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60经 跳动的心脏

    无恙跟在魔王身后,看着魔王漫无目的的样子,无恙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观察着周围,以防白骨突袭。殊不知对白骨来说,这两人都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一个的身体已经被夺去了,一个的身体无法夺去。

    看着周围的树木长势有一些奇怪,无恙伸出手,感受了一下,然后就看见了小尾巴被白骨夺去了身体,然后又被白骨杀掉的场景,无恙有一些错愕,又有一些不敢相信。魔王察觉到了无恙的异常,于是温声询问着无恙察觉到了什么?

    “小尾巴似乎已经死了,被那个白骨所杀。”无恙惊讶于魔王突如其来的温柔,但是他告诉自己不可以多想,坦诚的回答着魔王的问题,不曾有一丝保留。

    “那就准备好给那个叫小尾巴的报仇吧。”魔王全程没有看无恙,但是无恙此时才反应过来,凭借魔王的能力,离开这里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是魔王没有这么做,莫非是为了杀死白骨,报自己身体被夺的仇。

    “我会的,但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吧,天帝都拿那个人没有办法。”无恙微微皱着眉,魔王的语气与其说是温声细语,不如说是气若游丝,无恙知道是什么支撑着魔王,但是现在的魔王去无疑是送死。

    “不想去就滚!”魔王终于看了无恙一眼,只是眼神也好,语气也好,都很不友善,无恙看着心里有一些被震慑到,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多日不见,还是这么暴躁啊。”琅嬛赶到的时候,就看见魔王凶了无恙,他原本说是来帮助魔王,其实也只是想探查一下这里的情况而已,没想到还真的碰到了。

    “是你吗?”魔王有一些怀疑,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看见琅嬛,然后又像如释重负一般,到了下去。无恙虽然有些意外魔王在这个时候晕了过去,但是还是眼疾手快的接住了魔王。

    “琅嬛大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无恙也有一些惊讶,记忆之中还有魔王将自己培养成琅嬛的回忆,但是无恙对于那段记忆只觉得恍如隔世,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他对于琅嬛本人,还是多多少少有一点崇拜的。

    “路过,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琅嬛看着两人,又想了一下,似乎自己不应该出现呢,要是不出现的话,两人的关系应该就能回到从前吧,毕竟上一世的无恙与魔王的关系,就如自己与天帝一般呢。

    “魔王大人他被这个世界之中的一具白骨夺去的身体,所以才成这个样子,而且那具白骨现在就在庭院之中,琅嬛大人要是在这个庭院之中行走的话,可千万要小心啊。”无恙在确认了魔王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也就放心下来了。而且在树木那里,无恙还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那具白骨似乎离不开这里。

    “无妨,魔王变成这个样子,想必内心一定深受打击吧。”琅嬛低下身子,看了一下魔王的样子,虽然没有了肉身,但是骨骼本身的恢复力也十分的惊人啊。

    “嗯。”无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在琅嬛也不是要无恙的回答,看着琅嬛查看着魔王的样子,无恙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没有用,天帝也好,琅嬛也好,都是一眼就认出了身为骷髅状态的魔王,而自己,自诩是魔王身边最亲近的人,却没有认出来。

    “马上他就会有一个新身体了,不用谢。”琅嬛对着无恙笑了一下,然后又放了一颗心脏,放在魔王的腹腔部位,很快魔王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填充着。

    “对了,还有一件事,魔王的法力是被那个叫白骨的拿走了吧,这件事我可就帮不了。”说完琅嬛就离开了,无恙在身后想要道谢,最后吼出来的却是:“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听见无恙的话,琅嬛也愣了一下,这个不会帮忙啊,算补偿吧,也算交易,既然天帝都决定了留下那个孩子,那他作为天帝的得力助手,不得帮天帝实现这个愿望么。

    在无恙看来,琅嬛是什么都没有说的,于是无恙也有一些失落,但是看着正在长着身体的魔王,无恙感觉到不能让魔王就这么躺在地上,于是无恙打算用法力,让魔王浮在半空中。

    然后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在无恙抬起魔王的时候,那些树枝像是有意识一般的,帮助着无恙,将魔王捆住,然后魔王就被藤蔓缠绕着,挂在了半空中。

    琅嬛想着情报也差不多到手了,先回去告诉给天帝,将决定权交给天帝,然后琅嬛又感觉到了又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让琅嬛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琅嬛瞥了身后一眼,然而出现在琅嬛身后的并不是什么人,而是一些藤蔓,琅嬛想了想,这个世界之中,应该是不存在妖魔鬼怪的,这个植物着实让人觉得奇怪。

    琅嬛正想着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藤蔓又缠上了琅嬛的手,随后琅嬛又看到了一些画面,原来这些藤蔓之所以找上自己,是因为看见自己给魔王造了一具身体。

    琅嬛正想着怎么解释的时候,藤蔓又表示,自己找上琅嬛,并不是为了要一具身体,而是想把这个庭院之中的秘密告诉琅嬛,因为藤蔓感觉到了琅嬛的强大。

    听着藤蔓的理由,琅嬛只是浅笑了一下,他并不觉得自己强大,不过既然是被藤蔓信任了,那就试着去倾听一下吧。然后琅嬛就知道了,原来藤蔓秉行的是一个叫小尾巴的人的残念。

    虽然琅嬛有一丝被感动到了,但是他也深知,这种余留下来残念是毫无理智可言的。于是琅嬛只是倾听着,在得到了全部的信息之后,准备着离开庭院。

    然后琅嬛又见到了一个人,一个叫狼寰的人,这种相遇让琅嬛觉得有一些尴尬,于是琅嬛决定直接离开这里,但是狼寰却不想这么结束两人的相遇,狼寰直接开口叫住了琅嬛。

    “你很强是吧,站住,让我打败你。”琅嬛出于礼貌,站在了原处,没有离开,但是他又不想回答狼寰的话,于是他并没有回应狼寰,自然也不打算出手。

    “喂,说话啊,你叫什么名字?”看着琅嬛一声不吭的样子,狼寰更加火大了,本来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人打架的,琅嬛这个举动就是在往枪口上撞。

    “我叫藤菱,告辞。”琅嬛想着自己的真名是肯定不能告诉对方的,然后琅嬛又看了一下身边的藤蔓,于是胡诌了一个名字告诉了狼寰,紧接着,又离开了。

    “好,我记住你了。”狼寰看着琅嬛离开的背影,又呆呆的念了几遍琅嬛告诉他的名字,心中又暗下决心,一定要胜过那个人,于是狼寰又超前走去,想要找到下一个可以挑战的人。

    绷带人在外面,也看到了离开的琅嬛,只是既然可以离开,就不是囚笼之中的人,绷带人也没有放在心上,她还在纠结着,并且,因为有人出来了的缘故绷带人又担心着,自己这种逃犯,有没有可能,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在绷带人还在思考之际,狼寰又碰到了新的对手,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出场,就碰到了白骨,虽然理智告诉狼寰,自己现在应该先逃走,但是冲动的本能又希望,可以与对方交手。

    于是身体比思考跟快的,狼寰直接冲了上去,白骨似乎有些意外,然后白骨直接溜走了。狼寰突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但是他还是追着白骨,然后就掉到了一个陷阱之中。

    绷带人在外面听见了狼寰的叫声,于是绷带人神经一紧,就直接进了囚笼(庭院)之中,看着眼前无处不在的藤蔓,绷带人想起了一个人,那个时候,这座囚笼还没有被废弃,根据不同囚犯的能力,囚犯们都被囚禁在了自己的专属的囚牢之中。

    说来也嘲讽,那时的绷带人其实并没有犯什么过错,只是因为自己的能力特殊,伤了些人,才被自己的家人送了进来,因为自己的原因特殊,所以绷带人就被隔绝了。

    久而久之,即便自己内心渴望着朋友,渴望着与人相处,但是在这种情况,绷带人也只是养成了一种隔岸观火的性格,囚犯之间的争斗她不是没有看见,只是没有人拉拢她,她也不曾主动找过谁。

    甚至,很大一部分人,根本就没有见过绷带人,看着囚犯们互相蚕食着,有一个可以通过食用对方身上的肉的人,耀眼的出现在了那场战斗之中,然而有一天那个人就不见了,见过那个人尸体的人都说,那个人被人剔去了骨头。

    虽然有些毛骨悚然,但是新的故事就没有停下过,所以绷带人又开始新一轮的隔岸观火,只是这一次,即便自己置身事外,也烧到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说上一个人的称霸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可以夺取别人的能力,称之为窃的话,这一个人的称霸的原因,就纯粹是因为强大了。

    虽然是一个小女孩模样的人,但是她的能力却异常的强大,即使是处于高处,旁观着这一切的绷带人,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原来那个小女孩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四周都被她提前设置好了陷阱。

    绷带人栽在了那个小女孩手上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害怕,虽然别人不知道上一个霸主是怎么死的,但是绷带人可是看见的一清二楚,看管他们这些犯人的人,是不会管他们的死活的,甚至巴不得这些人打起来,但是当这个囚笼之中形成一定的阶级之后,那些看管的人,便会灭了成为霸主的人,让这个囚笼陷入混乱,不成体统。

    绷带人只需要等待着这一刻就行了,但是在那之前,绷带人需要的是忍耐,以及活下去,绷带人对着小女孩,俯首称臣,小女孩对于绷带人也十分的满意,事后,绷带人才知道,她是小女孩的第一个宠物。

    被关起来的日子里,绷带人没有一天不想着逃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绷带人听到的消息,却是这个地方的看管着,死在了那个小女孩的手下。绷带人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只知道,已经不能依靠其他人了。

    那是绷带人到了这座囚笼之中,第一次解开自己身上的绷带,靠着自己透明的特殊能力,绷带人成功的从小女孩的囚笼之中离开了,但是在绷带人逃亡的途中,绷带人发现了,往日平坦的地方渐渐的变成了一个迷宫。

    绷带人知道,这是那个小姑娘的能力,于是她选择了反方向逃跑,而在逃跑的途中,绷带人又看见了一个这座名义上被废弃的囚笼,实际上,正在遭受着诅咒。

    在那个诅咒的作用下,被囚禁的人,都不得离开这里,绷带人想在仪式完成之前,离开这里,于是绷带人一直跑着,在遇到了一片水域的时候,也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当绷带人到达彼岸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成功脱逃了,却没有想到,自己所在之处,依旧是囚笼之中。

    回到眼前,绷带人并不知道昔日囚禁自己的小女孩(小尾巴)已经死去,只是看着比往日大了许多的迷宫,有些不敢靠近,但是绷带人又想去找狼寰,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绷带人还是走进了迷宫之中。

    她左看右看,小心翼翼的让自己不要碰到那些藤蔓,虽然内心深处,知道这样是无事于补的,但是绷带人还是这样做着,图一个心里安慰。

    绷带人在迷宫之中探寻着狼寰的踪迹,她没有狼寰的嗅觉,感受不到狼寰的气味,也不敢大声呼喊,怕招来惹不起的人,只能凭着自己的直觉,在迷宫之中转悠着,期盼着,自己运气好,能够找到狼寰。

    走着走着,绷带人又感觉到自己踩了个空,但是在叫出来之前,她先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在落在了一处柔软处,让绷带人有了一丝慰藉。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