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94章 说鸟,鸟到

    瞄了一眼令牌,宋安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

    这,竟是弑神第一代令牌!

    拥有此令牌的人,只有一人。

    这人便是万界之主,弑神的创始者!

    他刚才还用那种语气与万界之主对话,找死?

    “大人,小的错了,要杀要罚,悉听尊便。”

    此时此刻,宋安已经想明白了,万界之主想杀了他,不费吹灰之力。

    也就一个眼神。

    这一点,宋安早就有所领会。

    修为相差太过悬殊,秒杀,不过是一个眼神而已。

    “老子不罚你,也不杀你,你丫的把事办明白,比杀、罚都管用。”

    眼神下瞄,看着跪在地面瑟瑟发抖的宋安,楚江岚平淡的说。

    好似,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起眼。

    只是一件平淡并不稀奇的事。

    在楚江岚眼中,这就是一件芝麻大小的事。

    可在宋安眼中,却是一件足以改变云梦大陆的命令。

    “是,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办。”

    拖着肥胖的身体,宋安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办的不好,可能会丢掉性命。

    拼着小命,也要将万界之主亲交代的事办明白咯。

    “还有一件事,以后少狂妄自大,要知道,这个万界比你这个废物强的比比皆是,你,就是一个弱者!没有任何理由狂妄,没有!”

    望着宋安离去的背影,楚江岚警告。

    “小的明白了,劳烦大人操心了。”头也不回,很随意般,应了一句。

    三秒后,宋安才反应过来。

    真是狂妄习惯了,还以为说他的是别人呢。

    转身,朝楚江岚跪下,猛喝道:“小的明白!大人费心了!”

    很明显,宋安才反应过来这一切,要变天了。

    “呼,该走了,答应小陈的事,也总算结束了,下一步,本尊想,等这一切结束,神国的统治权,是时候重新交给小陈了。”

    是的,事到如今,神**队的统治权依旧在楚江岚手中。

    等这次离开之前,就将神国所以的权利都归还给陈汉生。

    杨家三人就住在公爵府。

    神光阁二十人放出去流荡。

    若以后仗着神光阁的名声,难成大器。

    固有修为,却无实战经历。

    宋安的宫殿之外,宇森安、涂惊思黑和安斯黄在一起谈笑。

    “不是我说啊,啊黑,你丫的不仗义,当初商量好的公平竞争黄妹子,你怎能出尔反尔呢。”

    看着涂惊思黑,宇森安气不打一处来。

    当初说好的难不成都成了狗屁?

    公平竞争呢?

    怎么就变成了私自撩妹呢了。

    说好的友谊呢?

    还不是都变成了对女友的情感?

    “对于黄妹子,你我都有权利竞争,不过是老子动作快点,这有错吗?现在还只是开始,你着急个屁,以后献殷勤的地方多了去了。”

    对着宇森安翻了个白眼,涂惊思黑没好声的道。

    “对对对,你说的不错,现在才知是个开始,等以后的,老子会让你知道,黄妹子是谁的菜!”

    宇森安气的脸色有些发紫,双拳紧握,怒瞪涂惊思黑。

    安斯黄闹了个大红脸,她说什么了?

    她什么都没说,但这俩货却一直在议论她。

    好嘛,追求不是不可以。

    但是,当着人家妹子面议论,真的好吗?

    “你们,你们,你们好讨厌!”

    猛然喝了一声,安斯黄红着脸,生气跑了。

    一个角落,安斯黄蹲着,双臂抱着腿,噘着嘴。

    “坏蛋,坏人!涂惊思黑、宇森安,你们都是坏人,哪有当着人家的面议论人家的!背后议论也就算了!人家还没想结婚呢!”

    安斯黄自言自语道,一脸的气愤。

    “哎呦,黄妹妹,你看我们两个,不会说话,你别介意哈。”

    提了提身边的涂惊思黑,宇森安咬着牙,说:“是不是啊,小老弟!”

    “哼,恐吓是没有用的,黄妹妹老子是追定了。”噘着嘴,坚定的盯着宇森安。

    “那咱们就试试,谁能追到手!”

    刚要揍涂惊思黑一拳,到了面前,宇森安忍住了。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等以后,若追不到安斯黄,再揍涂惊思黑一顿也不迟。

    “你们,不跟你们玩啦!”

    扯着嗓子,安斯黄吼道。

    好在这个地方没有人,而且声音传不出去。

    声音再大都没事。

    “黄黄,咱们本来也不是来玩的,咱们是来执行保护任务的。”

    蹲下身,不知从哪弄来一杯热茶,宇森安笑着。

    “烦人啦!”

    安斯黄破天荒的,骄里娇气的低声吼道。

    “咱们得确认一下,咱们不是人,黄妹子是蜻蜓族的,我是麻雀族的。”说着,宇森安亮出了那双黝黑色的翅膀。

    “哎呦,麻雀族的?不好意思了,本神刚好是麻雀一族的克星,蛇族。”

    涂惊思黑身上出现密密麻麻的鳞片,看着很是膈应。

    “哼,蛇族?蛇族又能如何,没有修为,一切都是狗屁,想保护好黄妹妹,你还不行,老子,最少也比你强。”

    宇森安微笑着说。

    “我说,不是我扁你的台,不吹牛能死?黄妹妹那是什么修为?百方万界第一暗杀高手,需要你保护?只是修为被封印了而已,有你什么鸟事。”涂惊思黑白眼,道。

    “嗯?几位有鸟事?找本鸟有何贵干?”

    说巧不巧,涂惊思黑说这话,正好被一个鸟族的听到了。

    这不,跑过来问。

    三‘人’同陷入沉默。

    “滚,没你鸟事,有多远滚多远!”涂惊思黑与宇森安同时朝那鸟族喝道。

    “没老子鸟事?老子就是鸟族的,鸟事,不就是鸟族的事。有事快说,老子没工夫和你们玩耍。”

    挥挥手,鸟族那个成员不耐烦地道。

    “靠你姥姥的,再不走拔毛吃肉!”

    举起手中的大棒槌,涂惊思黑恐吓道。

    “才是靠你奶奶嘞,还拔毛吃肉呢,追得上俺算你牛!”

    话音未落,那鸟族的东东早已跑的没了影子。

    “老子靠你大爷的,下次见到你,定拔了你的毛,烤着吃!”

    涂惊思黑呲着嘴,骂咧咧的吼道。

    “哎,你们怎么不拦着我,就不怕我真上去把那鸟拔毛烤了?”

    就他刚才那举动,放在以前,这两‘人’必保拦着他。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