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百七十九章 往东去了的黄林

    又是一日,太阳照常升起。

    牛头岭以西十里的一处山坡。

    秦正迎着朝阳往东方张目四望,期待着黄林大军的到来。

    他昨日带着大军赶到此处后,便埋伏了下来。山脚下虽然还是一片坦途,但其实已经被秦正派人,挖出来不知道多少即深又宽的陷井。

    井里还插上不少削尖了的木棍和破旧兵器。这些东西,不仅让挖坑的那些士卒胆寒,就是他自己这个下令之人,也是心惊不已。

    估计只要掉下去,不是被利刺死,就是流血而亡,或者干脆就是破伤风。目的只有一个,堵死黄林西去龙潭峡的路。还是老办法,利用远程武器,自上而下,大赚一波便宜。

    秦正在那里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待黄林落入网中。

    可惜他不知道那陈晓根本就没有去找黄林,反而直接回来鲁山县。而黄林对龙潭峡老巢看得也不重,也带着队伍去了鲁山县。

    只有他还在这里傻傻的等着。

    “哒哒哒……!”

    远处山道尽头,突然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过来。

    秦正心头一动,趴了一夜的身体,一下子便火热了起来。手一挥,身边一同听到声音的赵发,马上便是低吼着说道。

    “弩手张弩,一队准备……!”

    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很快,山道尽头便冲出了几骑身影。

    只见那些骑士身穿黑色皮甲,趴附在马背之上,还时不时举弓抽空子返身往后射箭。

    “主公,是自己人,看样子有人在追他们……!”

    赵发眼神不错,一下子就看出了来骑的身份。还根据他们的动作,做出了答案很明显的推理。

    让秦正只想翻白眼,这不都是废话吗?

    很快,几骑之后,乌泱泱又跟过来一大片追兵,看那样子,至少有一百来骑。

    秦正一皱眉没有出声,最近几天他都有一些疑神疑鬼。就像现在,他没有其他,反而觉着,这些人会不会是演员,正在给他表演苦肉计引他出去。

    不过也就在这一思量间的功夫,那些人全都放着大路不走,已经开始不管不顾的往山坡上冲了上来。

    他们埋伏在这里可是只有自己人知道。而看似宽敞的大道,已经陷井遍布的事情,也只有自己人知道。

    定下心神,看着来骑,冷冷的下令。

    “注意不要伤到自己弟兄,至于后面的追兵,等他们再近一点!无需活口,统统给我放倒,可不要放跑了!”

    “诺……!”

    ……

    “嗖嗖……,嗖嗖……!”

    赵发很好的贯彻了秦正的命令,为了保险起见,还丧心病狂的直接下令来了个三轮齐射。

    这一下那些刚刚还沉浸在马上就要杀敌立功,之后找头领好分些钱财的贼寇,有一个是一个,全都掉下马来。

    有一些干脆连人带马被射成一个大号的刺猬。直接在乌云盖顶中,死了个精光。

    虽说场面看着挺震撼,但这一下让秦正又有些不爽了。儿卖爷田不心疼,感情自己的弩矢不要钱是吧!就那么百十号人马,你赵发就要用上千的弩矢去堆,这多浪费资源啊!

    那跑回来的斥候到是一点都没有迟疑,毕竟做斥候的,除了武力,胆子必须得大。更何况刚刚那缩小版万箭齐发的场面,又不是冲着他们去的。

    反而是因为己方的强大,凭空填了几分心气。自己等被追了几十里路的憋屈,仿佛都随着那一波黑压压的弩矢,发泄出去不少。

    “禀报将军,我等三人昨夜奉将令前往了黑虎石查探贼人情报。到时那里已经人马全无,根据痕迹,随后我等又往东查了二十里,已经确认贼人正在往东行进,目标应该是鲁山县。看留下的痕迹,估计人数不少于万五之数。”

    “什么?万五之数!鲁山县……!”

    说这话的不是秦正,而是赵发。不待斥候语音落下,他就是本能的一声惊呼。

    秦正眉头一皱,“赵发看样子不行啊!这难道是吓着了?”

    他而心中有些不岔。原本觉着赵发不错,毕竟是跟着自己一起走出来的嫡系,自己之前将它派到牛三麾下做副将。

    可这段时间,这家伙除了夜袭那晚火放得不错之外,其他场合问题还真不少。

    不知怎么,他突然想到后世不知从哪里听到过一句,说只有拼过刺刀的兵才是好兵。

    “唉!以前看着也不错,现在怎么就这么多问题呢?还是过于安逸了啊!看样子光让他带着弩手躲在后头射箭不行,还是得找个机会也让他见见血。”

    心中暗暗吐槽的时候,也是不住的感叹。

    “生于安乐,死于忧患,老祖宗诚不欺我啊!”

    正想着,一旁的李能亦是皱眉说道。

    “主公,看样子这贼人是不准备要老巢了。竟然不往西反而往东去了。不过那鲁山县如今兵力可不多啊!除了城里残余几个世家的私兵,就只有那王刺史的五百家兵护卫,顶了天就一两千人。”

    说到这里,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睛一瞪,有些着急的说道。

    “如今郭先生还在城内,距离上次贼寇破城也不多久。那些人可没什么能耐,估计被贼人一冲就会崩溃。”

    一抱拳请命道,“依某之见,我等当速速增援才是啊!不需主公出手,末将帅麾下五百铁骑,就能破了这伙丧家之犬!”

    秦正撇眼看了一眼旁边一脸懵逼的赵发,又看了一眼有些打了鸡血的李能,心中一叹。

    “看样子自己还是任重而道远啊!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难啊!必须抓紧时间培养呢……!”

    “主公……?”

    李能疑惑的在旁边喊了一声。

    “哦!”

    秦正回过神来,为自己的走神,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好机会。浑然不顾已经在一旁只翻白眼牛三。

    故作高深的对李能和赵发,随即询问道。“你等听说过围魏救赵吗?”

    “围魏救赵,是为何故?”

    赵发等哪知道这个,不过听着好像挺厉害的。

    “围魏救赵,说的是……!”

    秦正煞有其事的把这个典故说了一遍。最后为了巩固一下知识点,又一次问道。

    “怎么样,想到了什么?”

    赵发这一次没有再乱说话,只在一旁沉思。

    李能到是试探的问道,“难道主公觉得这黄林是在施展围魏救赵之计。假装往东要攻打鲁山县,目标却是想要引我等过去,难道如主公一般,想要搞伏击……?”

    “目标是不是我等不知道!但是不得不防,万万不可大意!不过也许黄林此贼就是胆子太小,他往东,只是想跑路而已!”

    秦正说这话,也是不想让李能等压力太大。故其虽然一边强调要防备,另一边,也没有忘记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好调节调节气氛。

    毕竟自己设伏之事看样子已经落空,找个契机提一提己方的士气也不错。

    他这一说,很明显还是取得了成效。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李能原本有些自傲的面容多了丝谨慎。而赵发到也多了些成稳。

    至于牛三,万年不变的扑克脸,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告诉所有弟兄,贼寇已然逃跑,鲁山县守军已经把他们堵在了鲁山县城之外。只待我等追上去好来一个两面夹击。”

    “诸君,破贼正在此时!传某命令……!”

    “赵发,你亲自带一部弩手,清理战场。注意,收集,补刀,枭首,一步都不能少!”

    “李能,马上派出斥候继续侦察,十里以内,必须做到丝毫无误!其余人等,一刻钟之后,装车备马,准备急行军,目标,鲁山县城!”

    “诺……!”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