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三九章、谷道鏖战

    :

    “呜~~~”

    “呜~~~~~”

    已经在四百步外摆好阵列的叛军,吹响了悠扬的牛角号。

    只见许多盾兵提刀横盾,在都伯与什长的号令下,离开阵列开始往前拱。紧随他们的后是辅兵,有的背着土包,有的推着攻城车与石砲。

    是的,双军鏖战的序章,率先从攻方清理障碍开始。

    在盾牌的护卫下,在gōng nǔ和石头的压制下,先填平汉军营寨前的壕沟、陷马坑和挑开铁蒺藜等杂物。

    不然白刃战根本无从谈起。

    而汉军营寨里,张都尉也不时举起不同的令旗,和让人敲出不同节奏的鼓点,让兵卒们各司其位,准备用gōng nǔ收割血的盛宴。

    王国站在临时堆起来的土台上,看着刀盾兵们缓缓靠近了汉军营地两百步的时候,便拔出佩剑,往前一指:“战!”

    顿时,牛皮大鼓如雷,声声颤抖了大地。

    “战!”

    “战!”

    他后的无数叛军,都异口同声的吼起来,让山谷中的dàng〕漾不绝的回声,昭示了浴血奋战的决心。前排的刀盾兵,更是用环首刀敲打着盾牌,一步步向前。

    约摸靠近汉军营寨栅栏的一箭之地,他们在什长的号令下,十人一组靠拢,盾牌高举形成一个圆形的小堡垒,护住背着土包的辎重兵疾步而上。

    不过先行发威的,并不是他们。

    “砰!”

    两驾石砲长长的抛臂,在杠杆重力的作用下猛然发威。

    无数鹅卵大小的小石头,带着锋利的棱角,在空中呼啸着,划出一道弧线之后,便犹如百鸟归巢般往汉军营寨中钻下。

    “举盾!覆顶!”

    无须张都尉号令,汉军中各级都伯、屯长们的怒吼声就响起。

    拳头大的石头在盾牌上欢快的弹跳着,有些蹦跶两下就滑了下去,有些却磕到盾牌的边角,打着旋横飞进了几名兵卒的体里。

    有的硬生生钻了进去,有得让骨折的清脆声暴起。

    无一例外的,倒霉的兵卒们口中都有凄厉悲鸣涌出,让人觉得阳光都瞬间失去了温度。

    实际上,石砲这种没有什么准头的远程攻击,对兵卒的杀伤力并没多大。而且叛军阵中就两架,抛出来的石头都零零碎碎的。

    对于上千兵卒的营寨来说,几乎忽略不计。

    然而,从空中砸下来的攻击,会极大程度的造成兵卒惶恐。

    张都尉深谙这点,却只能选择无视。

    石砲发距离太远了,又是弧形抛投的,几乎都安置在后方。除非是有程达到六百步的大黄弩或者弩,否则就只能坐等它因为发频率过多自己毁掉。

    “各部鸣鼙!”

    张都尉手中令旗斜着甩了下去,边的传令兵就急促小跑大声传令。

    鼙,是军中大鼓的替代品。因为军中大鼓只有一个,位置在将帅边。鼙是各部分队携带的小鼓,作为低阶指挥的信号。

    “嘚!嘚!”

    犹如马蹄声的小鼙响起,汉军兵卒们无须军官的命令,就开始了变化。盾兵以五人为一伍,以盾牌三前两横顶的方式结成了小圆阵,各自将三个弩兵护在中间。

    脚步移动声乱糟糟的,组阵却是有条不紊。

    看似已经演练过了好多次。

    这时喊着号子的叛军们,推着简陋的攻城塔靠近了一百二十步内。

    这些高七米以上的庞然大物,顶端的横版上满载gōng nǔ兵。当脚下感觉不到移动的时候,就开始以居高临下的优势,尽的倾泻着箭矢。

    他们才是掩护袍泽填平壕沟的主力。

    而栅栏之内,张都尉也令人敲响了生牛皮蒙着的大鼓。

    “上弦!放!”

    伴着指挥强弩阵的将佐下令,近五百支弩矢在弓弦“嗡”的一声中,犹如蝗虫般激而出。

    叛军刀盾兵们,不再疾步向前,而是半蹲在地上,尽量将体缩在盾牌后面。

    但是他们后的辅兵们却是不同。

    看到箭矢如雨,神眼瞬间变得通红,拖着土包就冲去。

    他们是军中地位最低下的兵卒,许多时候都是强征入伍的黔首担任。在后督战队明晃晃刀子的威bi〕下,将活路寄托在把手中土包扔进壕沟里。变形机甲

    所以他们很拼命。

    完全不顾天上不停抛下的箭矢,和呼啸而来的军弩,只顾低头脚下发力前冲。

    他们也是最惨的。

    尖锐弩箭的疾驰和快速奔来的他们,撞在一起,哀号声连绵起伏。

    他们就是秋后被收割的麦子,一层层的悲鸣着,痛苦的嚎叫着,最终趴在地上,有的还滚进了壕沟里,用自己的体填了沟壑。

    唉,可怜,死了都得用尸体为填壕沟做出贡献。

    只是没有人会记得他们。

    就在这双方弩箭肆意飞驰的时候,华雄猫着腰,从营寨右侧鹿角中艰难的挤出来。

    他小腿上绑着纯铁打造而成的箭矢,背着三石铁胎弓,沿着峭壁趴在沙土上,正四肢并用的快速匍匐向前。

    很像一只游弋捕猎的四脚蛇。

    三十公分高的野草和上杂乱挂着的枝叶,给了他最好的掩护;人声沸腾的战场,也让他无需担心体和地面的摩擦声响被警觉。

    三十步的距离,并不算远。

    就是隐藏在野草下方的尖锐石头和不知名的荆棘,已经让华雄的双手冒出不少殷红点点。但他没有停顿,反而加快了速度。

    因为多耽误一丁点时间,都会让更多己方兵卒倒地不起。

    然而,爬到了壕沟的二十步外,他却不得不选择继续等待。那些用生命在填壕沟的叛军,挡在了他和攻城塔之间,让他无法出箭矢。

    除非,他将改变击的姿势:从趴着箭变成站立而!

    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冒着迎来其他攻城塔万箭光顾的后果!

    也就是说,他有非常大的可能,会死。

    当然了,他也有别的选择。

    比如说原路匍匐爬回去,让攻城塔上的叛军gōng nǔ手,继续倾泻箭矢,继续收割兵卒们的生命。而且回去了,也不会有人指责他。

    毕竟毁掉攻城塔,那是弩或者大黄弩才能做到的事。

    让他来做,太强人所难了。

    反正两军鏖战,本来就是鲜血的狂欢,是死神的盛宴。

    每个人踏上了沙场,都应该做好战死的准备,都应该有再也见不到家人的觉悟。

    他是天子亲自任命的试守西县县令,还挂着大将军麾下行别部司马的官职,是西县抵御叛军的主心骨。

    以常理来说,他的命,比一百名兵卒的命更重要。

    不应该折损在这里。

    对!如此之类的理由,华雄不需要去解释,就会有无数人为他开脱,将他的行为变成理所当然,变成顾全大局的美誉。

    说实话,早就习惯用利益得失去谋划未来的他,心中瞬间闪过了犹豫。

    只是当他常年练习术的耳朵,十分敏锐的在喧嚣的战场中,捕捉到了己方兵卒的惨叫与哀嚎。甚至他还分辨出来了,其中一记戛然而止的惨叫,正是早上请教过他术的兵卒。

    是的,他分辨出来了,那是一位未及弱冠的强弩手。

    家中有年迈的父母,有年幼的弟妹,还有一位定下亲事的妻子,等着他回去娶过门。连聘礼都下了,连未来孩儿的名字都想好叫什么了......

    呼........

    华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缓缓的吐出来,也将心中那一丝犹豫,给呼了出去。

    人活着的时候,生命或许会分三五九等;然而在死亡面前,却从来都没有贵jiàn〕之别。

    至少,如今的华雄,觉得没有区别。

    他小心翼翼的,将体蹲了起来,左手将背上的三石铁胎弓取下,右手抽出了绑在小腿上的铁质箭矢。

    眼睛犹如鹰隼般盯住了,前方一百步内攻城塔。

    高度七米以上的攻城塔,支撑的四条杆子也很粗。想断,不光需要强劲的力度,还需要让箭矢准确的在杆子之间铆钉合处。

    而且,他一旦暴露在叛军的视线中,就不会再次击的机会。

    很快,华雄的眼睛缓缓闭上了。

    脑袋也微微斜着,让耳朵迎着风儿,让脑海里亮起点点光芒,汇聚成为远处的攻城塔。

    这一刻,他心无旁骛。

    战场上的厮杀声,仿佛都离他远去。

    时间仿佛像是断了线的沙子,颗颗粒粒的掉落,走得非常的慢。冷宫皇后最逍遥

    耳边只剩下了仲夏的风儿,在他耳畔呢喃,拨弄着他额前的发丝。

    时而尖锐粗鲁,像是想将他的发丝猛然拔去;时而温柔调皮,像是想用他的发丝挑逗出一个喷嚏来。

    终于,他额头的发丝停止了飘舞。

    猛然,他的眼睛张开了。

    起,搭箭矢,引开弓弦,让箭矢激而出!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用铁水浇筑而成的箭矢,笔直的穿过了填壕沟的叛军,急促得连风儿都来不及呼啸shēn yín,狠狠的撞在了攻城塔其中一条支撑杆的铆钉上。

    “咔嚓!”

    木屑飞舞,碎木片激飞。

    木质的铆钉瞬息间,被挤压成为木渣滓,带动了杆子往后拱。急剧扩大的裂痕,终究还是战胜了木纹理的韧,断了。

    “轰隆!”

    巨大的攻城塔晃了晃,斜斜倒下。

    “啊~~~~~”

    “啊!!”

    横板上的叛军gōng nǔ手,惊恐的嘶叫着,本能的想抓住点什么来固定自己的体。有的人抓住了木杆,却有更多人抓住了自己的袍泽,无论对方怎么挣脱都不放手。

    然后他们都一起跌落谷道坚硬的地面上。

    让重物落地的闷哼声,清脆的骨折声,还有犹如西瓜迸裂的脑浆和血液,为这方炼狱战场添加新的旋律。

    华雄没有看到这一幕。

    在出箭矢后,他就猛然后方扑倒在地,四肢匍匐游向另一侧,想赶在万箭齐发来临之前跑开。仓皇之下,连下巴被石头磕流血了,都来不及擦一下。

    不过呢,他是白费工夫了。

    其他三座攻城塔上的叛军gōng nǔ手,本来就没有将视线落下峭壁边上;等袍泽们从半空中跌落惨叫的时候,注意力又转回己方阵列震惊去了。

    这也让华雄心中庆幸至于,还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既然老天爷眷顾正浓,就再来一次吧!

    事实证明,索取无度的无耻,连仁慈的老天爷也会厌恶。当第二座攻城塔倒塌,华雄终于迎来被几百支箭矢追逐的感受。

    就算他跑到营寨前,有兵卒奋不顾的为他架起盾牌,他还是被中了。

    庆幸的是,中他的是箭矢,而不是弩矢,穿透力没有那么强。一支只是在他上披着的札甲留下个痕迹,另外一支擦过他的小腿,刮开了一道口子。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西县的兵卒们,在看到攻城塔轰然倒地,都爆发出了颤抖大地的欢呼声。看着华雄的眼光炙无比,犹如看到了心中倾慕的女人正在......

    咳咳!

    是敬畏如鬼神。

    与之相反的,则是对面正在观战的王国,他脸色黑如锅底。

    只剩下两座攻城塔,承载的gōng nǔ手太少了,已经无法压制汉军们的击。也意味着,光靠辅兵们是不可能完成填平壕沟的。

    但是王国并不沮丧。

    他一直都奉信着,自己是要成就一番大事的人,也从来都不是吝啬麾下命的人。

    尤其是他麾下,有许多人都是刚来投靠的羌胡小部落。

    翌,同样是清晨。

    天空上多了好多云朵,让阳光变得懒洋洋的,只吝啬的投点点斑驳在大地上。

    从叛军营寨先行出来的行列,变成了披着皮甲、拿着各种各样武器的羌人。他们的眼睛都是红的,和看到了猎物的西北狼很像。

    因为王国给他们许下的利益是,攻破汉军的营寨,通行木门道之后,西县就是他们肆意掠夺的地方。

    在财富和女人的刺激下,羌人们奉信战死为荣的传统,和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信条,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战鼓如雷鸣,当王国让弓箭手用抛,倾泻箭矢进入汉军营寨中。他们就微侧,用简陋的木盾护住了脖颈前,便咆哮着悍不畏死的汹涌奔来。

    “杀!”

    “杀!”

    无论是壕沟还是鹿角与拒马,还有如蝗般的gōng nǔ,都没有能熄灭他们眼中的狂。

    这一天,注定了是死神大笑开怀的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