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活死人!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活死人!

    “这……”

    “这个弟子……”星空极道宗的大长老愕然。

    他没想到,星痕老祖竟然会这么询问,以至于他嘴上都放了自己该以什么身份来面对星痕老祖,只能口上自成弟子。

    只是,这引动仙钟的人究竟是谁,他也一头雾水啊!

    因为那幽冥炼仙钟,已经与他之间失去了感应。

    不止是他这种,星空极道宗的众多源尊,凡是能够沟通这仙钟的存在,全都是如此。

    引动这仙钟的人,肯定与他们无关,否则星痕老祖也不至于苏醒过来,对着他们询问了。

    “嗯……”

    星痕老祖微微皱眉,虽然没有动怒,但是却有难以察觉的恐怖力量,在无形之中散出。

    这一声轻嗯之后,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是属于自己。

    星空极道宗的大长老,更是身躯瑟瑟发抖。

    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与星痕老祖之间有着一丝联系,本想在星痕老祖面前亲近一番,哪想会令老祖这里不满

    这一下,他是真的怕了

    因为他感受不到星痕老祖的气息,对方就这么突然苏醒过来,实在有些骇人

    如果实现有预兆,这自然是值得激动的事情,可万一这位苏醒的星痕老祖,与他所想的性情不一样,那么他这里极有可能第一个遭殃

    “仙钟为何会发出异响,这带你弟子确实不知,可一定与这只癞蛤蟆有关!”

    星空极道宗大长老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朝着雷蛙所在的方向指了过去。

    虽然他没有证据,也没有多少怀疑,可眼下细想起来,这是唯一能够让他起疑心的地方了。

    毕竟,所有人都看到,仙钟降临下的仙光,将其身影笼罩,这才演变到了现在的一幕。

    “蛤蟆?”

    星痕老祖一愣,不由顺着大长老的目光,朝着一处方向望去。

    只见,在那仙光笼罩的中心,沉浮着一尊青铜鼎。

    而在那鼎口之上,正有一只蛤蟆呆呆的趴着。

    雷蛙第一时间,已经脱精了青铜鼎中,可又被这出现的星痕老祖给惊住,此刻它小眼睛眯着,一副惊奇的神色,正在打量着星痕老祖,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老头……”

    “已经……死了!”

    雷蛙这一看之下,心头猛地一震!

    因为在他的感受之下,这星痕老祖,尽管身影栩栩如生,如活人没有什么区别,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已经死了!

    眼下,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根本不是一个活着的星痕老祖,而是死去了五千年之久的星痕老祖!

    或者可以说,在他的身上,存在有某种恐怖的天道力量,使得他又重新苏醒了过来。

    但这,也只是苏醒!

    并非真正的活着!

    如此手段,已经不能够用逆天去形容了,就算是雷蛙也从未见到过,面对这样一位死去又莫名其妙苏醒过来的人,怎么能不心惊!

    而这,也正是赤道家族的第三祖,无法感受到其修为气息的原因所在。

    因为一个死去的人,根本没有气息,更无从去感受他的修为境界。

    “不好!”

    雷蛙眼眸一颤,猛地朝着鼎中缩了进去。

    它这里的想法,似乎被星痕老祖感受到,自身四周的虚空,都在迅速凝结,仿佛要穿过那仙光的隔档,笼罩在它身上一般。

    它纵然自大,但是若落在这死去的老祖手上,肯定不会好过。

    一个死去的人又苏醒了过来,它用屁股也能够想到,肯定是要续命!

    而续命的唯一方法,便是要吞噬生灵,或者,是通过某一种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仙钟!”

    “难道秦苏就是契机!”雷蛙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朝秦苏的身影看去。

    只是,他目光所及之处,哪里还有秦苏的影子!

    秦苏!

    竟然从这青铜鼎之中,消失了!

    “乖乖,真的是他!”

    雷蛙大惊,如果秦苏的身影惊骇在这鼎中,那还好。

    至少说明,那仙钟的轰鸣,与他无关。

    可眼下,秦苏的身影消失,绝对与那仙钟有关!

    而引动那仙钟轰鸣的人,也绝对是秦苏无疑!

    这星痕老祖因为仙钟轰鸣而苏醒,执意要找引动这仙钟的人,恐怕他所要找的人,就是秦苏!

    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其他时候,说不定会是一场造化,比如寻找将其苏醒的人,作为有缘之人,传承造化机缘都有这个可能。

    可眼下,这星痕老祖,乃是一个活死人!

    他要找到这引动仙钟的人,能有什么好事!

    极有可能,为的就是要夺舍,再次重生!

    想到这里,雷蛙浑身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它刚刚就是被夺舍了一次,好在对方半途强行停止,否则它现在,是不是自己都成问题了。

    也正是因为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夺舍,它才会想到这个可能性。

    不过……

    如果秦苏被夺舍……

    对它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啊!

    “对啊!”

    “我激动个什么!”雷蛙一愣。

    不由感觉自己太激动了!

    这星痕老祖,寻找的人是秦苏,又不是它,有什么好紧张的,最好也让秦苏长长被人夺舍的资格,刚才它低吼着求秦苏出手,对方可是丝毫都没有理会。

    而且,秦苏一旦被星痕老祖下手,它这里,岂不是可以带着青铜鼎溜走?

    因为,它隐隐感受到,阻挡这青铜鼎的仙光力量,正在淡弱。

    这是仙钟被人掌控,在一点点被炼化,应该就是秦苏所为,趁着星痕老祖对秦苏出手,它正好可以趁着大乱,带着这青铜鼎冲击出去。

    “嗡!”

    不过,就在它这个念头刚刚落下的刹那,青铜鼎便猛地一颤!

    仿佛,有另外一股虚无的力量,将青铜鼎慑起,要镇压而去。

    “什么!”

    雷蛙大惊,紧接着便欲哭无泪了。

    因为,星痕老祖出手,没有去寻找秦苏,而是看了一眼青铜鼎之后,便无法收回目光,直接出手,就要将此鼎摄走。

    他的出手,直接无视了那仙光,一只千丈大手伸出,直接透过仙光,抓在了青铜鼎之上!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