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九章 云梦村外,有人来 (求订阅,推荐)

    “这里就是云山秘境?”周渔睁开双眸时,看着面前的一切,颇为诧异的道。

    一刻钟之前,在洛紫灵从犹如金色星辰一般的光芒之中消失不久,他也很快选择了进入眼前的秘境。

    云山秘境。

    若是青玉碑没有欺骗他们的话,在这个秘境之中,一旦通过了考验,他便可以获得云梦古神一份对于山的感悟。

    云梦古神本就是山峰所化,其于山峰的感悟,自然是浑然天成,即便只是其中一份,也蕴含着真意。

    若是能够得到,这无疑可以令周渔,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领悟出崩山剑诀的剑意。

    只是眼前的一切,似乎与他进入之前,所想象的颇为不同。

    同样是一座巍峨不知云深处的山峰,但此山却与之前那座有着巨大裂缝的神木山不同。

    此刻于周渔面前的这座,入目之处郁郁葱葱,山林之内,处处可见参天的繁茂大树,还有鸟鹤高鸣,于那山高处,更有成片的云海升腾翻滚,波澜壮阔。

    远远看着,便能感觉有令人的灵气扑面而来,好似来到了仙家福地一般,使人一望之下,便顿感心旷神怡。

    而于此峰山脚之下,更有着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其内炊烟寥寥,不时有着犬吠之音传来,隐约中似乎还能听见稚子幼童在院子,在街欢乐奔跑玩闹的声音。

    平平无奇,却又处处能感受到那种满满的幸福与快乐。

    “云梦村?”灵识感知村子的动静,周渔看着村口前的一块顽石,陷入了深思。

    “这云山秘境,莫非也是如宁安镇一般的法域?”想到这里,他顿时就笑了。

    若还是考验平凡之心,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稳了,只是这多半想来,是不真实的。

    “不过从这两个法域看来,这云梦古神虽然有着惊人的修为和神通,却的确与人道颇为亲近。”周渔想道。

    若不是与人亲近,又怎能凝聚出这般具有真实情感的一副画面,让人完全分辨不出真假。

    想到这里,周渔顿时迈动了脚步,向着村内走去。

    或许是为了防止山里的野兽,山脚下的村子大多都会在村口安排几个青年站岗,云梦村也不例外。

    周渔只是方一靠近,便见那靠近村口的一处茶摊上,有二个年轻人看了过来。

    “少年郎,你来此,可有何贵干?”距离村子还有十步之远,那从茶摊上起身的二名青年壮硕的,当先问道。

    “来此登山。”周渔没有因为此人话语之中的警觉而有任何的不满,反而极为配合的道。

    毕竟,若换做是他守护村庄,看见有陌生的外人来访,也定然会如此。

    即便以他的修为,捏死对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但礼之一字,却是为人的基础。

    “我看你背着一柄长剑,莫非也是来此山之中寻仙的侠客?”

    “在下周渔,侠客倒是谈不上,只是精通些许武艺,便乘着年轻,忍不住出来走走,还请诸位不要见怪。”周渔闻言,顿时拱手说道。

    “呵呵,既然如此,若是不嫌弃,可来这茶摊边坐坐,喝一碗凉茶,至于寻仙登山之事,可等村长来了,再说。”茶摊前的青年闻言,笑了笑,便让同伴向村内跑去。

    虽然任然有着些许戒备,却也没有开口赶人,开头不错,这让周渔颇为喜悦。

    “那正好,我也有些口渴了,劳烦这位大哥了。”

    “不谢不谢,这茶摊本就是给过路旅人用的。”搭话的青年叫李松,看到周渔过来,介绍的同时,也从一边的茶摊上,取出一个大茶碗,舀上了一碗凉茶,便递了过来。

    “舒服。”当着李松和几名在茶摊里歇着闲聊的村人面,周渔没有任何犹豫,顿时一口饮上,咕噜几声,这大碗的凉茶,便见了底。

    “李大哥,在来一碗如何?”周渔将空碗推了过去。

    “那又何妨。”李松说着,便给碗蓄满,看着周渔又喝下一般才肯放下,竟有些疑惑的问道。

    “周小哥喝的这般快,就不怕我在这茶中下药吗?”

    “好山好水养好人,在下远远便能感受到这村子的宁静与祥和,莫非李大哥,准备转行做山贼?”周渔豁达的说道。

    这茶于他灵识感应中,也仅仅只是普通的山茶,还带着些许茉莉香,有毒没毒,喝之前他便已经知道了。

    若真有那种连他都无法察觉的毒,躲着反而更容易坏事。

    当然,若是在外界,周渔却也不会喝的如此干脆。

    “说的好。”

    “好山好水养好人,看不出小哥年纪轻轻,竟能说出这般有道理的话。”

    “一看就是读过书的。”

    听着周渔的话,茶摊里正闲聊的村人们,顿时大为赞同的道。

    “松子,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要不是这位小哥知礼,你可差点毁了我云梦村的良好传统。”茶摊里,更是有人打趣着李松。

    “诸位哥哥别笑话我了,我李松又怎是那般的人呢。”听着村人的取笑,李松顿时颇为无奈的道。

    看着几人的表情,周渔心中一动,顿时问道,“看李大哥的样子,莫非之前还真有那种真正的江湖侠客过来过。”

    “岂止是过来过,若不是村长及时赶到,还差点打起来。”

    “就是,那群人凶的很,还格外的瞧不起人,简直可恶。”

    “别说了,我那颗向往江湖的美丽梦想,都差点被那伙人给破碎了。”

    “听诸位大哥的意思,来的还不只一人?”周渔闻言心神一凛,但面上却是颇为诧异的道。

    “这云梦山中,莫非还真有仙人?”

    “仙不仙人,反正我等生活在这大半辈子,也没真正见过。”李松摇了摇头道。

    “至于来的人,今年倒是格外的多,先是七个月前来了七个道士,每过多久又来了一个八尺高的大汉,反正是一个比一个傲,性子狂的很。”

    “老实说,若不是你周老弟方才喝茶都喝的这么香,这话我们还真不好对你说。”李松说完,颇为担忧的提醒道。

    “实不相瞒,一个月前也有三个人来了这云梦山中,但这些人自从进了山,便再也没人看见他们下来过。”

    “也不知他们是成功拜了仙人为师,还是……”说到这里,李松摇了摇头,一副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模样。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