石沉大海,其他妖族根本现不了它。

    但在它窜入妖群的瞬间,那行刑台上的大砍刀突然莫名其妙地飞了起来,所有妖族大吃了一惊:“行刑刀,行刑刀飞起来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杀死的奴隶太多了,所以导致这把大刀成精了?”

    仙塔内,一切可成精,不过底层因为灵气稀薄的原因成精的物体不是很多,而高层,成精的物体就多了。

    但此刻,妖族们先想到的是大刀成精了,而没有想到这是有筑基期的妖兽在用御器术!

    所有妖族看到那大砍刀飞起来后都立刻散开了,谁也不想被那大砍刀来上一刀,毕竟,那是用来处刑的大砍刀,其锋利度和硬度都是不能小窥的!

    黑猫玄屠冲进了这栋又高又大的建筑物,这建筑物很像是一座塔,一共四层,外檐上挂满了金光闪闪的灯笼。

    领,就在这里面吧?按照习惯,应该是最高层吧?

    黑猫玄屠不断跳跃,它沿着这建筑物的外檐不断攀登,那大砍刀也在它身后跟着它。

    可惜了,如果用本体的话,直接把这层塔给毁了也不难,但我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那几个肯定会来追杀我。

    “所以了,为了避免我开更大的杀戒,领,你一定要在这最高层里啊!”

    黑猫玄屠喊着,然后直接撞破窗户冲进了这个建筑物的最高层里面,然后,那大砍刀就射了出去。

    最高层里面的几个妖族顿时一慌,它们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这大砍刀爆头而死。

    “领在哪?”

    黑猫玄屠四处观察,最后在一个能看到全城的位置处现了一个胖得跟个皮球一样的花豹。

    “是你吗?”

    黑猫玄屠立刻向着那只花豹杀了过去。

    那胖花豹吃了一惊,它大喊:“什么?行刑刀?怎么会在这里?”

    “死吧!”

    黑猫玄屠大喝一声,那大砍刀就狠狠地刺入了那胖花豹的身体里,这胖花豹毫无抵抗之力,轻松地就被这大砍刀给刺了。

    与此同时,无数魔雾涌了进来,把这胖花豹的血液给吸了个干干净净。

    整个过程非常轻松,轻松到黑猫玄屠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家伙,也是类似那种没什么修炼才能所以才被推上城主位置的类型吗?

    仙塔内,很多当上城主,国王的妖族不一定都是实力很强的妖,因为妖族不可能既修炼又要管理国家,所以真正的强者都是待在幕后,然后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组织给它们带来的资源。

    换句话说,这里的组织是在为个体服务,这一整个城市是在为某个强大的妖兽服务,所以不干掉它,这个城市就不会陷入群龙无的状况。

    “原来如此,是筑基期的妖兽造访了,我们没有远迎是我们失礼了。”

    就在黑猫玄屠思索的时候,它的周围已经多了六只体型不是很大的妖兽。

    玄屠皱了皱眉头,它的猫眼警惕地盯着这六只妖兽。

    体型越小,说明它们身体容纳灵气的程度越高,也说明它们拥有更强的修炼资质,还有可能说明它们都是筑基期的妖兽!

    下一秒,六件秘宝就浮了起来,是御器术,果然,这是六个筑基期的妖兽,它们早在此等候多时了!

    黑猫玄屠一惊:“有埋伏?”

    “小黑猫,你也太年轻了吧?这么明显的陷阱,你居然都会上当?”

    六个妖族的一个出了冷笑。

    玄屠咬紧牙齿,它说道:“就凭你们还拦不住我!”

    “好像不是那个筑基期人类啊,没想到那家伙挺谨慎的,没有踏入到这里来。”其一个妖族说道。

    一个看似头领一样的妖族开口道:“不管是不是,反正都是我们的敌人,先把它宰了,再去找出那个筑基期人类来,鬼蝴蝶的手下带着大军回来了,不要让它们抢了先机!”

    黑猫玄屠听到这里顿时忍不了了,它突然冷笑起来:“啊,听你们的意思,好像已经说的我必死无疑一样了,真是大言不惭,区区几个凡兽级别的筑基期妖怪,说真的,平时的话我还不屑和你们动手呢。”

    玄屠的双眼变得赤红一片,一股诡异的气息从它身上散了出来,四周的魔雾甚至开始向着周围散去。

    “那是什么?”

    六个妖族无吃惊,因为它们看到那黑猫身上散出一股又一股黑气,这些黑气环绕在黑猫周围,看起来无诡异。

    “不是灵气,那是什么?”

    “魔雾毫无反应,不是灵气和灵识,这只黑猫到底是什么生物?”

    玄屠那双冰冷刺骨的猫眼盯着这六只妖族,但注意力却是在别处,它已经明白了,这是陆平西故意的,为的就是要搞清楚它的真面目,它说道:“不过,你真的能看到我的真面目吗?”

    玄屠说完,无数黑气环绕住它并把它的身体遮盖的严严实实,但木质的地板却突然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是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压在地板上才会出的声音。

    “到底是什么?”

    六只筑基期妖兽出惊恐的声音,它们感觉到一股无可怕的气息,那气息宛若来自深渊。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