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549章:魔雾烟云一

    日垂西山,残阳如血,染红半个天云,美艳而凄楚,仿佛在为生灵悲泣。

    接到神使命令,玄机楼的人立刻出动,方圆数百里的魔雾森林,除了浮沽镇一带,其余地方都由玄机探子负责,保证不给蛊兽逃走的余地。当天傍晚十分,所有布署准备完毕。

    大批火油运到浮沽镇,司权心疼的是又一笔纯投入无回报的钱财。天雪心情复杂,希望上苍保佑无辜的千余镇民,甚至连小女孩都让人送进备生院,生怕自己无法面对。

    “还好,刮的东南风,我们不会有太多影响。”

    “毒雾往西北走,那里是益州神冥教的势力范围,阿郎,不会触怒他们吧?”

    “呵,跟他们,已经不会有更多触怒了!”

    司权知道,若不是天清宗,很多势力早杀上门来,凭他跟柳谦玉的关系,私仇是无法避免的。

    “司宗主,营外有人求见!”

    司权正谋划是否能在烟雾中加些狠毒的东西送给神冥教,这时属下来报——自从上官清寒入主赤水宗,他的职称前加了姓氏,明显处于次位。

    “男的女的?”

    “一老和尚”

    “不见”

    “呵呵,施主性格直爽,请恕老衲不请自来!”

    “般度大师,竟然是他!”

    听到老和尚声音响起,下属还准备驱赶,哪知道天雪惊呼相迎。司权心一沉,猜想各种可能,示意闲杂人等退开。

    “小女子天雪,见过般度大师,这是我夫君司权,还有妹妹云星月!”

    “阿郎,般度大师这时候来,难道跟气螅的事有关?”

    云星月立刻警惕,然而和尚一开口就打消她猜忌。

    “女施主心怀慈悲,实属众生之幸,今日前来,为魔雾森林之事。”

    司权惊觉,佛门果然神通广大,自己行动这般隐秘居然都被发现。要是他们默认此事,定不会出现在此,如此看来,只可能是来阻止火烧魔雾森林的。都耗费这么大的力气,可不能被他破坏了,于是,他抢在天雪说话之前把大师拉走。

    “大师放心果然神机妙算,知道小雪内疚就来开导了,不过此事有我承担,大师,借一步说话。”

    天雪一愣:男人这什么意思?还要瞒着自己?

    “小施主,看来你知道我是来阻止你的了,魔雾森林事关方圆千里生灵存亡,可万万不可烧毁。”

    到了帐篷藏匿处,般度大师开门见山道,哪知司权突然变脸,飞快封锁他穴道。

    “阿弥陀佛,施主本性不坏,为何这般执迷不悟?”

    般度大师摇头叹气,双手合礼,司权心惊:这老和尚怎么还能动?

    “老秃驴是无性人,修的是佛门秘术,世间内力对他无效。”

    清悦的生声蓦地传来,司权大喜,转头看去,不是司徒影还有谁?仔细闻,还能闻到女人特有的清香,不过跟司徒影平日里的体香有些不一样,司权也没在意,只当是女人带香囊了!

    “我到处追查他,没想到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原来是司徒女施主,既然今日有缘遇上,还请到鄙寺一趟!”

    “哟,般度大师也想女人了?不过你要先问问我男人同不同意呢!”

    “影影,别冲撞了大师!大师,内子向来喜欢开玩笑,还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司权不见般度大师内力波动,还以为对方不过徒有虚名,刚见识对方厉害,态度大转地谦恭起来。

    “阿弥陀佛,说者无心,听者又如何能在意!”

    司徒影当然清楚自己男人欺软怕硬的性格,只见她挽上司权,烈唇轻启道:“大师佛理精深,我呢是说不过的,不过你想害我丈夫,杀夫之仇不共戴天,看在你能量太大我不太敢招惹的份上,自裁吧!”

    “女施主随性而为,本是率情之人,但也忽视他人性命,经此长往,恐堕魔道,还需到佛门清修净心!”

    “咯咯,大师说话就是不一般呢,我一句也听不懂。要不说些简单的,比如你看我这长相,漂亮吗?”

    “你矜持点,想讨打不是?”

    司权没好气地瞪了作怪的女人,般度大师却依旧温和轻笑。

    “万般皆相苦,女施主需要修心,才能看破虚幻!”

    “好了,时间到,不跟你废话了!”

    司徒影突然阴谋得逞地娇笑,玉手轻拍,三道人影闪现,二话不说劫持住般度大师。

    “这是专门为大师准备的酥香软骨散,还没有解药哦!一二三,把大师请到密牢好生看管,千万别被人

    发现了!”

    三位属下应声而退,般度大师只是叹气地闭眼:不愧是谈者色变的妖女,没想到自己都着了道!

    “怎么样?还满意吧?想怎么感谢人家?”

    “火烧魔雾,庆祝影影娘子智擒秃驴!”

    “好呀好呀,这一场烟火,就当是司郎为我准备的!”

    一听到火烧魔雾,司徒影兴趣大起,香了司权一口兴匆匆跑开,看样子是要亲自点火了。司权想跟上又被天雪拦住,还向他身后张望。

    “般度大师呢?”

    “走了呗,人家是高人,当然要来无影去无踪摆摆谱!”

    “胡说,般度大师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哪里有需要哪里去,感化世间无数人,你能见到真颜已经够走运了,要是再有下次,可不能冲撞了人家!”

    “好好好,天雪娘子,大师也同意火烧森林了,这下你没心里负担了吧?”

    “般度大师真是慈悲的化身,我果然好受多了呢!”

    司权暗笑,明明是你心理作祟罢了,般度大师已经不知被妖女关哪去了,然而天雪不疑有他,转忧为喜,拉着司权准备火料!

    是夜,时间一到,方圆数百里的魔雾森林wài wéi同时起火,无风而起,直冲霄汉。寂寂黑夜,亮比白昼,风云奔腾,苍天变色,远在千里之外的人都惊动。

    “天边怎么回事?又出太阳了?”

    “蠢,太阳能从西边出来?”

    “是大火,天哪,这得多大的火!”

    半个巽州的人都惊醒,距离魔雾森林近的,温度骤升,大地干涸。滔天大火熊熊翻滚,万兽悲鸣震响苍穹。

    “天地不仁,天地不仁啊!”

    “这是大陆要沉沦了吗?”

    相比于惊恐万状的人,司权好不畅快,司徒影更是将此当作自己的惊世之作,天雪有些怅然若失,云星月紧紧抱住男人手臂才稍微心安。这一场火,不知多少生灵泯灭,整个巽州格局,因此改变。

    得知大火的各方势力也是为之窒息,天堑万古魔雾消失,巽州南北自此通途,影响的,可是天下大势啊!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啊!”

    某个暗无天日的深牢,感受到世间徒增无数冤灵的般度大师,第一次为苍生流下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