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01章 司州商战(五)

    堂上,曹操转身刚刚坐下,便看到曹丕跟了过来,顿时疑惑。

    长子曹昂宽厚聪慧孝顺,是自己最了解也最喜爱的儿子,曹彰喜欢军旅打仗而不爱读书,曹植喜欢作诗吟唱。三个儿子都各有特点。唯独曹丕平日里沉默寡言,连曹操这个父亲都对他不太了解。

    而且曹丕武不如曹彰,文不如曹植,但却在兄弟关系之中处得不错,曹操就对他更是好奇,也更不了解。

    “子桓,你有什么事吗?”曹操凝望着曹丕,疑惑询问。

    一双如鹰般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曹丕,仿佛要钩出他的内心,一探究竟。

    荀彧和郭嘉也都仔细观察曹丕,对于这位公子,他们二人也是熟悉又陌生。

    面对父亲的注视,曹丕略微有些紧张,但还是开口了,

    “父亲,孩儿有事情想要恳求父亲允许。”

    听到这句话,曹操反而大喜,轻松许多。

    曹操最担心的就是曹丕不和自己交流,只要他愿意交流,自己就可以更加了解他。

    曹丕偷偷看了眼荀彧,无奈叹气,鼓起勇气将心里话说出口。

    “父亲,大哥平日操劳政务,能够为父亲分忧;子建也是擅长文学,在颍川文士中逐渐有了不小的名气;子丹和子文也要去军队中历练,唯独孩儿资质愚钝,不知道该如何为父亲分忧。文、武、仕,哥哥弟弟们都做得很好,唯独孩儿不够优秀。因此孩儿恳求父亲能够答允,我想踏入商业从商,日后若是能够做大,也能够为父亲提供钱财粮草!”

    曹丕此言一出,震惊荀彧。

    虽然商人的地位很低,荀彧作为文人自然羞与商人为伍,但却并不反对曹丕从商。

    曹丕不同于别人,他是曹操的儿子,而且并非长子。如此身份,若是去从商,荀彧认为反而是好事。

    郭嘉却微微皱眉,对此有些不满,只是不好说些什么。

    曹操露出笑容,听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心里很满意。

    “好!只不过,为父可没有多余的钱财给你作为底金。你想要经商,为父只能是答允你,日后你的商队可以不在兖州、豫州这些朝廷管辖的区域缴纳税收,如何?”曹操毫不犹豫底答应下来。

    曹丕大喜,眼中冒出激动的目光,喜笑颜开。

    “多谢父亲!”

    得到父亲的允许,曹丕欣喜不已,直接退下。

    荀彧和郭嘉皱眉,两人知道丞相马上就要询问他们这件事了。

    虽然曹操直爽地答应了让曹丕可以经商,但这只是作为父亲答应儿子的一个小请求。至于到底此事能不能成,还需要深思熟虑。

    “文若、奉孝,你们怎么看?”曹操眯眼,从慈父的样子恢复到奸雄的表情。

    荀彧眼神坚定,毫不犹豫地开口回答:“丞相,曹丕公子毕竟是您的儿子,按照道理来讲,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但是臣以为让丕公子去经商,也无不可。而且,这还有三大好处!”

    “哈哈,哪三大好处?”曹操疑惑,笑问。

    荀彧微笑,晃两下脑袋,娓娓道来。

    “其一,丞相建都许昌,百废待兴,需要的粮草、钱财都是大数目,几年之内难以集齐。若是丕公子能够经商,便可给丞相提供源源不断的钱粮支持。”

    “其二,丕公子是丞相的儿子,天下商户若是知道丞相允许自己的儿子经商,岂不是在等于告诉天下商户您对他们的尊敬?商人本是卑贱之人,但在乱世却是藏金宝袋。天下商户支持丞相,就会送来钱粮犒军,就会有求于丞相。得商户支持,便是得实惠。”

    “其三,臣本不该多言此事,但却还是说两句吧。大公子宅心仁厚、文武双全,曹彰、曹植两位公子都各有喜好,也各有不足。唯独大公子和二公子在各方面都很优秀。现在二公子经商,大公子便……呵呵,丞相应该知道在下要说什么了。”

    听完荀彧所言的三个优势,曹操沉思,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第一个优势和第二个优势都不算什么,曹操自己也能想到。反而是这第三个优势最为重要,这涉及到立嗣的问题。

    倘若曹丕经商,地位便不如曹昂。曹彰和曹植固然优秀,但却不如曹昂全能。如此以来曹昂就可以顺理成章成为世子,符合大汉传统的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规矩。

    秉承汉礼,一项是荀彧的底线。

    “文若,你先回去休息吧。对了,今日从青州送来了上好白露酒,你拿去品尝。”曹操摆摆手,示意仆人将美酒赠送给荀彧。

    荀彧没有拒绝,微笑收下,挺胸抬头离开丞相府。

    待荀彧走后,曹操才看向郭嘉,等他开口。

    郭嘉才是自己知根知底的心腹,而且和荀彧不同,这是能够让自己完全吐露心扉的人。

    “你认为如何?”曹操冷不丁地问道。

    郭嘉自然明白主公所为何事,但还是笑了笑:“主公是问扬州的事,还是司州?还好死活主公也想赏在下白露酒喝?”

    “呵呵,你这家伙,白露酒这东西要多少有多少,让你喝个够!刚才这件事,奉孝直说吧。”曹操笑了笑,调侃郭嘉的小心思。

    郭嘉也明白主公的意思,赶紧开口:“丕公子的事,丞相答应下来也无不可。只不过有些事,荀令君不能说也不会说,因为他为人正直。但臣能说,只是不知丞相能不能听。”

    “说吧。”曹操洗耳恭听,猜到了郭嘉一定会语出惊人!

    相比于荀彧的谋略和看法,曹操更想听郭嘉吐露心扉。因为他比荀彧更具备一个优势——没有贵族架子。

    “总体上讲,丕公子经商,算是好事。但是臣从小家境贫寒,之所以能够学有所成,是因为身边有竞争对手。在颍川求学的时候,曾有世家子弟聪慧好学,吃穿都强于臣。臣当时年幼,心中感慨世道不公,因此更加奋发努力。”

    郭嘉说完之后静立在旁,等待主公听明白自己的意思。

    曹操浅笑,自然听懂郭嘉的言外之意,他这是在告诉自己有对手才能使自己进步的道理!

    朝中有汉臣,曹操深知还不能肆意妄为;司州有王定,曹操才能清楚自己的水准。自己的儿子也是这个道理,给他培养一个对手,让他认为世子之位能够得到,但是却有人和他竞争,才能够使曹昂变得更有斗志。

    而这个对手,曹操也知道唯独曹丕或许能够与其大哥抗衡三分。

    “奉孝,你果然了结我。这件事,以后烂在肚子里。至于子桓,他不过还是个孩子。若是他愿意经商,就让他去吧。”曹操在心中否认了郭嘉的想法。

    给长子培养对手固然重要,但是立嗣之事更重要!曹操敢赌命,但是不敢拿曹昂的前途来打赌。倘若真的给曹昂培养对手,那他日后的生活可就步履维艰,步步小心了!

    毕竟那个时候,曹昂就不能安稳生活,时刻都要提防暗地里的刀光剑影。

    郭嘉点头,了解到主公的意思后,笑而不语。

    因为他断定,主公早晚都会按照自己的提议去做,这只是时间问题。而推动这件事的导火索,则是年方十九便当上大将军的王定!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