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两百章

    元夏做够了真人npc的工作时间,看看天色还早,就关了书斋下线,换成玩家模式登陆后,他站在夏情郡东边一间阁楼上朝外看了一眼,正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夏情郡里枝条广展的琼花树依旧绿意盎然,叶间点缀着团簇的红果,看起来有几分鲜艳可爱,心情不错的元夏不自觉地笑了一下,打开好友列表看了一眼,最上头的名字是灰色的。

    残阳欺酒不在线。

    见状元夏顿了顿,离开阁楼走进了下方的花园里,端着新买来的茶具准备去房里将之前那套换下来的两个丫鬟恰好经过,看见他时一愣,连忙福身行了个礼:“主子。”

    已经习惯了这个画面的元夏应了一声,微笑着让开路让她们过去,丫鬟们捂着嘴轻笑,再次在心里感叹二爷的好脾气,其中一人顺口问了一句:“您今儿晚膳要在府里用吗?”

    元夏想了想,还是摇了头道:“不用准备了,一会儿还有事,你们忙去吧。”

    “嗳。”

    这是夏情郡内东边一处精巧的宅子,风景秀美雅致异常,据说早前是栖邪一族里某个外姓族人居住的地方,虽然占地不算太大,但靠近原本栖邪本家,也是风景最好的几个方位之一,没有千百两银子也压根拿不下这个宅子。

    此时离找到宝藏并被系统通知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当天元夏被某人摁住狠狠亲了一顿后,场面一下就不受控制了起来,元夏发誓不是自己先动的手,可也压根就没松开,总之两个人一下就滚进了他的游戏仓内,除了最后一步之外全做遍了,等被迟何理抓到浴室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跟这人做了什么,从脸到脚趾甲都红了个遍。

    当晚裹着被子被人按在怀里的元夏一夜都没敢睡好,睁眼到了天亮,清晨时分就醒了的迟何理半眯着眼睛瞧见他眼下那浓重的黑眼圈,一只手将他往怀里揽了揽,说了句“再睡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可元夏怎么可能睡得着!这人主动亲了自己啊!他还没表白就和这人互撸了啊!还这么理所当然地睡在一张床上!还如此亲密地抱在一起!随便哪个情况都能让人心情复杂,但是……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

    迟何理像是察觉到了他不安的心情一般,用手捂着他的眼睛慵懒地开了口,语气霸道的很:“不论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给我忘记,闭眼睡觉,顺其自然不会吗?难道睁着眼睛就能把昨天互撸的事给抹了?”

    元夏:“…………”

    大侠……咱矜持点成吗!没事把那事挂在嘴边您不臊的慌吗!

    没管元夏此刻的僵硬,迟何理恶劣地勾起了嘴角,想起昨天这人在自己怀里哼哼唧唧被刺激的泪眼朦胧的模样,搭在对方腰见的手重重揉了一把:“不愿意睡觉也行,既然那么精神,我不介意真的睡了你让你长长记性。”

    那抵在腰见的炽热让元夏再次红了脸:“………………”

    能不能别这样!节操呢大侠!这些话无论怎么听都太羞耻了好吗!这段对话到底怎么回事啊!无论是回游戏还是回乡下他现在真的好想离开这里躲开啊嗷嗷——

    元夏微微一颤,往外挪动了一下妄图从这人怀里逃出来,他似乎听见迟何理轻笑了一声,胸腔的起伏分外明显:“怎么?喜欢我直说就是,还怕我拒绝?”

    心思被这么直接戳破的元夏被羞耻的脚趾都缩起来了,嘴硬道:“……不是,谁说我喜欢你了?”

    “哦?不喜欢被我又亲又摸的时候还抱上来不让我走?”

    “……”

    “不喜欢摸我的胸口小腹的时候摸的这么起劲?”

    “…………”

    “不喜欢还一直让我快点?”

    ……………求……求住嘴嗷嗷嗷_(:3」∠)_

    元夏已经想找个缝钻进去了,对前一晚的记忆大多只剩下了两人的喘息声的他压根就不想回忆当时的情景,毕竟因为找到宝藏一时兴奋又被人抓住亲出感觉来怎么说都太丢脸了点,如果迟何理觉得他太随便怎么办?没有和别人亲近过的他该怎么和他相处?每想到一个问题他就更犹豫一点,在他忍不住将自己缩的更小的时候,就听见男人淡淡的一句:

    “虽然这世界上到处都是更好的选择,但也不是更好的就能让我乐意,虽然不能保证以前的某些对手未来永远不会找上门,普通的生活就够了,你确定不愿意和我试试?”

    虽然在迟何理心里这家伙已经是他的了,但该说的话还是要意思一下,元夏闻言一愣,紧接着就是微妙的高兴,沉默了很久后,他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迟何理:……果然很好哄啊。

    决定试试大概并不是什么难事,心情放松了一些的元夏很快抵不过阵阵倦意睡了过去,等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身边的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下意识伸手摸了摸男人之前躺过的痕迹,想到清晨时两人的对话,他不自觉地笑了一下,掀开被子起了床。

    迟何理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将腿横在茶几上他正和颜扬泽视讯,前方盛世老总的虚拟影像表情不算太好,而迟何理虽然面无表情,眼里却全是气死人的得意,在元夏还在房里睡着时他用一个通讯将颜扬泽吵醒,语气漫不经心地炫耀了一番自己找到的宝藏后提及了用来打赌的股份的事,在对方显然准备清晨来一发却被打断而显得阴郁的眼神中要求将这5%的股份转到元夏的名下,忽视对方惊讶好奇的态度,就“拿了盛世那么多好处是不是该拿点东西充实一下迟何纹的嫁妆”这事与之讨论了二十分钟,最后意思意思送出了一家国外的产业当贺礼,见元夏推门从房里出来,他没理会颜扬泽的八卦,丢下一句“愿赌服输”就挂断了这则通讯。

    之后一切都十分顺理成章。

    经由系统结算后的宝藏金额价值一亿三百两白银,若要兑换成现实中的流通货币,扣去手续费只能拿到八百多万,虽然对普通人来说这已经是巨款,但显然迟何理并不把这些钱放在心上,他直接将六箱珠宝卖给系统,省去了自己在栖邪里兑换成真金白银的功夫,就考虑着在游戏中买几间宅子。

    鉴于相国和孜罗国是他们最熟悉的国家,考虑了多方面的情况,他买下了位于相国的夏情郡、苏阳和孜罗国的烟城里的几间宅子,顺便收了些丫鬟仆役打理伺候,其中风景最为秀丽建筑最为雅致的自然是夏情郡的这间宅子,周围除了如云的琼花树之外,更是就坐落在郡里唯一的湖边,夏季除了争相开放的白色琼花之外,还能直接在自家阁楼内欣赏成片的荷花,微风习习分外凉爽,因此这周边的宅子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但千万的价格也不是谁都买得起的,迟何理看中后直接就拍板买下,拎着元夏住了进来。

    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盛世股东之一的元夏原本等着迟何理在给自己那1%的股份时拒绝并还回去,但见他并没有提及股份的事,便转头忘了这事,能有那么一大笔钱虽然好,但要是真拿了,元夏也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心慌。而宝藏的事过去半个多月后,盛世突然通知元夏要修改原本的真人npc合约,因栖邪正式运营已超过15个月,证实大部分bug系统都能精准定位并快速解决,可刷新的真人npc将全部改为不可刷新npc,薪资与上线时间也会有一定程度上的修改。

    签完新的合约后盛世回收了原本的游戏仓,花了一周检查维修并修改了数据后才送还了回来,被男人按在床上没羞没臊了好几天的元夏见到新的游戏仓简直热泪盈眶,当下就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揉着腰用酸软的四肢连滚带爬地躲进了游戏仓里,确定锁好之后他开启了按摩效果,放松了好一会儿才捂着发烫的脸进入了游戏。

    真人npc调整为全部都不可刷新后,原本的可刷新npc例如元夏全都由系统随机分配到了一个身份,元夏是一个书斋的老板,位置在远离相国与孜罗国的大陆另一头的晏国中,每日工作时间也由原来的十小时减少到了六小时,一周还有两天休息日,工资却并不变。看到新合约时元夏疑惑过真人npc存在的必要性,见接待自己的盛世工作人员表情无异,以为只是自己想多了,压根就不知道颜扬泽交代过,作为盛世股东的元夏只是来玩的,自家股东怎么可能全年无休地去当个真人npc?至于元夏的工资?那是他的分红,每月发出一部分剩下的年底再打到他对象账户里。他对象是谁?问那么多作甚直接打过去就是了!

    被蒙在鼓里的元夏虽然有过一瞬间的怀疑,但当了两天书斋老板后立即就对这天气好开个店发布个任务,没事懒洋洋地坐在窗前晒着太阳看各种奇闻异志的工作有了十成十的好感,迟何理懒得花一两个月时间从相国赶去晏国,便要求元夏结束工作后就登录玩家模式,要是哪天光顾着在书斋里睡觉把他撇在一边……当晚三次伺候。

    ……哦曹这威胁真可怕。

    鉴于男人说到做到的脾性,没准备以身试法的元夏总是准点关门后换成玩家模式下意识去寻找迟何理的踪迹,找到宝藏后迟何理找到了这个游戏的新玩法,用栖邪宝藏里的瓷器与书画开了个古物阁不说,还用那笔钱发展了各类产业,因此大部分时间都在线,等着元夏登录玩家模式后再决定后续的行程,短短几个月中,他已经拿下了夏情郡的古董生意,还开了三家酒楼。

    对此没啥生意头脑的元夏表示:……您开心就好╮(╯_╰)╭

    但迟何理也并不是天天都在游戏里打发时间,偶尔会下线处理自己现实中的产业,元夏作为npc时还好,但以玩家模式站在夏情郡中时,打开好友列表见他不在线很少会在栖邪中停留,这天也是如此,跟丫鬟们交代不需要为他们准备晚膳后,他快速退出了游戏,从游戏仓内起身。

    深秋的气温微低,室内的温度却一直都在23c左右,元夏伸手抓过旁边搁着的浴巾披上,瞥一眼旁边的游戏仓后转身进浴室冲澡。这里并不是元夏的房子,夏天到来时迟何理嫌他的公寓太小,放了两个游戏仓后就没有了多少空地,气温高时一进家门看到这略显拥挤的画面就让人烦躁,而同小区内自己的房子也只是个单身公寓,想到迟何纹早就搬进了颜家老宅里,意味着对面小区的跃层公寓里没人碍眼后,他立即就下了决定——搬回去。

    雷厉风行的男人当天就抓了人准备搬家,东西本就不多的元夏最大件的行李就是那个两米长的游戏仓,所幸搬的地方也不过是对面的小区而已,一天内就将东西如数转移到了迟何理的公寓内,他们的游戏仓被并排放在了二层主卧旁清空了的侧卧中,所有的衣服则都被挂在了同个衣柜里,听着清扫机器人在一楼起居室嗡嗡的动静,元夏有些发愣地盯着装着两人衣物的衣柜,虽说之前迟何理就已经一声招呼都不打搬进了自己的公寓里,可换到对方的地盘上后,同居的实感再一次强烈了起来。

    那天见他呆站在衣柜前露出那种恍然微笑的表情,因为搬了游戏仓出了一身汗去冲了个澡的残阳欺酒眸色一暗,直接把元夏按在门上亲了下去,莫名其妙被掀翻在地的元夏敞开身体,最后还是紧紧抱住了男人。

    此时整个公寓内除了浴室内的水声外没有任何声音,元夏洗去黏在身上的营养液,擦着头发转身下楼,去厨房端了杯果汁后边喝边走到窗台的藤椅上坐下,晴朗的午后一切都被太阳晒出了三分暖意,恍惚也带出了三分睡意,半眯着眼看着窗外的高楼发着呆,在元夏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响起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男人走进玄关,将车钥匙往鞋柜上一丢,脱了鞋就踩上了微凉的地板,瞥见窗台上正晒着太阳的元夏后,他松了松衬衫的纽扣,把外套随手丢在了沙发上,直接走进了三分晴日之中。

    端起元夏手中的饮料喝了一口,他嫌弃地啧了一声,将杯子搁到一边的小茶几上,俯身就吻了下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