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十章 永不放弃

    然而,她却发现自己周身的温度瞬间下降了许多,令她抖了抖身体。纪晓芸不敢看他,她大概能够猜得出来,此刻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可怕。

    与他呆在一起,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片刻之后,她鼓起勇气缓缓的看向他,只见他一双冰冷锐利的眸子如猛shou般,正盯着自己看。

    他的嘴上有些微红,有一道牙痕。

    纪晓芸被他的气场吓到,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他。

    她相信,这个男人,绝对是她纪晓芸这辈子的克星,否则她为何会如此的怕他。

    不对啊。

    这件事又不是她的错,干嘛要怕他?

    重新抬头看他,没有任何的闪躲与害怕,与他对视着。

    “谁叫你占我便宜,这只是给你的惩罚。”

    风离痕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盯着她看,面沉如冰,森冷威严,这样的他,根本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很是可怕!

    纪晓芸的心底还是非常的害怕,但心里仅有的骄傲,还是让她坚持了下来,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只知道一定不能妥协。

    半晌后,风离痕抬起手,终于有了反应。

    纪晓芸自然性的向后躲了躲,她的心里一阵的紧张,见他伸手,以为是刚才咬了他,他要打她。

    但是,若他真的要打她,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你,你想打女人?”

    以为风离痕会做回应,然而,他的手臂只是从她的身边移过,目标是车上的纸巾。

    拿过纸巾,擦了擦唇。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冷得可怕。

    她刚才力道很大,很清楚的看到他唇已经暗红,肿了起来。这男人,难道是铁做的不成?被咬成这样,竟一点都没反应。

    做完这一切,风离痕重新看向纪晓芸,并且身体再次往她靠近。

    看着他再次接近自己,纪晓芸不停的往后退,有些焦急,“风离痕,你够了啊?”

    风离痕只是靠近,这之后,并没有过多的动作。

    他看着她,眸子相当的认真,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你记住,这辈子,就算你把我杀了,甚至把我的肉咬下来,我也不会打你一下!”

    他的声音肯定加坚定。

    她被他突然间说的话给吓了一跳。

    她只是随口这样一说,无非只是想让他不要再靠近自己而已。

    没有想到,他竟用这样严肃的口吻跟她说这话,像是在跟她保证着什么,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他温热的气息不断的喷在她的脸上,让她很不习惯,别过脸去,小声的说道,“要是信你才怪。”

    “嗯?你说什么?”听着女人小声的话,风离痕挑眉,冰冷的气直扑而来。

    “没,没说什么。”纪晓芸擦了擦,将那一股恶心的唾沫给擦掉。

    这个男人,这段时间以来,总是变个法来吃她豆腐,她很生气,更加愤怒。

    “风离痕,我求你放过我行不行?想要跟你在一起的女人多的是,你干嘛非要欺负我?”看着他,一双大眼睛里,很明显的看到他的怒气。

    “因为,所以,没有道理。”

    相比于纪晓芸脸上的愤怒,风离痕倒是淡定自若,扫了她一眼,“我风离痕想要的,永不放弃。”

    听着他的话,纪晓芸更气了,他竟这么霸道。这些话,已经代表了他的决心。

    看来,她得赶紧去做亲子鉴定,到时候就可以离开了。

    “风离痕,你真是一个混蛋,凭什么吻我?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不管何时何地,她在他的面前,永远都是那个弱者。

    哪怕曾经的她再强势,在风离痕的面前,她是一只被识训得服服贴贴的小猫咪。

    “你是我的女人,我儿子的母亲。你说,你是我什么人呢?”风离痕的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沉,清冷淡定,好听的声音在车内回应。

    “你是在做白日梦,儿子是我的,与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至于我,也不可能与你有任何的关系。”

    “你等着,到那个时候,我会亲自把鉴定递到你的面前,让你死心。”纪晓芸超嘲讽的说道。

    他这样说,她就是不如他的意,让他去得意。

    听着小女人的话,风离痕的面色淡定自若,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沉声说道,“好啊,我就等着你的鉴定。但是呢,对你,我绝不死心!”

    呵呵!

    听他的话,纪晓芸脸上的笑容旺盛,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会这样说。

    看来,想要这个男人死心,她不仅要确定儿子与他没有关系,而且还要弄出一个假男友出来。

    也只有这样,风离痕才能够彻底的死心,不再纠.缠于她。

    “风总,我与你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两个世界的人?”风离痕俊眉紧皱,神情深浑的可怕,犹如一道冷光扫入她的ti内。

    纪晓芸的身子轻颤了下,“怪不得你动不动就咬人,原本你与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风离痕越发的想要逗她一逗,这小女人,甚是可爱。

    “你……”

    纪晓芸气结,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难不成我说错了?”男人贴近她,清冷的声音,故意放缓了许多,低沉有磁性的嗓音,给人一种无尽的魅惑力,特别撩人。

    这是纪晓芸有使以来,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以前,她认为耿天昊的声音可以算得上是天籁之音,然而,今天她总算是体会到。

    “风离痕,你强词夺理。”

    听着他说的话,纪晓芸终于知道,什么叫以卵击石。

    “我只对你这样。”他贴在她的耳边,声音轻缓道。

    贴得太近,她整个身体里的细胞,都快要受不了控制的死掉。

    这家伙,没事干嘛非要离她这么近,还未做出反应,风离痕那欠扁的话再次传来,“不过,我喜欢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继续保持下去……”

    “无聊!”纪晓芸真的斗不过他,决定不再说话。

    风离痕看逗的也差不多,看着她因为生气而憋得涨红的脸,他便知道这女人的确被自己气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