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千六百七十一章 圣护再现

    虚空之中,剑芒如电,倏然而落。

    至极杀意弥漫而开,庞然巨龙身躯在一瞬之间崩裂,漫天血肉之中,淋漓的艳红渲染天地,凄美悲怆。

    九限大阵,聂天一剑斩龙!风,肃杀清冷。

    天地笼罩在一片无边黑暗之中,好似寂灭来临之前的预兆。

    高空之上,聂天冷立如剑,一双眼睛在神魔逆纹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邪异。

    而另外一边,练舞霓神情呆滞,如痴如傻。

    拥有六劫血甲的九阴烛龙,竟被聂天一剑斩杀,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想当初,她和上官洪联手,曾经以血甲九阴击杀过天武九重圣祖。

    而当时,他们还只是处在天武中阶而已。

    如今他们联手之力,即便是对上真正的诛天巅峰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但,面对九限大阵加身的聂天,竟连一剑都挡不下!到底是聂天太强,还是九限大阵太恐怖呢?

    大阵上空,目睹一切的万明海此时也被震撼了。

    纵然隔着九限大阵,他依旧能清晰地感知出血甲九阴的强大。

    尽管血甲九阴还威胁不到他,但他要想打败血甲九阴,也并非易事。

    反观聂天,竟然一剑斩龙,实在太恐怖了!而聂天的修为,可是仅仅只有天觉二重而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万明海绝对不会相信,这世上竟有如此恐怖的存在!“轮到你了。”

    而在此时,聂天开口了,冰冷之声犹如来自地狱的丧钟,让呆痴之中的练舞霓猛然一惊,如梦初醒。

    “你,你……”练舞霓声音颤抖着,不知想要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聂天随即动了,如一道剑芒,向着练舞霓直直袭来。

    练舞霓好似被禁锢一般,想要逃,但双腿却有千钧之重,完全迈不动步子。

    一瞬之间,她感觉到了冰冷的杀意。

    这是死亡的气息,只要一个瞬间,就能将她彻底淹没。

    “聂天,等一下!”

    但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声音响起,让聂天身形一滞,停在了距离练舞霓不足十米之处。

    练舞霓感受到面前年轻剑者周身的剑意气息,不由得全身都在剧烈摇晃。

    她从没有见过,一名剑者竟能将剑意修炼到如此程度。

    而这个可怕的剑者,还是一名极其年轻的剑者!“青仁大人。”

    聂天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喊了一声。

    刚才,正是青仁开口,他才及时收手。

    “我需要她帮忙。”

    青仁沉沉开口,再无赘言。

    聂天眉头皱了一下,心意一动,一道剑意破空而出,如光如水,精准地没入练舞霓额心之中。

    “你,你做了什么?”

    练舞霓只感觉神魂一震,整个身体好似被一股无形之力覆盖,让她有一种错觉,似乎这具身躯已经不属于她了。

    “过去帮忙,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若是有半点违逆和异心,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聂天冷冷开口,双瞳如深渊一般,透出极深极深的黑暗气息。

    练舞霓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无法相信,一个这么年轻的武者,竟然会用如此可怕的眼神。

    这名剑者,究竟经历过什么?

    而下一刻,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整个人便在一股绵柔之力的推动下,进入了阵眼之中。

    青仁看了练舞霓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他低估了万劫血木的力量,需要练舞霓的六劫奇花帮忙。

    聂天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便将目光锁定在了上方的万明海身上。

    两人目光对视,许久都没有说话。

    “聂天,你的实力,超出了我的估计。”

    最终,还是万明海率先开口,沉沉道:“不如你我做个交易如何?”

    “说!”

    聂天冷冷回应。

    “本尊知道,你在被天道圣阁和人皇殿追杀,只要你愿意交出你的儿子,天道圣阁和人皇殿都将不再是问题。”

    万明海目光微凝,一脸深邃之意,说道。

    聂天嘴角扯起一抹冷意,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气,连人皇殿和天道圣阁都不放在眼里。

    我真的好奇,你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你放心,既然本尊敢开口,自然有实力对抗人皇殿。”

    万明海见聂天没有直接拒绝,顿时觉得有希望,淡淡笑道:“你只要点头,一切都好说。”

    “你我都是武道之人,应该知道,到了我们这个层次,所谓的亲情血缘,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

    “你的儿子,注定活不了太久,放弃他,对你不也是一种解脱吗?”

    “放屁!”

    聂天目光陡然一沉,如一头压抑着愤怒的狂兽,低吼道:“在你们的眼里,天道伦理不过儿戏。

    但在我眼中,正是你们所谓的可有可无的东西,支撑我走到了现在。”

    “若是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能放弃,也能拿来做交易,那与畜生又有何异?”

    “这样的人,即便站在了巅峰,也不过是一堆,狗屎!”

    铿然之声,犹如雷鸣!万明海神色不由得为之一变,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了。

    他感觉到,聂天跟他遇到的所有武者都不同。

    武者!血性!但是,当武者的实力越来越强,身上的血性反而越来越少,越来越淡薄,到最后彻底消失。

    而聂天,似乎随着实力增强,身上的血性并未减少,反而越来越强烈。

    或许,这就是聂天能走到今天的原因。

    正如他所说,正是天道伦理,亲情血缘,支撑他走到了现在。

    人,要有坚持。

    即便面临生死,也决然不能放下心中坚持!“说得好,非常好!”

    就在此时,高空之上,一道雄浑之声响起,随即一道身影落下,压迫得四周天地为之一沉,好似要倾塌一般。

    “强者!”

    万明海目光一颤,看向来人,感受着对方的气息,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

    他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丝毫不再他之下,甚至比他还要强上一些。

    “在下天道圣阁圣护,方君羡。”

    来人看向万明海,语气平淡,但周身气息,却如渊似海,还在不停地增强。

    “方君羡!”

    聂天望着方君羡,双瞳为之一缩。

    对于此人,他并不陌生。

    就在不久之前,方君羡曾现身于烽天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