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74章 怡红、娇月争宠

    “玉廷,大哥咋总觉得俪妃怪怪的,和李三娘性格上有诸多差异,过去的三娘感情用事、善良、单纯、易冲动、爱耍大xiao jie脾气,可现在的俪妃却稳重、机警、才学过人、医术超群,她俩虽然长得很像,大哥总觉得她有问题。你觉得呢?”

    钱宁不太确定地说道:

    “大哥,俪妃就是李三娘,也是李明月,音容笑貌和当初豹房的俪妃一模一样,咋可能有问题呢?”

    张玉廷摸了摸脑门惊讶地说道:

    “大哥,我也觉得现在的俪妃怪怪的,她只是长得和俪妃很像,而且她说话的声音有些粗。”

    张肇伦思量了一会儿,认真地说道:

    “玉廷、肇伦,我们可能被人家当猴耍了。”

    “大哥,怎么说呢?”

    “三年前我去过钟涛的堡城,见过钟如茵,后来又和皇上在前塘街道见过一个骑马的女子,她长得很像钟如茵,是她偷了一一偷了皇上的银两。可是就在那次邂逅相遇,皇上对钟如茵念念不忘。后来皇上在前塘救了李三娘之后,她和钟如茵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当时还以为是钟如茵,可李三娘说她姓李,除此之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现在可以断定钟如茵和李三娘长得很像,现在的俪妃是真是假只能是猜测。”

    钱宁正说着,忽然停顿了片刻,又说道:

    “大哥,你咋那么说话呢?事情不是很明朗了吗?现在的那个俪妃是冒牌货。”

    张肇伦疑惑地说道:

    “可她知道豹房失火的事,而且也猜测出豹房失火是人为的。俪妃是皇上的心尖尖,不好惹。一旦她翻起旧帐来,我们都得玩蛋。所以我们没有十足的证据最好少给自己找麻乏。再说现在丐帮的事在节骨眼上,我们得马上动身回前塘,但是俪妃得派人盯着,一旦发现有力的证据证明她是冒牌货,立马让锦衣卫拿下她。玉廷,你先下去安排人盯着俪妃。吃过午饭后,我们动身回前塘。我停一会儿向李东阳那个老不死的招呼一下,想办法让他呆在态兴,避免他坏我们的事。哎一一,那个老东西最近老找我们的茬,烦死了。”

    “大哥,那我出去办事了。”

    “玉廷,找些机灵、可靠的人去办事,可千万别打草惊蛇。”

    “嗯哪!”

    “大哥,那老东西那么碍事,要不派人杀了他。”

    张肇伦气吁吁地说道:

    “肇伦,你糊涂。李东阳是钦差,王红汝也是,他俩关系不一般。李东阳死了,我们岂不是此地无银吗?再说皇上不但赐给了他尚方宝剑,而且他身边还有禁卫军四大高手保护。所以你最好少给我胡闹。现在不同以前,皇上长大了,锦衣卫使挥使有两人,张采掌管北直隶锦衣卫,他与大哥常常是明争暗斗,我们得认清形势,闹不好会惹火烧身。”

    钱宁小心谨慎地说道:

    “大哥,我听你的。”

    “肇伦,你下去吩咐我们的人准备准备,午饭后我们动身回前塘。我这会儿去那两个老东西那里一下。”

    “嗯哪!”

    午饭时分张玉廷慌慌张张地跑进县街二堂(二院)东厢房钱宁的房间,急忙说道:

    “大哥,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俪妃是冒牌货,她们那群人离开了态兴。”

    “玉廷,不着急。先坐下来,我们边吃边说。”

    钱宁坐在内房饭桌旁,端着盛米饭的青花瓷碗用筷子向嘴里刨着米饭,他放下碗筷,咀嚼了一会儿,咽下米饭,笑着说道:

    “怡红,赶快给玉廷添套碗筷。”

    “嗯哪!”

    怡红答道:

    “嗯哪!”

    张玉廷点头答道:

    “玉廷,你瞧瞧你热成啥样子了,赶快喝口凉茶。”

    娇月一边端起那杯放在饭桌上凉好的凉茶递向张玉廷,一边笑着说道:

    “二嫂,谢谢您。”

    张玉廷接过凉茶一饮而尽,随后谢道:

    “玉廷,自家兄弟,不必拘礼。嫂嫂看你也饿了,你就放开吃吧!”

    怡红把碗筷放在张玉廷面前,笑着说道:

    “谢谢三嫂。”

    过了一会儿,钱宁笑着问道:

    “玉廷,她们是啥时候离开态兴的。”

    “大哥,她们是偷偷离开态兴的,具体是什么时候离开,我的手下也不清楚。”

    “玉廷,这不能说明她是冒牌货,俪妃离开也很正常,她想离开,我们作臣下的,能拦住她吗?”

    “大哥,要是她们去了前塘,那就糟糕了。”

    张肇伦担心地说道:

    “玉廷、肇伦,你俩不必担心。陈武一死,陈帮主他们被困地牢,她们几个娘么翻不了多大的浪花。我们按原计划行事,丐帮唾手可得。”

    钱宁满面春风,自信地说道:

    “哈哈哈一一,大哥,还是你厉害。”

    玉廷、肇伦高兴地拍马屁道:

    “那是当然了,夫君足智多谋,是在世孔明,拿下丐帮指日可待。”

    怡红、娇月坐在钱宁身旁,娇月得意洋洋地说道:

    “夫君,卑妾还有一计,保证让那几个娘么生不如死。”

    娇月狞笑道:

    “小美人,快说一一快说一一。夫君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嘘一一,大家先静一静一一,静一静一一。”

    娇月得瑟着说道:

    他们很快停下碗筷,静了下来。东厢房钱宁的房间浓浓的酒气中向外渐渐地吐冒着血腥、残忍和恶毒。

    “夫君,要不香一口,娇月才更有情趣说话。”

    陈娇月得瑟着,得寸进尺地微微一笑,不急不慢地说道:

    “陈娇月,别得寸进尺,有兄弟在,你要脸不要脸呢?”

    怡红红着脸气吁吁地冲陈娇月喊道:

    “怡红妹妹,你咋了呢?是不是眼红了呢?都是自家兄弟,再说我们是夫妻,那样的要求不过份。哎一一,俺既花容月貌又德才兼备,哪像有些人也只配作花瓶。”

    “夫君,你瞧姐姐她欺负怡红,你可要替怡红作主呀!”

    怡红娇滴滴地很委曲地撤娇道:

    “哈哈哈一一,两位嫂嫂,你俩就别闹了,好吗?”

    张玉廷笑着说道:

    “哎一一,女人多了,真麻乏一一,真让人头痛一一头痛啊!”

    钱宁无耐的嘴里喃喃道:

    “怡红、娇月,你俩再闹,我休了你们。”

    随后钱宁又气吁吁地喊道:

    怡红、娇月很快安静了下来。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