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190 灵息(完)

    蓦地,和妶停住了脚步。

    那是真真切切的紫,她绝对没有看错。

    但是情景还不容她有丝毫的思忖,后面旋梯消失得越来越厉害了。

    “你疯了!你发什么愣?”后面披黧大声催促道。

    楷人毫不避讳地回过头来,没错,他的右眼,确实是变了。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魔化了,又好似这种邪恶天生就隐藏在他身体内。

    狭小的空间蓦地变得晦暗无比,但是身旁、头顶的小碎片却越来越亮,凉得不敢用目光直视,而且,那其实映射的事物好像也不是单纯的人像。

    它们蠕动着颠倒着,欲聚还散,最后呈现出来的,竟是一些熟悉的场景。

    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就好像一面心灵的镜子,清清楚楚地映照着人心底最脆弱的一面。

    披拂看到的是自己和濯泽大战的过往,披黧看到的只有一个背影。泓一看到的乃是自己曾经在缅巫族当恩主时的样子,醒复睡着自然什么都看不到,沉粼看到的,乃是青瀛的二殿下。

    人人都沉浸在自己幻象中难以自拔,正当和妶方要陷入幻觉之时,楷人忽然拉住了她的手。

    “你……”和妶被这一番变故惊得说不出话来,黑暗之中,楷人嘴角似乎带着怪笑,难道他早就知道这一切?

    和妶决然甩开他的手,怒而盯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你到底是谁?”

    楷人并没有搭话,而是很快地重新拉住她的手。这一回手中带劲儿,和妶一时无法挣脱,看着他眼中的神色慢慢变得异常。

    此时本来局促的空间蓦地豁然开朗起来,周遭尽是黑乎乎的一片。石壁的碎片在正前方组成一面巨大的镜子,慢慢浮现出镜中人的身影。

    和妶感到一丝危险,心下更是忐忑不安。她好像逃开,但是终究抵不过楷人的阻拦。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脱去作为楷人的轻浮浪荡,仿佛一瞬间脱胎换骨,眼底那升腾的紫色也昭彰着这一切的变化。

    镜子中,清清楚楚映照着二人的身影。

    就在那一瞬间,和妶浑身一个激灵儿,心底有什么被尘封已久的东西被轰然打碎,记忆,失去的,忘却的,残缺的,一股脑地全部归来。

    她作小柒时那样深爱着青瀛二殿下,如今,二殿下的模样又重新回到她的记忆中。

    她想起来了!

    是激动还是恐惧亦或是一些其他更复杂的情感和妶已经说不清了,她感觉自己僵硬的手脚一瞬间又灵活起来,仿佛重获新生一般。

    她怔怔转过头来看向楷人,或者说,看着——濯泽。

    楷人是谁?是青瀛二殿下的贴身护卫,一身正气凛然,眉目端正如铁,绝不似眼前的这人这般玩世不恭。况且楷人其人早在五百年前那场浩劫中灰飞烟灭,眼前的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根本不是楷人!

    这一点明明那么明显,她本应该早就看出来。可是,所有人都被牵扯进一场骗局之中,最终谁也没能撕破那层窗户纸。

    前世的记忆已然回归,每个人的样子她都记得清楚。眼前的楷人的这张脸,分明就是青瀛二殿下的面庞,连同他的行为举止,都带着当年的风范。

    此刻他也正看着和妶,那样的清澈的眼眸,仿佛早就把真相和盘托出。

    和妶再也抑制不住眼角的泪,嘶哑的喉咙只吐出两个字:“是你!”

    他轻轻握着和妶的手背,“是我。”

    一时间,困扰她多时的愁云惨雾齐齐消散,周遭无论是危险还是别的什么都全部消失,只剩下对视的两个人。

    楷人就是濯泽!

    和妶难以想象自己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只觉得,老天恩赐了她一件无比珍贵的礼物。

    那件礼物实在来之不易!原来濯泽没有死,而一直以来他都在。他用着楷人这层身份来到她身边,默默无语地进行着一切。

    她好怕这是一场梦,下一刻就会消失。

    周遭的幻境渐渐变得缥缈起来,镜子又重新归于碎片,万事万物也都归于原来的形状。

    ……

    “你终于承认了。”

    沉粼他们在一片废墟之下站起身来,“楷人?濯泽?或者说,零九六。”

    他微微一笑,“本来,我也没什么好隐藏的。”

    泓一、披拂等人显然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脸上显出那难以言状地惊愕,一时间完全凝固住了。

    濯泽牵着和妶的手慢慢从高处的石阶上下来,“本来是想跟你们在玩一会儿的,可是——”他望了望和妶轻笑了一声,摇头叹道:“这位姑娘,实在是太聪明了。”

    披拂脸上显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泓一挣扎着吐出几个字:“你说什么?他……他就收零九六?”

    濯泽淡淡笑笑,“各位,这早就不应该算一个惊喜了吧?我还以为你们早就猜到了呢。”

    沉粼怔怔盯向和妶,“你早就猜到了,是不是?”

    和妶不想掩藏,直言道:“是。”

    原来众人心心念念的零九六真的就在这艘船上!那个最不起眼,最受人欺凌的楷人,居然就是连杀诸神的零九六?

    当真令人难以置信。

    但是,事实终究如此。

    远处的海浪翻涌着浪花,静谧的海风拂过众人脸庞,却抚不开紧皱的眉头。

    和妶不想再看别人,自从她知道他就是零九六之后,她的心里就只有他

    之前如是,之后一亦如是。或许一切都在他为她捡起那白玉璧之时便注定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沧桑,还想再回到原点,是不可能的了。但庆幸的是,那个人,那些事,一直都被人记在心里。

    五百年前,青瀛之子濯泽大战殒身,其元灵落入海中。其人确实是灰飞烟灭了,但是居住在海中的阿狱族人重造了一个活死人,并注以从前濯泽的容貌、记忆,赐予他新的能力,是他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新的人。

    他以零九六的身份归来复仇,乌图长老便是阿狱族人,一直在暗中辅佐着他。

    期间也有过疑惑与曲解,但是,都随着时间慢慢消失了。

    和妶紧紧抱住他,任泪水肆意流淌。一味恩怨情仇过后,她希望他能回归到正常的模样。

    她在心中默念,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完}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