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38章 走吧,去穷奇窝找穷奇

    朝朝暮暮花店之内,此时已乱做了一团,因为顾小北打开了库房,导致不知名的花妖被放出,虽然有食花兽的全力阻挡,可花妖还是跑到了一楼。

    吓得顾小北和苏奇躲到了前台柜后,而林冬花也被顾小北拉着躲了起来,三人同时一起躲在前台柜后,瑟瑟发抖地看着眼前的花妖。

    苏奇瑟瑟发抖地问道:“顾小北,你这是什么情况,让你去拿花,怎么放出了这么多的花妖,未免也太吓人了。”

    顾小北瑟瑟发抖地回答道:“我哪知道,我一打开那门,里面全是花妖,幸亏我跑得快,不然我就丧命于这些花妖之口了。”

    林冬花也瑟瑟发抖地插嘴道:“你们这个花店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怎么还养有怪物?”

    顾小北和苏奇同时哭诉道:“我们也不知道啊。”

    听见三人的声音,黑石板好心解释道:“那是暮朝朝养来看守花店的小花妖,除了暮朝朝以为的生灵,打开了库房的门都会被它们当作小偷,发动攻击。”

    顾小北闻言怒了,当即大声质问道:“有这事你怎么不早说,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我。”

    黑石板坦然地说道:“你又没有问我啊。而且我还好心提醒了你带上你的那只小怪物,不然你早就死了。”

    顾小北一脸愤恨,你妹的,这是想玩死吗?

    苏奇问道:“现在有什么办法那让它们回去吗?”

    “没有。”黑石板答道:“它们是暮朝朝精心培养的,只听暮朝朝一个神的话,其他生灵的话都不会听,要想它们回去,只有等暮朝朝回来了。”

    “……”

    暮朝朝刚走不到一会儿,怎么可能现在就回来。

    (温馨提示,本书设定阴间的时间还有安家倾乐前世的时间,过得比现实世界的要慢许多,对于顾小北和苏奇他们来说,暮朝朝才离开花店不到半小时)

    顾小北一脸鄙夷地问道:“你不是说你是不周山神石吗?就不能对付一下这些小花妖?”

    黑石板突然高声道:“凡人,你那是什么表情,实在鄙视本神石吗?”

    顾小北无语,黑石板不是背对着他的吗?怎么能看出他脸上的鄙夷。

    “不敢。”

    “哼,不敢就好。”黑石板神气无比地说道:“这些小花妖才不值得本神石去对付呢,太掉价了。我可是尊贵的不周山神石,你们懂吗?”

    “呕~”

    顾小北、苏奇、林冬花三人齐齐呕吐,见过不要脸的石头,没见过会说话还不要脸的石头。

    林冬花忽然问道:“可是它们要是跑出去了怎么办?不会伤到普通人吗?”

    黑石板说道:“放心,它们跑不出去,这家花店有暮朝朝的亲自设置的禁制,它们跑不,啊啊啊,花妖跑出去了啊。”

    黑石板还没有说完,花妖就纷纷冲向了花店大门,然后跑了出去。

    顾小北、苏奇、林冬花三人吓得魂都没了,惊慌失措地大喊道:“真的,跑出去了,现在怎么办啊?”

    苏奇更是直接跑到了前台柜前,摇晃起了黑石板,可黑石板却纹丝不动。

    “你不是说店里有禁制,它们跑不出去的吗?”

    黑石板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忘了,要关门才能发动禁制,你们刚刚为什么不关门?”

    那种情况,躲命还来不及,谁敢去关门?

    就在三人加一黑石焦急之时,一只蓝色的小兽从二楼跑了下来,一下子就找到了顾小北,亲昵地蹭着顾小北的小腿,大眼睛里满是乖巧。

    顾小北、苏奇、黑石板齐齐看向食花兽,忽然记上心头,齐声道:

    “小怪物你去追那些花妖。”

    林冬花一脸懵,这两人加一块石头是急疯了吗,竟然叫一只泰迪犬大小的软萌小兽,去追一群比成年人还要高的凶残花妖,确定吃过药了?

    林冬花试图缓和一下气氛,说道:“你们别急,一定有更好的办法的。”

    两人一石再次说道:“不,它就是最好的办法。”

    顾小北更是直接抱起了食花兽,一脸希翼地望着食花兽,说道:

    “小怪物,保护人间的重担交给你了,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然而,下一秒,食花兽就在顾小北的手里睡着了,鼾声连连。

    顾小北一脸懵,怎么就闭上眼睛了,“这是什么情况?”

    苏奇说道:“好象是睡着了。”

    黑石板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顾小北和苏奇齐齐转头看向黑石板,脸上带着升腾的杀气,齐声道:“你问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知道?我们还想问你怎么办呢。”

    黑石板上的人脸消失了,只剩一片漆黑,似乎是不愿打理顾小北和苏奇两人。

    就这么过去了五分钟,顾小北和苏奇越发着急,林冬花则完全成了外人,只能站在一旁,看着顾小北和苏奇两人急得走来走去,差点把眼睛都看花了。

    忽然黑石板上又浮现出了人脸,上面的嘴巴一张一合,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抓住那些花妖。”

    顾小北和苏奇同时问道:“什么办法?”

    “去穷奇窝,请穷奇帮忙。”

    顾小北闻言立马反对道:“我才不会去什么穷奇窝,要去你们自己去。”

    苏奇也一脸怪异,默默地说道:“穷奇,那个上古凶兽,长得像老虎还要chī rén的穷奇?”

    黑石板换上了一张惊讶的脸,问苏奇道:“你也知道穷奇?”

    林冬花一脸冷漠,插话道:“我也知道啊,只吃好人,对坏人点头哈腰的凶兽穷奇,很多小说都有写穷奇,现在能有几个中国人能不知道穷奇的。”

    黑石板上的脸忍不住抽动起了嘴角,穷奇还真是够出名啊。

    苏奇问道:“你要我们去找穷奇?”

    “是啊。”

    顾小北问道:“还要让我们去穷奇窝找?”

    “是啊。”

    林冬花一拍前台柜,高声道:“打死我们我们也不会去的。”

    “可是你们不去,外面就要死人了。”

    黑石板示意三人看向花店外,三人同时转过头,透过花店干净而又透明的玻璃窗,可以看见,外面因为花妖的出现,已经乱做了一团。

    很多人都在疯狂逃命,这让顾小北和苏奇不禁想起了在崇汫时的情形,当时整座城都险些沦陷了,要不是诸神及时赶到,现在的地图上,恐怕不会再有崇汫这个城市。

    黑石板讪讪一笑,鼓励道:“你们放心,穷奇是暮朝朝养的,不会吃你们的。顾小北应该知道在哪里能找到穷奇吧。”

    “……”他们还是不想去找穷奇。

    顾小北一脸怀疑地说道:“花妖都不认识我们,穷奇能认识我们吗?”

    苏奇和林冬花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关键时刻,还是顾小北最靠谱,一语说出了他们最想问的。

    黑石板说道:“你带上暮朝朝送你的那把乌金扇就行了,那可是自然神殿专属,所有宇宙就那么一把,威力无穷。”

    顾小北瞬间转身,往楼上走去,“哦,我这就去拿。”

    “等一下,”苏奇突然出声道:“既然那扇子威力无穷,那我们何必还要去找穷奇,直接出去找花妖不就行了吗?”

    顾小北和林冬花闻言,对视一眼,齐声道:“对呀,我们还找穷奇干嘛?”

    他们真的不想去找穷奇。

    黑石板叹了一口气,说道:“乌金扇的力量虽然大,但是你们又发挥不了乌金扇的力量,顶多只能耍耍帅。”

    噗,那他们还拿那扇子干嘛?

    三人还未来得及问话,黑石板就已先开口说道了,

    “我知道你们肯定想问既然你们不能发挥那把扇子的威力,为什么还要去拿?”

    三人疯狂点头,没错他们就是这个意思。

    黑石板耐心地解释道:

    “其实乌金扇至今为止只能被暮朝朝一个神掌握,其他任何生灵都无法发挥乌金扇的作用,你们自然也不会例外。”

    “而我之所以要你们去拿乌金扇,是因为乌金扇除了威力无穷以外,还是所有自然界生灵心目中的神器。”

    “对于它们来说,见到乌金扇就如同见到了暮朝朝本神,他们会绝对听从手持乌金扇的生灵的命令。”

    “穷奇再凶也是自然界生灵,也会遵守自然界的规矩,听从持有乌金扇的生灵的命令。所以…”

    苏奇接着说道:“所以你让顾小北带乌金扇去找穷奇,就是为了用乌金扇震慑穷奇,好让穷奇帮我们抓住花妖?”

    “嗯。”

    看来这些凡人也不算太笨。

    “不对呀,”顾小北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忙问道:“猫哥不是也能使用乌金扇吗,上次我看见猫哥用乌金扇召唤出了一座神殿,直接把位面之门给砸了。”

    黑石板气定神闲地说道:“那是因为暮朝朝太喜欢她的那只小黑猫了,给小黑猫增加了很多自然神力,使得小黑猫在某些时候可以发挥乌金扇的威力。”

    “说白了,就是暮朝朝给了小黑猫一个外挂而已。”

    三人嘴角猛抽,好聪明的石头,竟然还知道“外挂”,厉害了。

    “行了,你赶紧去拿吧,拯救世界的使命,就交给你们三人了。加油。”

    三人齐齐转过头,同时往楼上走去,他们还是赶紧拿着扇子去找穷奇吧。

    弧蓝王丽家里此时已经忙做了一团,因为晚上有饭局的原因,张悦悦还有王丽都要精心打扮。

    张悦悦的御用化妆师赶到了王丽的家中,为张悦悦还有王丽服务,打理饭局的造型。

    这位造型师不怎么爱说话,平日里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但做起事来却格外认真。

    此时王丽的造型已先做好了,只剩下张悦悦的,王丽便坐在张悦悦旁边,看着造型师给张悦悦弄这弄那。

    张悦悦捧着手机,刷着微博,问道:“我们又怎么出场了,不是说下个月才有我们的戏份吗?”

    王丽坐在一旁,亦玩着手机,缓缓说道:“你问我我问谁,作者要这么玩我们有什么办法。”

    张悦悦一脸鄙夷地说道:“她这样也不怕掉粉。”

    王丽轻笑,“你以为她是你吗?粉丝遍布全球,那种单机作者,有粉丝吗?”

    “说到也是,不过以后她要是发了,我们是不是回成为黑历史。”

    王丽笑了笑,“也许不会呢。”

    不会才怪,就她们这样的,不是黑历史是什么?

    张悦悦问道:“晚上几点的局?”

    “八点左右吧,”王丽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继续说道:“现在六点,还有多久能弄好?”

    造型师小刘说道。“一个小时左右。”

    王丽说道:“一个小时就是七点,赶过去差不多。”

    张悦悦忽然问道:“你会带那东西吗?”

    王丽脱口而出道:“当然。”

    不带那东西,她们去有什么意义。

    造型师小刘不出一言,也没有去过问张悦悦和王丽,她们要带的是什么东西,他本来就不喜欢问这些。

    而且他知道娱乐圈水深,有些东西不是他能问的。

    “叮咚”突然张悦悦收到了一条短信,急忙点开一看,是快递。

    “我的花到了。”

    王丽诧异,“这么快?不过你那位青梅竹马好象叫你不要去领。”

    张悦悦翻了个白眼,将手机递给了王丽,说道:“我填的是你家的地址,短信显示快递员放小区东门保安室了,你现在没事就去帮我拿一下吧。”

    “我家的地址?”王丽接过手机,一看,果真是她家的地址,正好给她补充dàn yào,本来还担心今晚会不够用呢,这下好了。

    “我现在就去拿。不过领到后我要几支。”

    张悦悦闻言一脸肉痛,那可是一支一万块的木偶花的,几支可就是几万块。可想到她也曾拿过王丽的,只好同意。

    “行吧。”

    “那我去了。”

    得到了同意之后,王丽立刻出门了。

    王丽一出门,张悦悦便忍不住开口问造型师小刘道:

    “小刘啊,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小刘答道:“没什么好说的。”

    张悦悦这才反应了过来,说道:“我忘了,你话不多,对了我曾经听说你以前过得不是很好。”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