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66章 开心一下

    现在也只有这样了,但愿如范文丽所说的,明天生意会好起来。

    下午没有什么事,都早早的下班。

    晚上蓝史忽然打电话过来,说拍摄结束了,最后得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镜头,就提前回来了。

    张真一听,又省钱了,高兴的说:“那最好,那咱们马上做后期的特效吧,我已经联系好了公司。”

    蓝史一看张总也这么利落,说:“那这样吧,明天早上八点咱们就约个地方,去那家特效公司看看,要是可以,咱们就让他们做。”

    张真一笑,说:“放心吧,蓝导,那是我朋友,而且我也不是让他做,我借他们的设备,我自己做。”

    “张总,你以前学过特效制作?”蓝史感觉张总多才多艺,还挺佩服的。

    “啊……学过,学过,木马糊糊吧。”张真客气的说。

    蓝史本来还感觉挺好的,听到张真这马马虎虎四个字,瞬间感觉到那些初期创业的人胆大的一面,什么都敢尝试,往往真本事并没有多少。

    特效可是一部电影最关键的部分,要是做的不理想,会被观众骂死的。

    但是,电影是人家的电影,自己也只有赌一把了。

    “蓝导,怎么了?”张真听蓝史一直没有说话,不禁问。

    “没什么,张总,明天我在那里等你?”蓝史问。

    张真直接说出来吴风工作室的地址,就让蓝史在楼下等自己。

    结束了谈话,张真心里轻松了不少,投资基本已经敲定,现在电影已经结束,这距离他的目标近了两大步,怎么能让人不高兴。

    “老板,什么事这么高兴?”范文丽正在厨房学着做菜,听到张真的笑声,不禁问。

    “电影完工了。”张真说,马上就能在院线上映了。

    “是嘛。”范文丽也替老板高兴,现在,老板什么心情,她就什么心情。

    “老板,药材熬好了,趁热喝吧。”范文丽将熬好的中药汤端了出来,今天是第三天,最后一次喝。

    喝了两天,张真感觉精神好多了,仿佛年轻了好几岁,那个老中医果然很有本事,以后有时间的话,多看望老人家几次,或许以后还会用得上。

    “小丽,今天你想去那里玩不?”张真忽然说。

    “老板,为什么要出去玩?”范文丽问。

    “今天高兴,带你出去玩,省得你在家里呆着闷。”张真说。

    确实,范文丽属于好动的性子但是老板宅啊,她也只能跟着宅。

    现在老板主动要陪她出去,机会难得,她就说:“要不我们去唱歌。”

    “行。”张真果断的答应。

    但是范文丽一想,这两个人去多没有意思,就说:“老板,我们两个人去会不会不太热闹,要不喊上林妙颖吧。”

    “行,你愿意喊上谁就喊上谁。”张真也无所谓。

    “谢谢老板。”范文丽说,她心里还记挂着那两套化妆品呢,虽然暂时不能让她拍张真的电影,先将两个人撮合在一起也行。

    范文丽就给林妙颖打了一个电话,正好她晚上也没有活动,一会订了地方,她就过来。

    张真回卧室换了一件衣服,说:“约好了?”

    “约好了,订了地方她就过来。”范文丽说。

    张真其实并不知道林妙颖具体住在那里,好像记忆中他要从来没有说过,那就捡一家距离他们最近的吧。

    下得楼来,也不用出租车,步行了两百多米,就有一家装修还可以的KtV,张真决定就这一家了。

    张真和范文丽走进去,订了一个包间,范文丽就给林妙颖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具体的房间号,他们就跟着服务员往楼上走。

    在二楼的走廊里,张真意外的碰见了一个熟人,王庆。

    王庆同时也见到了张真,用手指着张真,说:“你也来了。”马上,他就看到张真身后范文丽,吓的一个机灵,这女的别看瘦小,打人可狠。

    但是,马上他就想到了,今天不怕了,今天他有底牌,因为今晚一块玩的有一个散打高手,想进军影视圈,所以和王求勾搭上了,不信一个散打高手,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女孩,就算她从娘胎里练拳,到现在也就十斤年,他约多那个散打高手可是得过省级比赛的冠军的。

    “哟,小王吧。”张真戏谑的打招呼。

    王庆一听,什么,小王八,你当面骂人吗不是,顿时就有点火气,说:“你怎么骂人?”

    张真一脸无辜,说:“跟你打招呼怎么就骂人了。”

    “你说我小王八。”王庆想占据道德优势,居高临下的找回场子。

    “我说的是小王—吧。”张真最后一个字

    音咬的很重,听起来还像骂人。

    “你这不就是骂人。”王庆怒急。

    “你听清楚了,小王,吧。这是骂人吗?”张真装作耐心解释的样子。

    “这几个字单独起来确实没有什么,但连在一起就是骂人。”王庆据理力争。

    “你的意思说这几个字不能连在一起了?”张真问。

    “对。”王庆坚定的说。

    “你管着汉字吗?你有汉字管理的权限吗?还不能连在一起用,你就是总统也管不了这个。”张真说。

    引领张真的服务员笑了,这小伙子要管理汉字,谁能给他这个管理权限,他又怎么弄管得了?再说了,谁听他的?

    王庆一看服务员笑他,张真现在都不用怕了,还怕一个服务员,当即对着服务员大声斥责:“你笑什么?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你好这里就是这样接待客人的吗?我要到前台投诉……”王庆不依不饶的大叫。

    “人家笑人家的,你怎么知道笑你了,有人捡钱,没见过有人捡笑的。”张真说。

    “你……你们合伙欺负人。”王庆怒急。

    “谁欺负你了。”范文丽上前,一晃她的小拳头说。

    “你等着啊。”王庆指着张真说,一边身子往后退,退到了一间宝箱门口,缩了进去。

    “走,咱们唱咱们的。”张真向服务员说。

    “谢谢老板。”刚才张真给她解围,她也知道感谢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章。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