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三章 一切都是时辰的错

    简简单单的拿出两件极品灵兵塞入那官差的手中之后,陈辰便很快的拉着沫心的手,进入了城内,现在已经是夜晚,虽说在城外看内城时,内城依然还是灯火通明的。

    但是进入其中才发现,原来就算是长安城也一样,夜晚的街道上的同样也人迹罕至,毕竟这夜风,陈辰虽然是感觉不到冷的,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定是冰冷刺骨的。

    想来唐王朝距离琴潭不是很远,这般即将入寒的天气,琴潭也是一样的吧!这一个春秋又即将过去,陈辰又要面临年纪的增加。

    陈辰何其不想很快成长起来,成为一个足够顶天立地的男人,可是时间同样过得也太快了,即便年纪上的增长,可是修为上却始终跟不上,那么即使到了那个年纪,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街道上人很少,半天也找到不到一个问路的人。第一次来长安城,陈辰怎么可能知道那四大将军的府邸在哪里。朝阳四公子可能是因为矛盾的阴影,长安城的人都说,朝阳四公子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露面。

    四大将军也因为边境的一些军事或战事,被朝廷派遣至各个边境去了,想来这也是那皇帝陛下的将四大将军调离长安城的借口吧!不然一直安安稳稳的唐王朝哪来什么战事啊!

    那么这样相对来说朝阳四公子也比较好找一点,将军府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只要不是朝阳四公子都在闭门思过,那么一切事情都还好说,在没有主人的将军府找个人还是很简单的吧。

    可能是夜风的原因,致使陈辰的脚步也快了不少,也没有找人询问,尽管行人也很少。即将入寒,想来行人就算是人们夜晚出来溜达,也不会在大街上闲逛吧,一条街上陈辰见人多的地方,也就是一些大晚上还开着的客栈以及一些休闲场所,像什么赌管茶厅酒肆之类的。

    不过陈辰站在这些地方门外一看,拥挤的很,想来也不是什么值得歇脚的地方,所以也没有打算进去。但是放弃了今日就去朝阳四公子的念头,还是歇歇的好,毕竟这里还带着个沫心,总不能让沫心一大晚上在外面的吹风吧!

    不过陈辰走着走着,走过了好几个客栈,才知道自己小看了这内城,这大晚上的,竟然没有一间客栈是不爆满的,陈辰也不曾没有问过还有没有客房,但是店小二的回答却让陈辰表示已经习惯……再是知道为什么夜晚的长安内城是灯火通明的了……

    没有办法之下,陈辰也只好选择了一家看上去大气一点的酒楼了,这种地方一般都是富家子弟消费的起的的地方,想来也不会人山人海。

    从酒楼中透出来的光芒却是照亮了半条街,从此情况就可以看出这不是一般的酒楼了,应该在整个长安内城来说都是排的上名,只不过灯火就是灯火,依然不能像白昼的光芒一样,将一方地方全部照亮。

    所以不知道是不是阁楼很巨大,酒楼的局部却也不能够看的很是清楚,就连挂放着牌匾的地方,都是朦朦胧胧的看不清,到头来连这家酒楼叫什么名都不清楚,陈辰就糊里糊涂的进了去。

    只是陈辰进去后,才知道为什么上个贼船就下不来这个道理了……

    看着酒楼内一幕幕而发呆,却被靠近自己的沫心而惊醒的陈辰,顿时就与沫心一样羞红了脸。

    酒楼内是一个大厅,大厅之上还有着两层楼层,不过中间大堂处是镂空的,直接就能够看见阁楼的顶部,上方两层楼层是由一个个房间一圈圈环绕而成。

    不过陈辰两人脸红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整体阁楼的建设,而是大厅中的一幕幕……只能够用香艳来形容的一幕幕。

    之间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张大圆桌,其上摆满了各种菜色,但是这里的人,却都是一种“客官之意不在菜”的韵味。想来也是若是一个大男人身边比美食还要容易勾起欲望的,一个个穿着暴露不停倒酒不停献吻的大美人,哪里还会有心情去看菜色怎么样,想着急品尝的也只是身旁美人……

    然而若只是穿着暴露的美女献吻,沫心可以脸红耳赤,但陈辰保证自己看见了也不会有任何的动容。

    只是现在看见不全然是这些啊……献吻还只是对那些还没有醉酒,还只陶醉在美人幽香中客官来说的,至于那些醉了的,献吻已经变成了拥吻甚至是深吻……穿着暴露而欣赏春色,已经变成了触摸,幻想着品尝“菜色”,已经变成实际行动……

    各种"jiao chuan",各种低吼,各种……释放,竟然就像这么一副画卷一样,呈现在陈辰眼前……沫心已经羞红着脸躲到陈辰的后背去了……

    陈辰作为一个纯情少男,虽然不止一次进入过这种地方,但是这种羞羞的事情,陈辰还是第一次见到。

    花仙楼虽然算不上什么太不正经的地方吧,这里应该也不算,毕竟在天子脚下,有些事情还是不宜过头的。只可惜……一切都是时辰的错,错在是晚上到这种地方来……

    晚上是什么时候,是缓解疲惫休息睡觉的时间是不?再不然就是新婚夫妻繁衍后代的时间是不?所以啊,这个时候会过问这些事情的人少,像这种地方就肆无忌惮起来,没人会过问,就表示要尽情承欢。

    除了大圆桌之外,还有还几张这样小桌子,同样发生着同样的事情。

    陈辰知道,他已经崩溃了,只知道要快速的离开这个店,这种地方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因为陈辰不知道下一刻他是不是也会强行的抱着沫心上楼,进入某个房间中,然后进行这种事情……

    说句实话,大家都是男人,像是与沫心做这种事情的梦,做过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不会再多了……

    呸,我陈辰是这样的人嘛!

    胡思乱想了一阵后,陈辰觉得越来越不妙,所以一只手已经拉着沫心那只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燥热的手,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了一道意外的声音!

    “客官来了就别着急着走啊!这里好吃好喝的都有,着急着干甚?”

    听到着尖锐且恶心的声音,陈辰就知道说话的人必定是这酒楼的老板娘,或者说老鸨……

    然而,这老板娘边说已经强行的扯上来了,接着可能是看到了沫心,又说。

    “哎呀,真是老婆子我老眼昏花了,客官都有了这么貌美如花的女伴了,想来也看不上我们这的胭脂俗粉,客官应该是来住店的吧!”

    尴尬的陈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对这种老鸨之类的人物打心眼的厌恶,但是刚开始想来住店是真实,然后又被这香艳的一幕搞昏头了,所以这老板娘是怎么问的,陈辰也没有听清楚,只是一个劲的往外走,然后齐声应道。

    “小二,给两位客官安排一件干净的上房!”老板娘的吆喝声,在小二回应声响起后,陈辰才算是明白了过来。

    只不过接下来说话的时间都没有,那老板娘已经开始将陈辰引上楼去了,还一边说着,这回陈辰算全部都听见了。

    “客官啊,我们这儿,可是正儿八经的酒楼,别看下面那些画面,那都是酒楼里的姐妹啊,对情郎甚是想念,才迫不及待的,年轻人嘛,干柴烈火的!”

    呵呵,老板娘我知道毕竟你们这里是立了牌坊的,虽然黑灯瞎火的,我没有看见……

    “嘿嘿,也不知道客官哪里寻的这么漂亮的女伴,看着老婆子都有点嫉妒这小脸蛋了!”

    这笑声也是没啥了……

    “不……不是的,沫心才不是大坏蛋的女伴呢!”谁知陈辰都不想接着老板娘的话,却听到沫心低着头,像是有些慌张回应道。

    “哎呦,那又是老婆子不观人面了,原来两位已经终成眷属了!”

    “沫心……”

    “好了,两位客官今日就在这里先行住下,有什么事可是传唤老婆子一句,必定会来与客官解忧!”

    沫心刚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老板娘打断,说着话的同时也已经为陈辰两人打开了门,做出了请进的姿势,让陈辰都没能拒绝,就恍恍惚惚的拉着沫心进去了。

    糊里糊涂的被动着,陈辰也不喜欢,现在静了下来,陈辰也终于是缓了过来。

    放眼四周,房间里看上去还是挺奢华的,针对于其中摆设物品的品质来说。而样式的话,陈辰也不知用什么来形容了,总之就是充满情调,特别就是一个客厅般的大小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圆床,这样的搭配就更是……没的说,风流人物的宝地。

    不过现在也安静下来了,一些杂念也终于被摈弃,所以那些东西陈辰也不去想,总之这看上去很干净的地方,暂时歇息一晚也没啥吧!

    可是,正当陈辰觉得一切都应该按照正常轨迹发展时,状况又来……

    在隔壁房间传来某种异样的声音和喘气声陈辰已经再次紊乱的同时,身边更为清楚的声音,就像是迷醉香一样,让陈辰已然放下了最后一道防守……把持不住了……

    ……

    “大坏蛋,沫心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