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690章 做噩梦了吧

    由于蔡根内心最大的一块石头,已经被石火珠的六十万搬空。

    今天他毅然的关上了店门以及电脑里的送餐软件。

    回想早上,带着忐忑的心情,失去三十万的懊恼,与龙少踏上了征程。

    谁能料到,晚上回来,已经是无债一身轻的蔡根?

    店里的大灯也关掉了,只有文武财神旁边的小红灯,在不断的跳跃,模仿着蜡烛。

    灯光昏暗,万籁俱寂,就是一个普通而又平静的夜晚。

    但是对于蔡根来说,这样的夜,很久没有体验到了,以至于有点陌生。

    是啊,这一夜,注定是安静的,祥和的,美好的。

    不用担心自己被那催命一样的提示音惊醒,吓得浑身乱颤,蔡根感觉幸福无比。

    躺在踏实的门板上,无论蔡根怎么翻身,都不会出现行军床的嘎吱声,试了好多次,感觉自己翻身的动作都很轻盈。

    小孙没有去阁楼睡觉,而是选择了条凳,可能是因为白天实在太累了,躺下没多久,就打起了温和的呼噜。

    这点声音,对于往常的蔡根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今天,也许是太放松,也许是兴奋,蔡根听着小孙的呼噜,很入迷。

    听了呼气,就想等着听吸气,周而复始,听着听着,蔡根失眠了。

    好不容易,有了舒适的入眠环境以及心态,蔡根竟然失眠了。

    这让蔡根非常恼火,不断的检测翻身的声音,以及不间断的数着小孙的呼噜。

    不时的坐起来,抽一颗烟,打发失眠的时间。

    结果,越抽烟,越精神,越精神,越想抽烟。

    陷入了抽烟与精神的恶性循环,蔡根几近崩溃。

    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现在算是调整反应吗?

    那只能说,自己实在是太,便宜了。

    无论如何,强迫自己适应,必须睡觉,蔡根给自己的身体和大脑发出了最后通牒。

    努力终究是有了回报,蔡根在失眠和意志力的较量下,闭上了眼睛。

    这是怎么样一种状态啊?

    说是睡着了,但是脑子还有意识,说是醒着,但是身体已经不能动了。

    接下来,蔡根有点后悔了。

    自己为什么非得强迫自己睡觉?

    做噩梦了吧!

    漆黑的四周,一闪一闪的矿灯,提供着不稳定的光源。

    周围是黑色的煤渣,以及滚烫的沸水。

    身上很疼,而且疼得很不深入,只有表皮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但是什么也抓不住。

    攥紧拳头,唯一的触感,是一摊熟肉。

    自己的手,已经被沸水煮熟了,大部分的组织脱离了骨头。

    恐惧的把手放在眼前,看见的也只是血肉模糊的骨头,还有那红白相间的血肉。

    这是哪里?

    借着矿灯的闪烁,看清了四周,这是一个封闭的矿坑,不时有石头和煤渣从洞顶下落。

    自己身上穿着牛仔布的工作服,被水泡湿以后,黑黝黝的。

    胸口位置,缝着一块白色的布条,布条上绣着三个字,

    “曾铁军”

    曾铁军是谁?

    曾铁军是我?

    我是曾铁军?

    那蔡根是谁?

    我在哪里?

    发生了什么?

    疼疼疼疼

    身上的疼痛,像是海浪,一波一波不断来袭,汹涌澎湃,摧毁了蔡根清醒的意识,没有办法完整的思考。

    蔡根想要求救,但是嗓子很干,发不出声音。

    蔡根想要自救,身子被重物压着,动也动不了。

    绝望的情绪,像是周围的沸水,不断侵蚀蔡根的大脑,以及蔡根的身体。

    偏偏想要昏过去,也做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矿灯的闪烁熄灭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矿灯的亮光出现了。

    来人了,是救援人员。

    有救了,蔡根高兴得不能自抑。

    尝试沟通很多次,都以失败告终,蔡根就像透明人,无法引起救援队的注意。

    救援人员是五个人,看着沸水,以及沸水里的蔡根,摘下防毒面具就开始呕吐。

    也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队长,这咋拿啊?煮碎了。”

    “碎了也得拿啊,捞吧。”

    “用啥捞?说好,用手我可不捞,受不了。”

    “三胖子,你去上面,拿个笊篱,再拿个丝袋子。”

    “成,队长,你们等会。”

    一个队员走了,剩下的人,都把身子背过去了,不想看沸水的方向。

    有个队员掏出了烟,可能是想压一压自己的呕吐感,或者转移下注意力。

    但是刚把烟叼在嘴上,就被旁边的人一把打掉了。

    “干哈啊?队长,我抽颗烟解解乏。”

    “二愣子,你是真楞,这里能有明火吗?安全条例背狗肚子里了?”

    “这里咋了?又没人看见,看把你邪乎的。”

    “二愣子,听队长的,你要不想变成那样,就别抽烟。”

    二愣子稍微侧了侧头,用余光看了看沸水里的蔡根,明显害怕了,默默的把烟放进了口袋里。

    “队长,咋能变成这样?”

    “瓦斯bào zhà,把地下水煮开了,碰巧人在水里面,就”

    “队长,这是几个人?”

    “他们说这段矿道,就一个人,另一边埋里的有五个人。”

    “他咋还单独行动呢?”

    “唉,活着的人说,就这小伙在干活,其他的五个人都在磨洋工。”

    “这小子傻啊?就他一个人干活。”

    “据说才二十四岁,主动要求加班的,想多干点活,赚补助吧。”

    “啥钱不钱的,命不比钱重要?”

    “井下干活,都是卖命的钱,怕死谁干了?”

    取东西的队员回来了,一把大笊篱,一个大簸箕,还有几个丝袋子。

    有了工具,救援队员,敬业的,认真的,捞走了曾铁军,尽量不落下一块。

    在这期间,蔡根就在旁边看着,直到装满两个丝袋子。

    蔡根想要跟着走,但是做不到,好像有一把铁索,牵引住了自己,不能离开这个全是沸水的矿洞。

    万幸,尸体被捞走以后,蔡根可以动了。

    顺着拉扯自己的方向摸索,在瓦斯bào zhà的矿壁上,露出了半截牛角。

    就是这个牛角,拉扯着蔡根,不让他离开。

    愤怒的伸出手,握住牛角,想把它从矿壁里拔出。

    但是,蔡根刚刚接触牛角的瞬间,好像掉进了一个黑洞。

    不断的下落,不断的下落。

    好像没有尽头。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