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401章 上班前一天

    刘立杆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刘芸早就去上班了,刘立杆起床,看到桌上有一张纸条,是刘芸写的:

    “亲爱的:我上班去了,你起来就先回去,这两天我这里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刘立杆把纸条塞进口袋,心里有些空落,刘芸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整个晚上,刘芸没有说,他也没有问,他知道即便问了,刘芸也会说没事。

    刘芸是一个自己有主意的人,遇到什么事,很少需要听别人的建议,哪怕是刘立杆的建议,这种有主意,刘立杆觉得,似乎更像是一种骄傲,骄傲到潜意识里认为,周围的人,还没有人配来指导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今天是初七,明天公司就要上班,刘立杆也确实需要回去。

    刘立杆骑着摩托车,到了滨海大道和龙昆北路交界的地方,左转上了龙昆北路,反正回去也没有什么事,他觉得还不如先去办公室,看一会《静静的顿河》,再下楼找李勇聊天。

    刘立杆走到公司门口,意外地发现公司的门开着,魏文芳和吴朝晖在办公室,刘立杆看到吴朝晖正拿着拖把拖地,魏文芳手拿着抹布在擦桌子。刘立杆奇道,你们这是干嘛?

    “明天要上班了,今天过来,把公司里的卫生搞一下,这样,大家明天第一天到的时候,有个好心情。”魏文芳和刘立杆说。

    “好,不错,干得漂亮!”刘立杆赞赏地说,他心里确实有些欣慰,一路过来的郁闷去了很多。

    “把懒惰的猪八戒,都带成勤劳的孙猴了。”刘立杆指着吴朝晖说,魏文芳大笑。

    “刘总,把门打开,我们把你的办公室打扫一下。”魏文芳和刘立杆说。

    刘立杆把办公室钥匙交给魏文芳,心想,既然他们要打扫,自己就不进去碍手碍脚了,他和魏文芳说,我去楼下,你们要走的话,到楼下找我。

    魏文芳说好。

    刘立杆转身出了公司,去了楼下李勇他们公司。

    刘立杆进了李勇的办公室,意外地发现陈启航也在,心想,今天还真是意外连连。

    陈启航是今天上午刚刚回到海城,他一看到刘立杆进来就问,张晨呢,我在家里等他电话,怎么他没有打?

    刘立杆摇了摇头,他和陈启航说,张晨他们在广州没买到票,初一的凌晨,才从广州去了杭城,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哎呀,他怎么不找我,我有亲戚在广州站,可以搞到票。”陈启航埋怨道。

    刘立杆想起来了,他把永城婺剧团的电话告诉了李勇,和李勇说,这是我们剧团的电话,我不能打,你打打试试,张晨应该是已经回到剧团了。

    李勇当然不知道冯老贵和谭淑珍的事,他以为刘立杆是不想和以前的同事啰嗦,想也没想,就抓过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通,电话里有rén dà声叫着:“喂,找谁?”

    李勇按了免提,刘立杆和陈启航,都听到了电话里,有很多人在打牌的声音。

    “麻烦帮我找一下张晨。”

    “什么,你找谁?”

    “张晨,你们剧团的美工张晨。”

    电话里的人没有回答李勇,而是问那些打牌的人说:“这人找张晨,你们谁看到张晨回来了吗?”

    有人过来,把那人的电话拿了过去,问道:“谁找晨哥,晨哥还在海南岛。”

    刘立杆听到声音,赶紧凑了过去,冲着话机叫道:“小武,我是杆子。”

    “杆子哥,你好啊。”

    “好好,小武,你去楼上房间看看,看看张晨有没有在房间,他已经回永城了。”

    小武赶紧用手指了指一个手里还抓着几张牌的家伙,叫道:“快,快跑上楼,看看张晨在不在房间。”

    刘立杆听到好几个人围到了电话机边上,有人叫道:“刘立杆,你mā bī的什么时候回来?”

    刘立杆听出是食堂的厨师老徐,刘立杆赶紧说:“徐师傅好啊,我想你烧的猪食,还有夹生饭,快想死了。”

    老徐哈哈大笑:“是不是,我就知道你这头猪,走到哪里都会想我老徐,什么时候回来?”

    “忙完这个项目吧,我回去请你喝酒。”刘立杆说。

    边上有人马上叫道:“刘立杆,你他妈的就不请我?”

    “还有我,刘立杆。”

    “还有我。”

    刘立杆听着声音都很熟悉,但一下分不清谁是谁,刘立杆笑道:“请请,我请全团的人喝酒。”

    “也请谭淑珍和老贵叔?”

    有人叫道,其他的人都笑了起来,但说这话的家伙,已经挨到了小武一脚,他是跟着小武的武生之一。

    跑到楼上去的人回来了,和小武说:“没有,房间里没人。”

    “有没有狠命敲?”小武问。

    “我连门上的气窗都爬上去看了,没有,房间里都是灰尘,没人回来过。”

    小武和刘立杆说:“杆子哥……”

    “我听到了,小武。”刘立杆想了一下,他说:“小武,你去张晨家里看看他有没有在家,看到他爸妈,什么也不要问,就说你还以为张晨春节会回来……”

    “我知道了,杆子哥,晨哥出什么事了?”

    “这个……以后再和你说吧。”

    小武明白了,这是自己身边人太多,刘立杆不方便说,小武问:“那我去了之后,怎么找你?”

    刘立杆把自己的大哥大号码,告诉了小武。

    挂断了电话,刘立杆看到李勇和陈启航都看着自己,就和他们说:

    “奇怪,我前天打过张晨家电话,他妈妈说没有回家,我还以为他是带着小昭,直接回去剧团,怎么剧团里也没有。”

    “不会吧,这张晨,玩失踪玩成习惯了?”李勇叫道。

    吴朝晖走了进来,把刘立杆办公室钥匙还给他,和他说,楼上卫生都搞好了,我们先走?

    刘立杆说好。

    吴朝晖走后,李勇和陈启航都奇怪,问刘立杆,你这个不着调的司机,找到调了,他来公司搞卫生?

    刘立杆笑道,没有,他是被魏文芳押来的吧,魏文芳是个靠谱的人。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不知道他们是在聊音乐的话题,还是人的话题。

    又过了十几分钟,刘立杆的大哥大响了,是小武,小武和刘立杆说,张晨没有回到家,他爸妈还以为他在海南。

    “你们那里,出什么事了?”小武问。

    刘立杆就把张晨的事,大致和小武说了,小武一听就火了,骂道:“干就是了,逃什么逃,曹国庆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你他妈的,我不和你说,就是怕你骂曹国庆,人家已经很尽力了,对方有几千人,连阿正在里面都只能算个小头目,怎么干?”刘立杆骂道,“对了,小武,你多留意一下,张晨要回永城,我估计他还是会先回剧团。”

    “好,我知道了,隔几天我也去他们家看看,回来的话,打你电话。”小武说。

    刘立杆挂断电话,看了看李勇和陈启航,三个人面面相觑,李勇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他说,会不会张晨他们,在广州被这些人抓到了?

    刘立说不可能,如果那样,这些人也太神了,他们不仅可以控制海南,还可以控制全国了。

    话虽然这么说,刘立杆还是担心李勇说的情况会发生,他想了一下,打通了阿正的电话,让他来自己公司,谈谈砂石料供应的事情。

    刘立杆不想让阿正知道,张晨他们还没有回到永城,但如果张晨他们,真被洪刚芦他们抓到,阿正肯定会知道,来了也肯定会说,人抓到了,那洪刚新为了表明自己挣回了面子,一定会大肆宣扬的。

    刘立杆去楼上等阿正,等他再下楼来的时候,他和李勇陈启航说,没有,张晨不在他们手里。

    李勇和陈启航,这才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张晨他们现在在哪里,但只要没被那些家伙抓到就没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哪怕真遇了什么事,也总有一个人会打刘立杆的大哥大。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