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百一十二章 书信

    “你去把他叫过来。”

    “哎好。李世,喂,过来一下。”张大成没有走,而是原地吼了一嗓子,呼唤着李世。

    “来了。”李世走了过来,看了赵辰一眼,再看着张大成问道:

    “张哥,什么事?”

    赵辰:“……”

    张大成指了指赵辰,“我们老大找你有事,好好表现。”

    赵辰:“……”

    怎么有一种争取宽大处理的画面感?

    李世看着赵辰,不解地问道:“赵将军,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赵辰挑了挑眉,眼底露出了阵阵精光。

    “李世,你们林城是不是有很多铁匠,木匠什么的?”

    李世点头,表情一片木纳。

    “是啊,怎么了?”

    赵辰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一股阴谋的气息升上了心头。

    “这样,你修书一封,就说王长城死了,你们被俘虏了,环城的将军提出条件,需要林城将所有的铁匠,木匠,反正不管什么匠,都给我派过来,然后才能放你们回去。”

    “啊?这样不好吧?”李世下意识的还是站在了林城这一边。

    “什么好不好?”张大成一巴掌劈在了李世的脑袋上,“我们老大说的都是好的。你还想不想吃鸡腿了以后?”

    李世:“想啊………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张大成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说道:“不就要你们林城几个工匠吗?用完还回去就行了,工资不欠,每天管饱,你怕个球啊?”

    “刚好,你们也能看一看你们的将军到底是不是真心爱护你们的。如果是我老大,知道你们被抓了,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答应这些条件的,多大点事。”

    “这……”李世还在犹豫。

    啪——

    张大成又一巴掌劈在了他的头上。

    “疼啊!”

    李世摸着脑袋,感觉到嗡嗡作响。

    “你也知道疼,你这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家伙,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在哪里?”

    “林……环城啊。”

    “你知道在环城你还想这么多东西?你现在是环城的士兵,是我张大成的兄弟。既然是我张大成的兄弟,那么就是老大的兄弟。那老大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想那么多干嘛?”

    “你的林城将军,你就当他死了吧。”

    “好吧。”

    李世点头。

    反正张文对他一般般,连疾虎营都不给他统领,还不如环城的鸡腿好吃。

    (张文:“……你想背叛,早说啊,拿我出来说事算什么?”)

    (李世:“一个垃圾副将,我看不起,有种把你将军给我。”)

    (张文:“……你们别回来了。”)

    “好什么好,好还不赶紧去,走,回去写信。”

    张大成拉着李世往将军府走,很快,一封书信就被李元的机械鹰送了出去。

    ……

    林城。

    机械鹰的速度很快,只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抵达了距离环城一天路程的林城。

    寻到兵营的位置,直接打开了舱门,一封书信从天而降,落到了守卫的士兵头上,随后机械鹰以极快的速度撤离了开来。

    那个守卫的士兵捡起从头上滑落的书信,狐疑地看了天空一眼,什么都没有,又看了一眼信封,惊得瞳孔收缩,匆匆地往里面走。

    “张将军,张将军。”

    守卫士兵小跑着到达了张文的营帐外,大声呼喊着。

    “干什么,大呼小叫的?”张文的贴身侍卫拦住了士兵,阻止他前进。

    “信,张将军的信,麻烦帮我递给张将军。”

    侍卫接过信封,瞥了一眼,还真的是写给张文的信,于是立马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张将军,您的信。”

    侍卫将书信递给了张文。

    张文眉头一皱,心里不知道为何竟然打起了鼓,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拆开信封,一封简短的书信,只言片语间令张文感觉到惊慌失措,不知言何。

    “送信的人在哪?”

    “是守卫的士兵送来的,我去传他进来。”侍卫回答道。

    “快点去!”张文有点着急。

    一边的军师见了,察觉到张文的异常,急忙问道:“张将军,发生什么事了?”

    张文把信给了军师,自己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扶着椅子的把手,大口喘着气,眼神之中充满着无限的难以置信。

    “为什么会这样……”军师一目十行,本就没有多少字的书信,瞬间就看完了,看完之后,也是面露讶色,心里却是一颤。

    这不是与自己前两日所预言的一样吗?

    “将军好,军师好。”那个守卫的士兵满脸不解地走了进来,哆嗦着身子打了个招呼。

    不就是送了一封信吗?

    为什么气氛这么压抑的?

    完了,难道是什么不好的消息,惹怒了将军,准备将自己咔嚓了?

    见到人进来了,张文急忙跑过去,扶着士兵的肩膀说道:“到底是谁送的信来的?”

    “是……”士兵被晃得有点晕沉,但还是回答道:“是天上来的。这信突然间掉到了我的头上,然后我就立马拿来给将军了,并未有看见何人。”

    张文“……”

    军师:“……”

    侍卫:“……”

    从天而降?

    你在逗我?

    天上都不可能掉馅饼,还会掉书信?

    张文差点想一拳打死这个胡言乱语的士兵。

    倒是军师摸了一把胡子,想了想,才说道:“张将军,这倒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是对方在我们林城这里,然后派白鸽来送信。”

    “可是,唯一解释不通的是,李世副将才应该到达环城没多久,这么快就传来了书信,恐怕有诈啊。”

    张文摇头,“李世的笔迹我是见过的,这就是他亲笔写的书信。”

    “什么?”军师惊呼道:“那看来这里所说的东西是真的了?”

    “真的。”张文点头,他现在不在乎书信是怎么送来的,唯一在乎的是那几千的士兵啊,就这么被人俘虏了?

    那环城到底是有多少重兵在把手着?

    万一把工匠送去了,但是对方说耳反耳,救不出这些士兵,那怎么办?

    岂不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你们先出去。”张文摆手,示意侍卫和那个守卫的士兵出去。

    既然看不见人,那么对方就是不想让他们看到,想到去找人无异yú dà hǎi捞针。

    “是,将军。”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