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51章 遇袭

    “你说,有人在调查朝哥?”

    一间不大的房间里,紧挨着一张小茶几,三面都是粉色调的休闲椅和沙发。茶几上胡乱地放着各色水果零食,一个女孩抱着笔记本懒散的躺在其中一张休闲椅上,十分惬意的伸手拿了几颗葡萄塞进嘴里,她抬眼瞧了瞧站在一边汇报的男人,眼睛转了几转,看向电脑屏幕上的资料。

    “咦,t大的学生,为什么会对朝哥感兴趣,这手笔看着也不像是席暮那边的人嘛。”女孩吐掉葡萄籽,又摸了几个枣塞进嘴里,继续往下看着资料。

    “咦咦咦!!”女孩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睛一亮,“我的天,还真和席暮有关,居然是席暮的女朋友,席暮居然有女朋友!那家伙原来是喜欢女人的啊!我就说为什么用那么多小鲜肉试探都没用,果然还是要找měi nǚ啊。”

    女孩将电脑递给旁边等着的男人,拿了张纸包着吐出来的枣核,丢进垃圾桶。又挑了一个苹果,这才重新躺回休闲椅上。

    “这次你做得很好。席暮一直用秦鹿鸣装成是GAY,把他女朋友藏得这么深,显然对这个女孩很看重。没想到,这女孩居然自己撞上门来。”女孩眯了眯眼睛,“那就试一试,用席暮的女朋友,逼他签文件。”

    “您是说……?”男人谨慎地问。

    女孩露出单纯无害的笑容:“我告诉你……”

    *

    舒桐突然接到当初严景租住的小公寓房东的电话,说是那间公寓终于又找到租客了,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严景当初留着的什么东西,要舒桐过去取。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本来想让房东把那东西丢掉就好,但舒桐担心那东西也许是苏异的,自己弟弟的东西倒还好说,如果是苏异的,还是取一下比较好。

    这么考虑着,舒桐便找了个时间去小公寓。这一次她比较谨慎,毕竟当初经历了那种事情,她特意挑着下午没课的周四去,下午的时候那条街上人还是很多的,她走着也比较安心。

    平安到了公寓楼下,因为席暮就住在对面,舒桐抱着万一遇上席暮就很尴尬的心态不想上楼,和房东说了在楼下等着。房东说要整理一下,请舒桐多等一会儿。

    现在还是四月,快五月了,小区里种着的不知道什么树开了花,白色的小花,在枝干上挂着,风一吹就带来幽香,舒桐望着小花出神,也没注意到房东从楼上下来。

    “舒桐,舒桐。”

    她听到有人叫她,正要回头,后颈却忽然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一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

    好像做了个梦。舒桐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眼皮仿佛被什么东西拉扯着睁不开,她感觉自己似乎在一辆车上,像是走在山路上,很颠簸。她有点晕车,没过多久又睡着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舒桐终于感觉好了很多,她稍微用了一点力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废弃建筑物的地上,背靠着一根柱子,双手被绳子绑在一起束在身后。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眼前只有一张椅子,上面放着一个摄像头,直直对着她。有一瓶喝了一半的水放在摄像头旁边,似乎把她带来这里的人只是离开一会儿,不久后应该就会回来。

    舒桐反应过来,她被bǎng jià了。

    至于原因,似乎也很好猜。不可能是要跟她父母勒索,毕竟她家里也不是什么富翁。她在学校认识的人不多,没有得罪过谁,也不可能是仇人报复。

    唯一可能的理由,只能是要借她来威胁席暮。

    舒桐叹了口气。

    她要变成席暮的负累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确信席暮一定会救她。

    如果是上一世,或许她会犹豫,只是现在,她几乎能肯定席暮会救她。

    只是,这些人,想要从席暮那里得到什么……

    *

    席暮收到了一封邮件,没有署名,地址是个用完就废弃的一次性地址。他点开,里面是一个摄像头转接的画面。

    画面里,他想念了许久的人被绑在一根柱子边上,衣服上全是灰尘,头发也乱糟糟的,她四处张望,看起来很狼狈。

    旁边的秦鹿鸣立即愤怒的骂出声,而他只一眨不眨的盯着画面,不想放过屏幕里舒桐的一点细节,他想确认她没有受伤。

    没过多久,终于有一个电话打来。

    “签了那些文件,她会很安全的。”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娇笑声。

    不用问,他知道是梁芒。而她说的那些文件,是今天收到的一份文件袋,里面是股权转移的合同。

    “你什么时候放人?”席暮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

    “不会很久的,你签了文件,不久以后我就能和朝哥订婚,等到我们的订婚宴结束,你自然能见到你的小女朋友。”

    “订婚宴?!”秦鹿鸣一掌拍在办公桌上,“那至少也要等一个月!”

    “哟,秦鹿鸣也在?”梁芒又是一阵娇笑,“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那女孩的,毕竟是席暮的女朋友嘛,我可不想朝哥的弟弟是个gay,那对朝哥也有影响的。对了,这件事情要是朝哥知道了,那个女孩也许就会有点苦头吃了噢……”

    一个月,不行……太长了,她会害怕的。

    “一个星期。”

    “你好像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噢?”

    “我会在一个星期内让你和席朝订婚。”

    “咦,”梁芒有点惊讶,但她笑了笑,“如果你做得到,那就一个星期。”

    “好好照顾她。”

    “那当然。”电话那头,梁芒嘴角的笑容又深了一些。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