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79章 历代传统(大结局)

    两年后。③≠八③≠八③≠读③≠书,.↗.o●

    李易击败突厥,这才班师回朝。

    至于大统领薛怀义在边境没有待上三个月就听闻神都洛阳皇宫内有传闻说,陛下的新面首是一对亲兄弟。

    在宫中可是如鱼得水,更会炼制仙丹,颇得女皇陛下的恩宠。

    薛怀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要班师回朝。

    遭到几位同行宰相的劝阻,结果苏味道等人被薛怀义打了一顿。

    好在是李易在一旁慢慢的劝慰了一句,才向女皇陛下上书称病,这才带着少数人护卫着一路回京。

    这两年,李易虽然名为副总管,但薛怀义一直在京城与张易之兄弟二人争权夺利,变着法子讨得女皇陛下的欢心。

    边关之事无暇处理,朝廷也未曾派出新的大总管前来。

    李易在边关两年,仗打的倒是有输有赢。

    突厥可汗阿史那骨笃禄在与唐军的对峙中病死,得力助手阿史德元珍战死,突厥可汗儿子年幼,其弟阿史那默啜继位,开始了休养生息。

    李易倒是久在边关,身患重病。

    派人与突厥新可汗阿史那默啜达成和解,暂且修养,举荐黑齿常之接替自己,驻守边关。

    对于,武则天已经应允,只等李易班师回朝,在进行交接。

    班师回朝,大军缓缓而行。

    倒是一支骑兵,早早脱离大军,率先赶往洛阳城。

    如今的洛阳城,也是越发的繁华,只是百姓心中并不欢喜。

    梁王武三思为了讨得陛下的欢心,强行让百姓以及商人捐款,钱财以百亿贯为记录,铸造铜柱,名为天枢。

    征发民夫,工匠,进行冶炼锻造。

    百姓苦不堪言,更是不敢大声议论。

    酷吏在侧,难免会有灭家之威。

    吐蕃如今还在内乱,没有心思在打劫丝绸之路。

    吕家商号,在太平公主的庇护下,生意也是越来越好。¤八¤八¤读¤书,.☆.←o

    民间现在盛传张易之兄弟为天上下凡的双鹤,是专门来侍奉陛下的。

    修道炼丹,兴许是过度的透支身体,武则天的一头乌发悄然褪色了。

    至于先前什么弥勒佛转世的女皇,也磕上了道家的仙丹。

    女皇陛下的尊号已经在活着的时候,就往上加了两轮,当真是苦了武承嗣等人的马屁,如果不是近日陛下身体不好,那第三轮的尊号已经在酝酿之中了。

    皇太子李旦已经不被放在心上,反倒是二武争夺皇太子之位越发的激烈起来。

    李旦现如今遭遇了人生生涯中最危险的时刻,没法子接见百官,被酷吏来俊臣审理,身陷谋反之事。

    更有传闻,前一阵子皇宫之内起了大火,明堂被毁了,是薛怀义所为。

    而薛怀义被暗地里处死了。

    不晓得是谁放出来的风声。

    军马停下休息,一队精悍的士卒三三两两围坐休息。

    李易看完近期的奏报,随手扔进火堆之中。

    太平公主李令月倒是下得很手,直接弄死了薛怀义,随即抬头望向远处,还有三十里就进了洛阳城。

    但愿自己的布置起了作用。

    没等太久,一辆马车便从远处出现。

    吕家弟子吕新坐在马车之中,迎李易上车,随即所有士卒全都化为侍卫,进入洛阳城。

    就在此时,洛阳城城门刚好要关。

    净街的鼓声已经响起来了。

    吕新有些紧张,论然现在他也是整个洛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一路无言,直到进了洛阳城门后。吕新这才轻声问道:“九公子,缘何脱离大队暗自回城啊?”

    “清君侧!”

    吕新吓得一个激灵。

    过了许久,握紧的拳头才微微松开。

    李易瞥了他一眼:“我五哥近来可好?”

    “好得很,每日在城门处带人巡逻。”吕新亚丁声音道:“若是九公子率领大军围攻洛阳,自然是可以为内应的。”

    “嗯,倒是个好去处。”李易点点头,也并未言明太多。

    吕新咽了下口水,叉手行礼道:“不知九公子可有计划!”

    “去太平公主府,随我等待就好。”

    “喏。”

    吕新还想说什么,可有些摸不透李易的想法,若是清君侧,怎么就单人回来了?

    车马到了太平公主府,李易从怀里掏出一块木牌,让护卫拿着牌子去叫人。

    李令月此时正在府里吃饭,如今母后kè yào,兄长被审,二武争锋,自己倒是有些颇显无聊。

    李易来信说他就要回来了,只是染病了,一别两年,也不晓得到底兵的有多重。

    “公主,有人求见。”

    听到仆人汇报,李令月回过身来,近期想要报上自己大腿的人数不胜数。

    “天色已晚,不见。”

    “可,他拿着这块木牌。”仆人面上带着惊疑之色,如此完了,还敢在街上晃荡,怕不是那些想要投靠的人啊。

    “拿过来。”

    太平公主咽了下口水,接过木牌,只见上面写了个易字。

    当即起身,李易他回来了。

    此前怎么没有听到具体的消息!

    为何不是大张旗鼓的回来了。

    “姑姑,许久未见。”

    太平公主李令月一挑车帘,顿时一惊。

    “出去。”

    李令月对着吕新说了句,吕新自然急忙跳下车。

    “为何如此做?”

    李易晓得她问的是什么意思,靠在车厢上大马金刀的坐着,哂笑道:

    “清君侧!”

    “可有诏书?”

    太平公主晓得李易手握兵权,手中有虎符,自然是要问有没有诏书。

    “该有的时候自然会有。”

    李令月的眼睛为之一顿,惊声说道:“李易,晓不晓得你在做什么?”

    “当然。”李易满不在乎的道:“做一件李家皇室历代都会做的事情,传统嘛,得继承。”

    听到李易这话,太平公主皱着眉头道:“何事?”

    “政变啊,嘿嘿嘿!”

    太平公主李令月捏着李易的胳膊道:“你疯了?”

    随即确认李易没有在说笑,他重病也是个幌子,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你孤身一人,就想政变,傻了吧,手握重兵,他们是做什么的?就算围困洛阳城也比你此时一人要强啊!”

    反武联盟,李令月自然是记得的。

    “无妨,守卫宫门的李多祚是我的人,金吾卫士卒也收买了许多。”

    天平公主闻言一愣,母后不信任世家,夜间守卫皇宫的将领多是蛮族将领。

    马车缓慢的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李易,你这是在冒险!”天平公主李令月发觉车子动了之后急声道。

    “没关系,天下人都被缓缓赶来的大军所吸引,等我到了洛阳城,怕是在城外便交出军权,还不如为我吸引视线呢。”李易拍拍自己内衬的护甲:“莫不如直捣黄龙,先发制人!”

    太平公主李令月承认李易分析的对,可说不定过几天母后就病死了呢,这几年都忍过来了。

    “为何要冒险?”太平公主李令月攥着拳头问道。

    李易拍了拍李令月的胳膊:“姑姑,听过一句话没?”

    “什么话?”

    “大丈夫生不能五鼎食,死亦当五鼎烹!”

    “当真?”太平公主李令月可不怎么相信李易会如此做。

    “哈哈哈。”

    李易见没忽悠过去,一脸认真的道:

    “制人者握权,制于人者失命!”

    太平公主沉默良久。

    皇城上火把林立。

    马车也越发的近了!

    {大结局}11