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88章 被藤蔓包裹的荒村

    “就要到了,转过这个山坳,就能见到万寿村了。”张老板很激动,他已经等不及想要品尝万寿村的美酒了。

    而随着张老板的激动,封不平三人也是期待起来。

    几人爬上山坳。

    “嗯?”

    张老板微微一愣,露出迷茫之色:“奇怪,路没走错啊,是这条路没错,村子呢?”

    他看向领路人,领路人也是有些愣神:“我经常走这条路,肯定没错的。”

    没错?

    可是,村子呢?

    张老板回过头看过去,入眼处,苍翠欲滴的绿色覆盖了一切,哪儿来的村子?

    以前他们走到这儿,立刻就能见到村子,虽然万寿村不大,却也有三十多户人家的。

    “没错的,老张,你看那边!”突然的,领路人指着一个方向呼唤。

    “是万寿石!”张老板眼珠子一瞪,没错了,“那是万寿石,万寿村的象征,你们看那巨石的外形,像不像一颗巨大的蟠桃?”

    封不平仔细一看,还真有些像,“所以说,这儿的确是万寿村,我们没走错?”

    “肯定没错的。”张老板脸色有些难看,“或许是发生了什么,老俞,你最近一次来万寿村是什么时候?”

    领路人,或者说老俞,微微想了一下,立刻就给出答案:“五个月前!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一批人也是要来万寿村,是我给带的路,那时候村子还好好的。”

    “也就是说,在这五个月内,肯定发生了什么吗?”封不平蹙眉,心中一紧,察觉到了不妙,“走吧,在这儿犹豫也发现不了什么,先去看看!”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行动起来。

    不多久,几人从山坳上顺着一条小道进入了万寿村所在的这片屹立于崖壁边缘的村子。

    “看那边,那是万寿村的村碑,记录了很多万寿村发生的事情,是万寿村的象征之一,旁边还有一口古井,早年干旱,就连百首山都罕有水源,那口井就是当初打的,不过之后就没用过了,现在万寿村也就是使用古井的水来酿酒。”

    几人看过去,的确隐约能够看见一块石碑一样的东西,但是此时这块石碑早已经被绿油油的藤蔓所覆盖,只能看见一角,更别说古井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几人一路向前走,张老板一一将自己熟悉的关于万寿村的一切标志性地点介绍给封不平他们听。

    “没有人。”老俞刚刚先封不平他们一步钻进了村里,此时从藤蔓之中|出现,凝重的道,“我在村子里找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人。”

    “老俞,你没有动这些藤蔓吧?”封不平看过去。

    “没有。”老俞摇头。

    “没有就好,我总觉得这些藤蔓有些特别,你们最好别乱动,别伤到了它们。”

    几人对视,纷纷点头。

    “走,我们也去看看。”封不平说着,就向着一旁的一户人家走去。

    同样是被藤蔓所缠绕,木质的房屋长满了青苔,房屋就像是荒废了很多年一样,看上去充满了岁月的气息,腐朽和潮|湿,几人进入屋子,映入眼帘的是空无一物的空旷。

    “就是这样,其他的地方也是一样的,东西好像都被搬走了,也没有看见人的痕迹。”

    封不平微微颔首:“看来,这地方的村民多半是离开了。”

    他想到了两种可能。

    一种,是因为村子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村民们不得不迁移,所以家里没有遗留下什么东西。

    第二种情况,就是朝廷的因素了。

    毕竟这可是深山,想来朝廷那边,也是早就有所准备,如果说是朝廷那边组织着将深山的村民迁移,也并不是不可能。

    至于具体是哪一种情况,封不平就无法判断了。

    而且,现在让封不平更为好奇的是另一点。

    这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可不是正常村子的样子,按照老俞说的,几个月前,这地方还不是这样的,短短几个月,怎么可能变化这么大?

    听到封不平的分析,老俞若有所思:“或许真的是朝廷的原因,几个月前我带来的那一批人,身份有些不同寻常,当时我问过他们,他们也没有明确告诉我他们的身份,只是说了是公门中人。”

    “呼!~”张老板闻言,不由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只要不是出事就好,哎,看来这一次我们是白跑了。”

    封不平四处打量片刻,走到了墙壁前,注视着墙壁上蔓延的藤蔓,若有所思,转身对张老板道:“张老哥,我们先去村子其他地方看看吧。”

    “哎?好,我带你去看看!”

    几人走出屋子,走在被藤蔓笼罩的村子之中,很快就来到了一片坍塌的建筑面前。

    “就是这儿了,村里的酒就藏在这地方,下面有一个地窖,可惜了,看来酒都被毁掉了。”张老板很是肉疼。

    要知道,这些酒可都是好东西啊,万寿村十多年的积累,因为特殊原因,哪怕离开,肯定也是不会带走的,如今却是被彻底毁掉了。

    就在张老板一阵痛心疾首之时,这边,封不平满脸的凝重,“果然是这儿,外面这些藤蔓,都是从这儿出来的。”

    别人看不到,但是封不平灵眼却看得非常清楚。

    就在他们站立的地方,地下便是一条条巨大的根茎,那是外面这些藤蔓的根!

    而且灵眼之中,这些根之中蕴含|着庞大的生命力量!

    “妖?还是纯粹的灵植?”

    封不平有些不确定。

    因为如果是妖,那么应该会有浓郁的妖气才对,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异常。

    如果说是灵植,倒是有一定可能。

    封不平忍不住想到了张老板前面说的那个故事,难道说,那一次的变故,就是这东西带来的?

    这并不是不可能。

    灵气未复苏之前,这个世界或许也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或许太过于稀少,很难发现,特别是在百首山深处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

    如果是这样,那么当初的那一幕,或许就能够解释得通了。

    想到这儿,封不平问询张老板,他们当初酿酒,选择这个地方,是不是因为这地方早年就是万寿村窖藏美酒的地方,还是之后他们联手酿酒的时候才选择的在这个地方挖掘了地窖。

    不出所料,张老板告诉封不平,原本这个地方并不是用于藏酒的地方。

    “看来,八|九不离十了。”

    多半是因为张老板他们当初为了酿酒,挖开了一个地窖,从而将地下的什么东西暴露了出来,然后引来了山中野兽和动物。

    至于酒的消失,或许根本就是一种意外。

    或许那时候野兽们嗅到了地下的东西。

    毕竟这种灵植,天生就对那些野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甚至于足以让它们失去理智。

    或者说,干脆就是灵植本身有着蛊惑这些野兽的能力,所以才会突然汇聚过来。

    而因为那时候地下的东西依然还被埋藏在地下,野兽们一时间也是难以找到。

    而要知道,当初地窖中可是蕴藏着不知道多少的美酒的。

    这些野兽扎堆出现,混乱不堪。

    肯定是打翻了这些酒,紧接着酒气将灵植的气息掩盖。

    失去了那种气息,野兽们回复理智,立刻作鸟兽散……

    当然了,这都是封不平的猜测。

    不过就算只是猜测,封不平感觉,应该也是八|九不离十。

    因为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说得通当时那种情况。

    毕竟那时候,可没有灵气复苏。

    “灵植吗?”

    封不平沉吟下来。

    老实说,对于灵植,封不平肯定很动心,这种东西,哪怕不一定是灵药,但是沾染上一个‘灵’字,肯定也是有着其特殊的地方的。

    而且灵植不是妖,对于封灵师来说,绝对是至宝。

    不过他并没有动心就妄动。

    灵植虽然不是妖,但是看眼前这一株灵植的成长规模,哪怕不是妖,也已经有了一定力量,贸然动手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毕竟灵植也是有着自我保护的能力的。

    “不管如何,先让张老板他们离开之后,再找机会来看看好了。”

    想到此,封不平灵眼再次看了一眼地下,顺着根须,他看见了隐藏在地下的一团能量体,非常模糊,但是非常庞大。

    离开酒窖。

    紧接着四人又去了其他地方,一无所获后,到了村口集合。

    “可惜了,可惜了啊。”张老板走了一路就念叨了一路,对于被藤蔓破坏的酒窖明显耿耿于怀。

    “是啊,可惜了。”封不平也是感叹。

    不过他感叹的不是酒窖,美酒虽好,但并不是他所需要的,而且这种美酒终究只是凡酒,和真正用灵植酿制的灵酒根本没得比。

    他感叹的是自己的药草啊!

    因为万寿村这种变故,他所需的药草肯定是没戏了,他已经问过了,这种生长在山里的活药,一般都是采药人自己才知道位置,没人带路,无异yú dà hǎi捞针,他们根本找不到,而他也没那个时间去漫山遍野的寻找。

    有些不甘心,封不平感觉将灵眼开启,漫山遍野的观察,期望能够找到些收获,反正灵眼如今长时间开启他也算是勉强可以负担得起了。

    还别说,灵眼的效果真的不错,粗略一看就找到了一些隐匿的蕴含不少生机的药草,不过生机蕴含的程度有限,和他需要的终究差了一筹。

    “以后灵眼升级了就好了,哪怕不开眼,平时也有很多妙用。”

    四人并没有因为万寿村的变故就直接打道回府,毕竟万寿村只是他们的目的地之一而已,附近还有几个村子,说不得会有收获。

    在老俞的带领下,四人很快就再次出发。

    一个村子一个村子找,结果让人失望,临近万寿村的几个村子基本都是人去楼空,看来真的是朝廷那边行动了,深山中的居民都迁移走了,他们全都扑了空。

    这一趟,让封不平很失望。

    毕竟他的目的地可是药草,虽然意外发现了一株神异的灵植,算是意外收获,但是没有药草,终究让人无法开心起来。

    “我能感觉到,时间越来越近了,必须尽快积累起物资……”

    想到这儿,封不平已经有了决定。

    隐隐的紧迫感让他明白,有些事情或许真的快要发生了,慢悠悠的收集物资,根本不可取。

    特别是经历了这一次之后,他非常清楚,想要依靠钱财买到自己所需要的药草,基本没有可能。

    如今各地山中的居民肯定都已经开始撤离,没有人找药,自然也没有人去卖。

    想要获取,只能依靠自己。

    从山中回到鬼哭山山口,封不平和几人告别。

    虽然张老板他们很担心,执意要让封不平跟着回去,特别是老俞,作为这一次的向导,更是不容许封不平乱来,但是在封不平表现了一些手段后,还是拗不过封不平。

    最终封不平留了下来,转身就再次回了万寿山。

    再次回到万寿村,封不平径直来到了地窖。

    “呼!~”

    深呼吸,封不平目光微微一闪,“梦境世界的那一位,曾经收服过不少的灵植,每一尊都有着绝强的力量,曾经帮助他度过了不少危机,特别是那一颗老树,或许,我也有这个可能。”

    灵植,有些类似于小家伙那种,都是有着非常巨大的成长潜力的存在,妖未吃人之前,只能算是普通的兽类,具备灵性的情况下,自然成长,突破后,便会化为灵兽,吃人之后,凶煞气息凝聚转而为妖,灵植同样如此。

    比如摩云山的槐树妖,便是因为吃了太多人,直接化为了妖。

    只是相对而言,兽类更容易化为妖,灵植更难。

    原因也很简单。

    兽类本身具备凶性,稍微一些刺激,就可能化为妖。

    而灵植不同,它们一开始灵智就比动物更弱,甚至于几乎没有,只有自保的本能,除非有人故意以血肉喂养,或者说想要伤害它们,从而被对方杀死,被动的吸收了足够的血肉,自然而然的转化为妖。

    而眼下这一株灵植,自然是尚未沾染污秽的灵植。

    心念电转间,封不平已经来到了地窖之中。

    从始至终,封不平都没有去动那些藤蔓,为的便是不激怒灵植。

    浓浓的酒气弥漫,灵眼之下,地窖虽然昏暗,却依然无法遮挡封不平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