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一七章 绝世保镖

    天门大陆之上的四阶强者虽然难得,却并不稀有。但,要是说起仅比其高一阶的五阶玄道者,却完全可以用寥寥无几四个字来形容!要知道,整个天门大陆也不过区区几十人而已!

    与之前的玄力进阶是不一样的,四阶玄道突破五阶玄道是有极大的风险性的!也因为如此,人们也将四阶突破五阶这一过程称之为渡淬体劫!

    据说在四阶巅峰突破五阶之时,空间规则发挥作用,会引起周遭环境之中的属性玄力狂暴,某种单一属性受到这片大陆空间规则的引导,强行聚集,进而对玄道者**进行攻击!人们这个过程称之为淬体。

    这种淬体之危险程度绝非玄夜修炼入六道力斩之时的淬体能够比拟!从本源上来说,前者更像是一种玄力的入侵,而入侵的范围甚至包括丹田处的内丹!

    要知道,异玄力入侵身体丹田这是一件非常棘手、非常危险的事,更不要说还是属性玄力的入侵。若是渡淬体劫失败,轻则玄道尽失全是残疾;重则命陨当场!

    五阶强者如此稀少不是没有原因的,有人估计过,十个渡劫的强者之中,就有九个可能会失败!如此高的失败率在无形之中劝退了绝大多数野心勃勃的玄道者!而另一部分这是陨落在了渡劫的过程中!只有非常少数能够成功!

    五阶玄道者一般集中于资源丰富的各大家族、各强势力,平常地域很少有五阶强者坐镇!

    说实在的,玄夜并不担心自己的淬体!到时候,她只需要引导外界火属性玄力参与淬体,就能利用空间规则与自身的火炎传承,如同作弊一般轻易突破到五阶!

    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多日,但玄夜依旧对旁边这个小丫头那天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的震撼!她毫不犹豫的断了自己的后路,将所有的赌注全部压在了与其素昧平生的玄夜身上。

    通过南湘伶这一系列行为,玄夜已经完全相信她了!恐怕让玄夜死心塌地的相信也是南湘伶的目的之一罢!从玄夜暴露生命之息开始,这个念头可能就已经生在了她的心头。

    老实说,玄夜完全有能力马上给她提供海量生命之息,但她没有。

    理由有二,其一,时间还有的是!距离她这个身体完全衰老还有七八年的时间,在这些年间都能够帮她,完全不用急!其二,玄夜正好也要利用这个机会,依靠她收集情报、搅乱烈阳城格局。更何况如此一个打手,若是到时候与烈阳城有什么冲突,玄夜的处境也会简单些。

    两女一前一后,在险峻山路之上狂奔,以他们的速度,估计三日之后,众人就能抵达!五个奴隶紧随其后,速度丝毫不慢。

    这些天来,两女遇上过很多人,基本都是从东边去往西边的烈阳城参加天门比武的!

    眼看这前方路口变窄,人群拥挤,两女不得已慢了下来。数十个身穿黑色碎花衫的男子排成长龙,缓慢的行走。

    看这些人的服饰,应该是一伙人,

    两女哪里会在意这些,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赶紧入烈阳城!

    带动香风,身形跳跃,一红一黄,两道娇小的身形很快突破了人群。

    这些人即刻便注意到了她们俩。

    “站住!”突然,一人脚踏大地而起,凌空翻滚,居然直接落在了两女身前,死死挡住了去路。来人是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人,生的颇瘦,一脸正气,看起来绝不像什么反派。他刻意将自身玄力完全释放,居然是五阶强者!

    与此同时,数道身影包围而上,将两人围绕在了中间。

    两人不得已停下了脚步!玄夜本来剑刃都已经出了鞘,却突然想起了旁边的南湘伶,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硬生生将刀刃放了回去。

    玄夜心想:也许你是罕见的五阶强者,但你着实运气不好,要惹事恐怕挑错了目标。

    “啧啧啧!徒儿,你来看看,这两个如何,合不合你胃口?”中年人上下大量着两女,如同在挑选某样商品。

    “嘿嘿嘿,好呀好呀!”一位年轻人喜笑颜开,一把扒开眼前的众人,出现在了老者的身旁。

    中年人舔了舔嘴唇,眼睛里放出光来,面相陡然变得凶恶,狠狠的说:“你们两个刺客好大胆子,居然敢行刺于我!”

    两人一脸懵逼,这个家伙扯理由也不知道动动脑筋,说出这等连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了的理由。看起来正派的中年人没想到内心如此淫邪。

    不远处,五道身影紧随其后,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被围住的两人。“你看!”

    “哼哼!她也敢惹?”五人相视一笑,怀揣着看热闹的心情蹲坐在岩石上。

    “我劝你们赶紧让开,这对你我都好。”玄夜如是说。

    “小妹妹,海城惊涛宗听说过没?连我们你也敢心生歹意?真是好不嚣张!”旁边有人说。

    一般被人包围玄夜都会选择背靠背迎敌,如今她都懒得动。任凭这些人如何倒打一耙,玄夜古井无波的脸上始终没有波动。

    “嗯,有过耳闻。”南湘伶微笑的说。笑的是那样迷人,那样动人心魄,玄夜仿佛都被她痴迷住了。

    “嘿嘿,这位可是我惊涛宗掌门!大陆上为数不多的五阶强者之一!”中年人的徒弟得意的说,“我们怀疑你们身上携带着行刺我宗主的利器!我们要搜你们身,若是没有,你们便可离开!”

    “我俩哪里敢行刺各位哥哥呀~”南湘伶的语气变得娇羞,故意撒娇道,“要是各位哥哥不相信,尽管来搜便是。”

    “嘿嘿嘿,师父你搜哪一个呢?我就不客气喽!”听到南湘伶摄人心魂的声音,年轻男子微微一愣,心跳加速,猥琐的说。

    “你还这么骚?别闹了行吗!”玄夜认真道。一想起南湘伶当初直接掏自己“鸟窝”的夸张举动,玄夜真不怀疑某些事她真做得出来,于是急了。

    “怕了?”

    “嗯!”

    两人交谈时间,一双手便直接冲着南湘伶而来,年轻人果然耐不住啊。

    “噗呲!”玄夜只觉得眼前一阵波动,空气狂暴流动,化为一把风之利刃,直接将那双咸猪手斩下。鲜血狂涌,男子楞了数息之后,钻心的疼痛顿时传来!他捂着断手,嚎叫着在地上翻滚。

    玄夜上前一脚将落地的手掌踢入悬崖,拉着南湘伶说:“别玩了,赶紧解决了赶路吧!”

    “徒儿!”中年人危险的脸庞霎时间止住!他的徒弟四阶初始,天赋不凡,正要去烈阳城参加天门比武呢!这些双手变废,成为了残疾人,这样重大的打击不是他们如此容易就能承受的!

    “你们找死!”言罢玄力呼啸,数十道身影直接冲杀而上。

    “是吗?那我还真该死呢!老哥哥?”瞬间,狂风卷集呼啸,无数人影不能自控的被吹上了天!玄夜被迫抱住南湘伶的身子才能稳住。

    直到此时,中年人面露惊色,两股颤颤,难以置信的说:“六阶…六阶强者?”

    狂风之中,他涕泗横流的跪下求饶,已经到了慌不择言的地步:“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打都不需要打了!这是绝对的玄力等级碾压!玄夜看着这一幕自然是非常高兴,好一个绝世保镖!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