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二六章 佛门法咒

    有些时候,只有当有些人离开之后,你才会发现这些个平日里不怎么关注的人是做了多少的事情,没了他们会有多少的麻烦。→八→八→读→书,.↓.o≥就好比现在的无生,他每日出了一日三餐之外,还要负责打扫整个兰若寺的卫生,这样一来就占用了他修行的时间。

    他直接找到了整天闲着没事干乱看书的空虚和尚,和他好好的理论了一番,将早餐和打扫庭院的工作交给了他。主要的理由是关心他的健康,多锻炼有利于气血循环。

    无生的每一天都过的十分的充实,

    除了修行之外,他还是每天都要到寺庙的外面去巡视一番的,虽然说经过上次的红雾侵袭之后,金顶山上的野兽都被灭杀一空,但他基本上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都抽空围着这寺庙四周转上一圈。

    今天的寺外一如既往的安静。

    无生围着兰若寺转了一圈,最后来到了寺外的塔林旁。

    一进入塔林,他便觉得自己的心格外的静。

    看着这些破败的佛塔,风吹日晒,红雾侵袭,一座座好似风烛残年的老人,也不知道还能够支撑多久。

    无生心想“等到来年,开春之后,或许可以修葺一下。”

    他慢慢的走过每一座佛塔,看着它们身上的裂痕,看着荒芜的杂草,枯萎的松柏。

    每一座塔都有一位高僧埋骨于此,千百年来,这兰若寺得有多少的僧众,他们在这里,在这深山之中,过了一生,镇压了地下的隐患,又有谁知道,或许这些僧人自己也未必知道事情的真相。

    无生伸手佛摸着粗糙的佛塔,走到一座七层高塔之前,塔尖在已经断掉,塔身也有了裂痕,七层之数,意味着这座佛塔之中埋葬的乃是佛法修行很是高深的高僧。¤八¤八¤读¤书,.☆.←o这座佛塔要更高,更大一些,似乎时间也更为久远。

    先前的时候塔下的荒草更加的茂盛,无法近前。无生只能站在几步之外望着这座佛塔。红雾过后,荒草便枯萎了,可以近前看看。

    嗯?

    无生突然发现那佛塔的根基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走到跟前仔细一看,似乎是佛经,但又不想,石雕刻在佛塔之上,但是因为岁月的洗礼,已经很是模糊了,再加上被荒草遮挡,平日里是看不到的。

    无生仔细的看了看。

    “这是,佛门法咒!”

    道家有符咒,佛家也有佛门法咒。

    这佛门法咒无生曾经在兰若寺一本没了封面的佛经上见过,只是先前不知道,但是从沐沧流那里得来的无名之书上,那位不知何处的高僧曾经就这佛门法咒专门做了讲述,他也因此知道。

    佛门法咒也如道家的法咒那般,玄妙异常。

    那“人仙法咒”可是给无生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只是薄薄的一张符纸就挡住了“参天”高手的昆仑法剑。

    “好东西,好东西啊!”

    无生围着这座佛塔转了一圈,然后又看了看附近的几处佛塔,发现这种法咒只在五层之上的高塔之上才有,而且不是完全相同。

    转遍了塔林,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也暗了下来。

    无生抬头望着天空,心中是异常的惊喜。

    这些是什么,是千金不换的宝贝。

    原来这些宝贝一直就在身边,平日里却未曾发现。

    往日,他只往高处看,看天,看远方,极少低头,看看脚下,看看身边。

    无生急匆匆的回到了兰若寺中,去自己的禅房里去了些纸笔出来,空虚和尚正在寺院里闲溜达。

    “无生啊,怎么做晚饭啊?”

    “不做了,你不是嫌我做的不好吃吗,你自己做吧,我还有事。”无生一溜烟跑远了,翻墙出去。

    “哎,越来越不像话了!”

    无生来到了塔林之中,将那佛塔底部的法咒小心翼翼的抄录下来。

    他一连两天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没做,就专心的将这塔林之中的法咒都抄录了下来,大部分已经残缺不全,好在有很多都是重复的,好几座佛塔上都刻着同样的法咒,东一段西一段的,也能够凑出来一段完整的。

    “无生啊,该做饭了!”禅房外传来了空虚和尚的和尚。

    “我很忙,自己有手有脚的,不会做啊?要么就下山化缘。”无生头也不抬喊了一声。

    嘎吱,门被推开,空虚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两天忙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这是什么啊,鬼画符啊?”来到桌子旁边,看着无生在纸上记录的那些佛门法咒,他疑惑的问道。

    “不懂就别乱说,这是佛门法咒,我从外面塔林的基座上抄录下来的。”

    “哦,我说这两天看不到你人影,在忙这个啊?”

    “嗯。”无生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

    空虚和尚也不说话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无生在那忙碌。

    “师父,你还有其它的事情?”见空虚和尚迟迟不肯离开,无生就停下来,抬头问他。

    “没有。”

    “那去做饭吧?”

    “嗯,好,待会来吃饭啊。”空虚和尚转身慢慢的走到门口,然后又回过头来,望着无生,看那神色似乎是有些担忧。

    出去之后,他没有去厨房做饭,而是在外面来回踱步,低着头,似乎是在想些什么事情。过了好一会方才去厨房。

    到了吃完饭的时候,空虚和尚又过来叫无生。

    无生正在掌灯研究,这些法咒都是残缺,他要将它们一段段的凑起来,变成完整,这个过程比较的繁琐。

    “吃饭了无生。”

    “我不饿,你和师伯先吃吧。”

    呼,空虚和尚一口气将那油灯吹灭了。

    “哎,师父,你?”无生头望着空虚和尚。

    “吃饭了,为师特意炒了几个菜,尝尝师父的手艺。”

    “好,吃饭。”

    到了厨房,空空方丈已经等在那里了。

    “师伯。”

    “坐下,吃饭。”

    “是。”

    空虚和尚还真炒了几个小菜,还有一盆鸡汤。

    “行啊,师父,您这手艺不赖啊!”无生吃了一口菜道。

    “好吃就多吃点。”

    无生吃饭的速度很快,因为心里还挂念这那法咒的事情,匆匆吃完饭就要走。

    “无生啊,我有事情要和你说。”空虚和尚又将他叫住。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