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陆雨桐,你还口口声声说爱他,可是你现在做出来的事情,哪一点表现你爱他?”

    夏棉试着用这种话去cì jī她。

    希望有用。

    她的话成功的让陆雨桐顿住脚步,她并未看夏棉,而是重新吩咐了句,“把人给我看好,在我没让她死之前,她不能有事。”

    “xiao jie放心吧,我们一定照做。”

    “陆雨桐,你到底想怎么样?”夏棉急得大喊。

    陆雨桐则是不理会她,笔直的身子往风司夜的方向走去。

    夏棉只感觉绑着自己的绳子深深的将她的好勒出血来,她疼得直皱眉头。风司夜已经往上走,目光一直放在夏棉的身上,一脸的担心,“陆雨桐,不是说我死,你就放过夏棉的吗?放了她,我从这里跳下去。”

    “你当我傻?”

    陆雨桐冷笑,“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放了夏棉。”

    “你……”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跳。”

    “陆雨桐,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风司夜咬牙切齿。

    面对风司夜的指控,陆雨桐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唇角微勾,“你风司夜可是有着过人的能力,我若不这样做,你觉得我达到目的?”

    “不要!”

    夏棉大喊一声,她的声音当中尽是抖音,“陆雨桐,你不就是想要离开风司夜吗?我答应你,我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时候,只能这样说。

    “夏棉,如果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风司夜听着夏棉的话,他心如刀绞。

    这些话,陆雨桐根本就听不进去,越听,她就越气愤。

    手,紧握成拳,隐约当中还能听到那咯咯作响的骨节声,脸上的神情狰狞可怕,只要看一眼,都会被吓到。

    风司夜见惯了这些,自然是学定自若,“陆雨桐,像你这么狡猾的女人,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我告诉你,今天你若是敢让夏棉掉一根头发,哪怕是挖地三尺,我也会把陆泽良找出来……”

    说到这里,风司夜故意不把话说完。

    他知道,这个陆雨桐自从就是陆泽良一手带大的,她最在意的就是他。

    所以,这个时候,他这样说,只希望能够让陆雨桐有所顾忌。

    陆雨桐的神情只是稍稍的震了下,随即回神,唇角还是微勾,“风司夜,若你有本事,就不会让我的父亲逃走了两个多月也找不到。”

    “我原本还想着只要你愿意把夏棉送走,我就再给她一次活命的机会。现在看来,似乎不需要了。”

    “那我还真的应该多谢你的好意了。”

    风司夜说完,迈开修长脚往陆雨桐的位置靠近一些。离夏棉的位置越来越近,他的心就跳得越快。

    几天了,这还是风司夜第一次离夏棉这么的近。

    现在这个时候,只有先把陆雨桐给控制住了,夏棉才能平安无事。

    夏棉已经将自己的生死抛到了脑外,而风司夜不行,他不能死。

    他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所以,哪怕是她死,也不能风司夜有事。

    她急得一身的大汗,不管她说什么,风司夜就当作没有听到般。她急得大喊,“风司夜,你……你不要犯傻了,如果你真的听了她的话,她也不会放过我……”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得听我的。宛宛需要你。”

    “老婆,有你这话,我真的很开心,在我临死之前,还能听到你的关心。”

    夏棉的话,以前她那一双担心的眼神,风司夜那黑色的眸子当中透着他的微笑。

    夏棉,“……”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她紧咬着唇,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袭在她的心头。风司夜怎么可以这样,难道他不知道,如果失去他,她根本就连活着的意愿都没有。

    “风司夜,如果你敢的她的,就算活着,我也会zì shā。”

    夏棉这话一出,风司夜成功的顿住了脚步,他心疼的目光看向她。

    她的眼角挂着泪水,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希望他听自己一回。

    看着她的眼泪,风司夜真的很想伸手擦掉。

    他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直接被人拉开。这个时候,陆雨桐自然不会让风司夜和夏棉接触。

    他们的相爱,深深的将陆雨桐cì jī到。她的心疼得快要窒息,想要说话,却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风司夜,你听我的,不要这样好不好?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老婆……”

    夏棉只觉得风司夜这轻轻的唤她的名字,似乎倾尽了一生的温柔,催逼着她流泪。

    她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的摇头,“风司夜,你别这样,我求你了……”

    “老婆,对不起,这一次我不能听你的。”

    “不,不要……”夏棉的声音撕哑的厉害,“如果你敢不听话,那我就先从这里跳下去,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夏棉威胁。

    两个人虽然禁锢着她,若是她拼命的挣扎,自然会掉下去。

    “老婆,如果你敢这样做,哪怕我是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风司夜隐忍的咬牙,他的声音很轻,可字字都已经表达了他的真心和他的决心。

    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清晰,夏棉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那种疼,伤口处开始疼了起来……

    这个伤,是替风司夜挡下的,是她用生命去护住的男人,她怎么可以看着他去死。

    她拼命的摇头,希望风司夜能够离开。

    “风司夜,你还有完没完?”陆雨桐再也看不下去。

    凭什么,都快要死了,还要在她的面前秀恩爱?

    她陆雨桐比夏棉优秀多么倍,风司夜凭什么喜欢的人是她?

    “废话真多,马上给我跳下去,我就放了夏棉。”

    “你放了她,我马上就跳!”

    风司夜还没有那么傻。

    他在等,等云弑天带人来。

    烈日下,他的汗水已经一滴一滴往下掉,夏棉亦是如此,看着她一张苍白的小脸,风司夜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他从未想过,他的人生当中,竟然会发生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夏棉陪着他度过。

    他的视线一直落夏棉的手腕上,因为挣扎的原因,已经溢出了血,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她的脸色那么的差,肚子里还怀着宝宝,经不起这种折腾。

    陆雨桐的为人,他多少是了解的。

    如果他真的跳了,陆雨桐不一定会放过夏棉,甚至会直接把她推下去。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