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嗯。”沫妃点头,“小天哥,这些天你多安慰一下我哥。”

    “没问题啊,但是我可不想昨天的事情发生。”云弑天挑眉看她,昨晚还真的把他弄得够呛。

    这女人哪,真的是得罪不得啊。

    “你还敢说?”沫妃一提这个就生气,脸色一下子变了下来。

    瞪着云弑天,“你喝醉了我也没有怪你,但是你能不能半夜不要进我房间,吓坏我了。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她是被吓到了,才会生气。

    至于喝醉,都是为了陪哥哥,她自然没有什么好生气的。

    再说,男人嘛,偶尔的时候喝喝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对不起,不会再有下次。”云弑天懊恼,刚才不应该提起。

    “哼!”

    沫妃冷哼一声,起身上楼,留下云弑天一个人坐着,很是委屈。

    风司夜到达公司的时候,整个人的周身都弥漫着一股冷意,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使人发寒。

    坐进电梯,前台已经开始议论,全部都是夏棉离开的事情,总之有各种的就法,至于是哪个版本就不得而知。

    刚从外面进来的向海容听到前台说话,便知道今天风司夜来公司了。

    还真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恢复,来公司。

    看来,这男人哪,果然是对女人没有什么真感情,夏棉离开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就忘记了。

    这样挺好,她的机会来了。

    向海容回到自己的部门,拿出一份设计好的稿图,坐上66层往总裁办公室而去。

    出了电梯,正想去找风司夜,然而陈莹给拦住,“向大设计师,现在是上班时间,如果来找总裁叙旧的话,那请改天。”

    向海容看着眼前这个虚伪的女人,她吃嗤笑一声,“陈莹,你确定要拦我?”

    “这是我的工作,请你不要为难。”在公司里,她当作不认识向海容。

    “陈秘书你好,是这样的,我有一份重要的文件需要风总亲自签字。而且,我看了新闻,知道他的心情不好,身为老同学,我来看看他,顺便安慰一下他。”

    向海容一脸的笑容,没有半点的不悦。

    当然,她自然是把不爽放在心里,没有表现出来。

    陈莹听向海容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想要发火却又不能,这里毕竟是总裁办公室,她还不想让人知道她和向海容之间的关系。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的向海容本身就是一点事情关系都没有。她只不过是利用向海容而已,同样的,向海容也利用着她。

    两个就是相互利用。

    “那你去吧,他刚到。”

    陈莹淡淡的说道。

    向海容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陈莹,踩着高根鞋离开,她直接推门进去,连门都没有敲,一点礼貌都没有。

    陈莹心底冷笑,这个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是风司夜的什么人了?这么的明目张胆?

    风司夜把一切的悲伤全部都压到心底,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无论如何都会找到夏棉。

    因此,在他还没有找到夏棉之前,他只能用工作来把自己麻木,这样一来,才不会心痛。

    听到有人拧门进来,他抬起来,他看到是向海容进来。眉头微蹙,带着一缕不悦。

    如果不是没有证明,不能把她怎么样,风司夜早就已经把她弄进去,好好的教训一番。

    他清冷没温度的嗓音缓缓的响起,“向海容,你怎么上来了?找我有事吗?”

    对于向海容,自从知道她有那么重的心机之后,便不想再与她有任何的交集。再加上这次的陷害,直接导致他和夏棉分开。

    他暂时想忍着,当作不知道。

    因为,风司夜在等。

    他在等,向海容自己露出马脚,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诉她。

    但是,他也不会让向海容觉得他不介意那天晚上的口红印,他脸上的神情冰冷无温度,看着向海容的时候,眸子变得阴冷。

    “司夜,你的事,我在新闻上见到了。”向海容假意难受,低头叹气,“司夜,那天晚上,我真的只是扶你去休息,并没是林纤陌所说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不管他信不信,她都要解释。

    她解释了,总比没有解释来的要好。

    “然后呢?”风司夜沉冷的面孔,没有任何的波动,平静的抬起眼皮,“向海容,你来就为了说这事?”

    “不,不是的。”向海容讨了没趣,敢"qing ren"家风司夜根本就没事,她立即转移话题,“司夜,是这样子的,这季的设计稿已经出来,我给你亲自过目一下。”

    “还有,我早上开车经过以前我们大学门口的时候,看到那家年糕店还在,我记得人以前很喜欢吃那里的年糕,我就是顺便给你买了一点。希望你的口味没有变。”

    向海容说话间,她抬眸看向风司夜那冰冷的眸子。他的眼神,就好像一把利忍,会杀人般。

    一看这表情,向海容的心猛的一震,随后心中暗自平静下来,脸上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温和,她说,“司夜,你怎么用这种表情看我?难道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有没有做错事情,难道还要我提醒?”风司夜清冷锐利的眸子直扫着她,看得向海容浑身的毛孔都在发毛。

    “司夜,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怎么就相信我呢?”向海容一副很委屈的模样,眼眶里已经溢出了泪水。

    风司夜勾唇冷笑。

    这女人,真会装。

    “到底是不是你所说的那样,我会去查。如果真的你使了坏,你就等着我给你准备好礼。”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冷。

    向海容看着他这种杀人般的眼神,心头一震,感到一丝的害怕。

    此刻的风司夜,他的脸上带着阴寒的狠戾,冷如寒冰的气场,使人感到害怕,无比的恐惧,向海容被他这强大的气场给吓到,整个人反射性的向后退了退。

    她的指关狠狠的掐入掌心,让自己保持着冷静,脸上挂着招牌的笑,她委屈的说,“司夜,我知道你对我肯定有误解,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那天晚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