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50章 偶遇

    “女人就是女人!我还以为她要做什么大事,结果居然用这种低劣的手段!”秦鹿鸣恼怒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算什么啊!哪有女人会拿自己的婚姻大事设局的?这女人就这么肯定席朝会赢?喂,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有什么好说的?”席暮淡淡道。

    “你……”秦鹿鸣一时语塞。

    梁芒是真的厉害,很快察觉到秦鹿鸣对她的打压,开始反击。正巧遇上了席暮父亲重病,前几天病危通知下来之后,朝暮集团内部开始准备挑选其后继者,席家的两个儿子自然成了不二之选。

    但席家内部有些不太和,两个孩子关系一直以来都很糟糕,如今继承权摆在明面上,更是开始明争暗夺。原本席家父亲更中意的人选是席朝,但最近几年席暮也展示出了他十分优秀的能力,如今其父重病,董事会中分成了sān gǔ shì lì。

    一派支持席朝,一派支持席暮,另一派还在观望。

    不得不说梁芒真的很会挑时间,在这个时候,梁氏集团提出联姻,现在,两个继承人谁能够得到梁氏的帮助,谁就能得到观望一派的支持。

    虽然梁芒喜欢席朝这件事情很多人知道,但是梁氏毕竟是商人。席暮背后有秦氏的支持,秦氏是梁氏主营领域里非常有话语权的供应商,如果能和席暮搭上线,对于梁氏以后的发展十分有利。因此,梁氏会选择席暮也说不定。

    梁芒在这个节点用了这招,其实也是有风险的。她想搞垮席暮手头的势力,虽然有秦鹿鸣的支持,但只要席暮手头掌握的资源十分匮乏,鉴于时间紧迫,梁氏权衡之下选择席朝的概率就非常之大。

    原先席暮和舒桐在一起,秦鹿鸣也许还会担心如何应对梁芒这招,但现在席暮就再也没有和舒桐联系,虽然席暮对那个女人的迷恋程度一直让他感到惊奇,不过这两个人既然已经分手这么久,席暮会选择娶梁芒也不一定。

    “你不会打算要做梁氏的女婿吧?”秦鹿鸣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席暮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怎么可能?”

    “噢……”这个回答在意料之中,秦鹿鸣也不奇怪,虽然那俩人现在崩了,指不定啥时候又好上了呢。秦鹿鸣不走了,老老实实坐下,问席暮:“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席暮头也不抬,“抢席朝的资源啊。”

    “唉,又要忙起来了……”秦鹿鸣认命的叹了口气。

    一旦忙起来就一个月一个月的见不着女朋友,这话儿还不能在席暮这个失恋的人面前抱怨,他好惨。他看了一眼专注于电脑的席暮,那人下巴上还有没刮干净的胡渣。

    好吧,跟席暮比起来,他还算好一点。席暮已经连续几个月gāo qiáng度工作了吧……

    秦鹿鸣收回视线,打开自己的电脑。

    *

    四月份,草长莺飞,万物春生。

    开学已经一个月多了,小组成员终于都闲了下来,开始着手准备比赛的事情。因为是不同学校,所以讨论会的地点选择了Z大和t大之间的一家咖啡馆。

    那家咖啡馆舒桐是知道的,在两校学生之间都很有名气,环境很好,在学校自习室满员的情况下,有条件的学生也选择去这家咖啡馆自习。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小组里两个男生一路,而舒桐和老大两个女生从t大出发。

    咖啡馆离两所学校的距离都差不多,不算远也不算近,舒桐和老大从两点半出发,步行过去的话时间也差不多,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也不觉得路途漫长。

    这会儿正好是春天最舒适的时候,天气正好,舒桐心情也难得的好了起来。和老大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很快就到了咖啡馆附近。

    咖啡馆比较大,靠近街道的一侧是玻璃窗,这会儿阳光挺好,顾客们大都选择拉开窗帘让阳光晒进来,舒桐从外头看过去,大部分都是带着电脑和书的学生,专心忙着自己的事情。

    “……咦。”老大突然绕过舒桐,走到了她另一侧,挡住了舒桐望向咖啡馆内部的视线。“二二,我走这边。”

    “怎么了吗?”舒桐一脸奇怪。

    “呃,没什么啦,我觉得走这边比较好。”

    老大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奇怪,舒桐觉得不对劲,一定是咖啡馆内有什么,老大不想让她看到。越想越好奇,舒桐突然加速往前走,老大一时间来不及抓住她。

    “二二!”

    舒桐突然定定地站住了,望向咖啡馆里那个身影。

    许久不见的席暮,趴在电脑前睡着了,右手还盖在鼠标上。厚厚的一叠文件凌乱的堆在一边,桌上的咖啡还飘着热气。电脑的lán guāng映射在男人满是胡渣的脸上,眼下的一片青黑不难让人猜出这家伙睡眠质量有多差劲。

    舒桐久违的,揪紧了心脏。

    “二二……”老大走到她身边,担忧的叫了一声。

    舒桐抬头冲她笑了笑:“我没事。刚刚谢谢你啦,我们走吧。”

    没有停多久,舒桐和老大继续往前,走过不算长的玻璃窗,走进咖啡馆的大门。小组的两个男生已经到了,老大男友看到他们,远远的招了招手。舒桐和老大走过去,几人闲聊了几句,就开始了正事。

    开会不过是就之前的方向讨论了一会儿,分配任务之后就算是结束,时间并不长。但小组里两个男生想在咖啡馆写项目,老大自然是想和男友一起的。

    舒桐和大家道别,自己回学校。只是临走前,她还是悄悄往席暮坐的位置看了看。

    席暮仍旧睡着,呼吸均匀而绵长,似乎睡得很安稳。

    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脸,没刮净的胡渣有点硌手。

    舒桐觉得,自己大概是想他的。舒桐并没有完全原谅他,只是自从那天想起他上一世的死因,她开始做一些调查,了解一些她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事情。

    有关席朝,有关席暮的幼时,有关他的仇恨和偏激。

    抬头望了望四周,并没看见他人。

    于是,她悄悄地,吻了吻席暮的脸。

    然后,安静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