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一二章:崩塌

    而大约奔跑了一个时辰,贾环突然听到后面传来‘驾驾’的呼喝声和‘哒哒’的马蹄声。→???八+++八**读==书^^≥

    黑夜之中这声音倒让贾环有些警心:“是谁?竟如我这般夜行……”

    想到这里星月斑驳的柳枝乱影里贾环正想回头,而这时杀千刀已在后面喊道:“三爷。”

    声音沉闷,似蕴巨雷。但贾环听此却放下心来,也没有回应杀千刀的话,只是狠狠的照着马屁股抽了一鞭子。

    至于杀千刀找人的结果,贾环也没问——问有什么用,有与无,此时在贾环看来都是无用功!

    当然此时此际贾环也没心情去问!

    星光如絮,月银如纱,两匹马如旋风般延着河道往前赶去……大约在下半夜丑时,贾环和杀千刀看到河道上行驶看三串长灯笼,借看长灯笼散发的朦朦红光,贾环和杀千刀看到船头是龙首制式……

    ……

    这三首船正是送亲的船,秦可卿、文珠与瑞珠正在中间那首船的船舱里,之所以如此暗行,还是因为秦可卿身份的缘故,只不过这时秦可卿也多了一个封号——长宁。

    船行动荡,又是满腔离愁别绪,虽然已是午夜阑珊,但秦可卿、文珠与瑞珠都毫无睡意。

    船舱顶部悬挂的气死风灯笼随波浪轻轻晃动着,夜色入窗,又被灯光阻拦在了窗外,而窗外的星辰倒影、天水一色自然也不入秦可卿和文珠的法眼,手托着腮儿,坐在靠近梳妆台旁,秦可卿一会儿怔怔出神,好像神游天外;一会儿黛眉紧缩,好型愁绪漫天;一会儿又黛眉舒展,好像一切解脱……

    至于文珠,这坐在小杌凳上怅然若失,神色凄伤——秦可卿是知道她与杀千刀的事情的,临行前秦可卿想成全他们,但文珠与瑞珠都是忠贞之人,却不愿在这危难之时离开秦可卿。【∞八【∞八【∞读【∞书,.︾.o@但是文珠心里的永别情伤却很是避免不了得。

    而这三人之中,心境最好的应该是瑞珠了,但波光荡漾。星光点点之间,瑞珠也是满腔离愁。

    而在这时,贾环骑马已经赶到了河边,虽然已经奔驰了半夜,头脑比初读信时清醒了许多,但此刻看到官船,响起秦可卿为他所做的牺牲,贾环心神禁不住再次摇曳,“可卿、可卿……”他禁不住大声呼喊起来。

    而对于杀千刀来讲,文珠虽然是个丫鬟,但在他心里的地位甚至要比秦可卿在贾环心里的额地位要高一些,这是因为凡是为盗者大抵对正常的人世生活感觉绝望,但文珠的出现让他对正常人的生活有了向往,他曾有一个自认为垂手可得的梦想:再在贾环身上搞些银子,卖个庄子,再向秦可卿讨了文珠,让她生一堆向他一样强壮的小子!

    但现在转瞬间这眼前的希望就成了泡影,希望生死幻灭的太快,杀千刀心中也是气息鼓荡,“文珠、文珠……”他也随着贾环大声呼喊起来。

    而船行河心,距离岸边遥远,再加上水声、风声,秦可卿与文珠又在哀思之中,所以没有听到,但是倚在舱门口的瑞珠却听到了声音,而且她对贾环与杀千刀的声音都极为熟悉,因此听到声音,不仅对着河岸侧了侧耳朵,同时对着秦可卿说道:“小姐,你听……好像是三爷,还有徐大哥。”

    此时秦可卿心里正感孤苦飘零,‘三爷’这个词对她来讲简直是心灵的安慰!因此甫一听之下,秦可卿立刻打了个激灵,随即顺着瑞珠的方向支起了耳朵,隐约间她听到了贾环的呼喊声:“可卿、可卿……”

    没想到贾环会在半夜追来,秦可卿心里顿时像是有一股岩浆流过,刚才冰冷的心田刹那间像是暖阳高照,下一刻她猛然将站了起来,身子摇摇晃晃的抢出了舱门……只是岸色晦暗,他虽然能听到声音,却不能看到贾环所在,心情激荡之下,她禁不住高声呼喊:“三叔……三郎。三郎……”

    而文珠的心情可以说几乎和秦可卿一模一样,在秦可卿抢出舱门的那一刻她就紧随而出了,然后和秦可卿一样站在船舷边漫无目的的大声呼喊道:“徐大哥、徐大哥……”

    秦可卿和文珠虽然看不到贾环和杀千刀,但借着船上长串灯笼的红光贾环和杀千刀却可以看到她们,看着船上来回摆动的螓首,和摇晃交错的步伐,贾环心中灵犀再生,同时一股心痛的感觉悄然而生,下一刻他猛地二脱下了长衫,然后对着杀千刀喊道:“徐大哥,且慢,你身上带火折子了没。”

    贾环认为杀千刀作为一个江湖人士,随声带着火折子很正常。

    此时杀千刀在心情激荡之下,正往河心里奔去。他倒是真有火折子,听到贾环的喊声,信手在往怀中一探,怕给了贾环,贾环迎风一晃,吹起了火苗,然后点燃了长衫,但火光大时他挥舞了起来。而借着忽闪的火光,秦可卿也英语而看到了贾环,一颗心瞬间得到满足,笑容瞬间布满了秦可卿的绝世容颜,下一刻她就向着火光处很名单挥舞着雪臂。

    虽然看不清秦可卿具体的样子,但看着秦可卿手臂挥舞的样子贾环能很清晰的感觉到秦可卿此时的心情,贾环的心再次被融化,“她已是我的女人!我能这样把她送人吗!我还叫什么男人!”最初的念头陡然间再次从假案心里升起,听是一道流光在他脑海里闪过……

    而杀千刀的心情和贾环一眼,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他正向文珠狂挥着手臂,并试探着向河里走去,河水已经没过了他的腰际——他不会水、

    而正当他不知该前行还是后推之时,却听身后贾环大声喊道:“不玩了、不玩了,徐大哥你且上来,我有一事相求!”

    声音好像有些癫狂,杀千刀愕然的转过了头,却见倏忽的火光里,贾环双目尽赤、神态狰狞,好像一个赌红眼的赌徒!

    “贾兄弟什么事!”

    杀千刀心里一惊,一边上岸,一边问道。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